今天上午10点,载有浙江省首批援荆门重症医疗队——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援荆门医疗队队员的大巴车缓缓驶入邵逸夫医院,结束在湖州德清的14天隔离休养,首批26位白衣战士,终于回到杭州,和亲人、同事们团聚。那一刻,分别60天的思念,都化成了亲吻、拥抱和幸福的泪水。

  在邵逸夫医院的欢迎仪式现场,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动情地说:“这是2个月来,我最开心,最激动的一天。一方面,在荆门前线46天的倾力倾心付出后,我的同事们一个都不少,平安健康地回来了;另一方面,他们圆满完成驰援荆门任务,将‘邵医模式’和‘邵医经验’移植到湖北荆门,并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为浙江争了光,添了彩,更为全国的抗疫大战贡献了邵医力量。”

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

  去时凛冽寒冬 归来阳光明媚

  “大叔”刘利民带着“小朋友”们胜利归队

  “2月12日那天,是非常寒冷的一天,我们37位队员出发驰援荆门,迅速在荆门建立新冠ICU,将一个个病危患者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3月14日,ICU闭舱,治愈出院荆门首例使用ECMO治疗新冠肺炎患者;实现了连续‘无新增死亡病例’天数最长保持湖北省内第二;荆门新冠肺炎病亡率从开始集中收治初期的湖北省首位逐渐降至闭舱时的第五位。今天,春暖花开,阳光明媚,我们回家了。这是一段我们一生都难忘的经历。感谢省委省政府、感谢医院、感谢家属们!”欢迎仪式现场,邵逸夫医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浙江省首批支援荆门医疗队队长刘利民在做归队汇报时,这位硬汉“大叔”眼含热泪,一度哽咽。

邵逸夫医院党委书记刘利民和他的爱人邵逸夫医院党委书记刘利民和他的爱人

  在德清隔离休养期间,刘利民做的最多的事是回忆,回忆在荆门的一点一滴,内心充满骄傲和感动。

  他感动于带去的“小朋友”们长大了,个个能打善战,用最好的工作状态投入“战斗”;他感动于一个个危重患者,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创造了生命奇迹;他感动于荆门当地百姓,在他们离开荆门时的夹道欢送,这是给他们工作最好的肯定;他更感动于,离开时,城市的冷冷清清到如今归来时感受到的城市的热情,每个人脸上都喜笑颜开。“经历过这场战疫,我们每个人都成长了。”刘利民说。

  爸爸穿上久违的西装 妈妈一袭红裙

  “儿子平安回来是最大的喜事”

  今天上午,一身红裙的黄德荣和西装笔挺的刘斌,在人群里特别扎眼。他们是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驰援荆门的11名男护天团成员之一刘祥的妈妈和爸爸,他们和儿媳妇周鑫玲一起,带着1岁多的孙女小“十一”,来接刘祥回家。

  自从儿子驰援荆门,刘斌和黄德荣揪着的心就没放下过。“我们老家是河南的,今年本来儿子媳妇要回老家过年,大年初三,儿子给我打电话,说退了火车票,今年不回来了。那时我想,儿子是ICU的护士,会不会要去支援前线。”刘斌说,“当时心里挺矛盾,一方面希望儿子去前线,治病救人,这是他应该做的,另一方面,又担心他去前线。”

  刘祥在荆门的日日夜夜,刘斌和爱人每天就盼着儿子报平安的电话,接到电话,这一天才算过得踏实。“直到浙江医疗队回来了,他们去德清隔离休养了,心才真正放下。这一个多月,我头发都白了不少,担心啊。”

刘祥一家和刘利民书记合影刘祥一家和刘利民书记合影

  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儿子隔离休养结束要回来了,昨天,刘斌从家里翻出好久没穿的西装,别上胸针,启程赶往杭州,迎接儿子凯旋。而黄德荣,也早早准备好一身红色连衣裙,图个喜庆。

  看到刘祥时,一家五口紧紧拥抱在一起。“我去荆门时,女儿还不会走路,现在都会走会跳了。这几天,我想好好陪陪家人和孩子。”刘祥说道。

  结束隔离 现场求婚

  “我平安回来了 嫁给我吧!”

  “嫁给他,嫁给他!”今天上午,最甜的场面,莫过于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卢州,向相恋两年四个月零八天的女友黄婷薇现场求婚了。

  今天一早,黄婷薇穿上最喜欢的汉服,原想漂漂亮亮地迎接男友凯旋,没想到,也同时迎来了男友给她的一个大惊喜。

  “我和女朋友在一起2年多,一直聚少离多,这次因为抗击疫情,又分开了2个月,而且这次去前线,看到很多家庭失去亲人,更加意识到要珍惜身边人。”

  在德清隔离休养期间,卢州开始酝酿向女友求婚,原本想一个人搞定,后来想想一个人完成不了,就求助群里的兄弟姐妹,让他们出出主意。

  求婚成功的那一刻,当卢州笨手笨脚把求婚戒指套在黄婷薇右手的无名指上,在众多围观者的祝福声中,两个年轻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很早就想求婚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是胜利凯旋的日子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特别有纪念意义的日子,经历这次疫情,我们更要过好每一天,过好我们的小日子。”卢州说道。

  想不到科室里这么多兄弟姐妹都来接我

  还记得在荆门过了一个难忘生日的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申蕊蕊吗?这个帅气又美丽的90后姑娘,今天一下车,就被科室的兄弟姐妹们包围了。

  “蕊蕊,想死你了。”“蕊蕊,你的行李我们给你拿过来了。”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申蕊蕊眼睛一下子湿润了。

申蕊蕊申蕊蕊

  “我的家人在安徽,今天他们没办法过来接我,我以为我是一个人,没想到一下车大家都来接我了,太感动了。”说完,这个90后姑娘又别过脸去,擦了擦眼泪。

  蕊蕊说,接下来几天,她要回趟老家见见家人,然后,她想要尽快回到工作岗位,和兄弟姐妹们继续并肩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