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优惠商家|新浪浙江|新浪财经|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汽车|微博
温州

新浪浙江>温州 >正文

学党史 寻足迹|苍南大渔湾战斗纪念馆

2021年03月30日 14:12 苍南发布 

  编者按:苍南是老革命根据地县,有着光荣的革命历史。早在20世纪20年代,这里就有党的活动。为庆祝中国建立党的100周年,在全县上下掀起党史学习教育热潮,引导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县融媒体中心和县委党史研究室编选了部分苍南革命胜迹和苍南革命故事,让读者们更好地了解革命前辈走过的道路,从中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

  苍南大渔湾战斗纪念馆位于苍南县赤溪镇信智村。1963年6月27日,一股乔装成人民解放军的台湾国民党反共挺进军第31支队武装特务11人,登陆平阳县赤溪镇(今属苍南县)大渔湾,被当地驻军和民兵击毙5人、自杀身亡1人、生俘5人;缴获卡宾枪8支、手枪10支、子弹1867发、手榴弹7枚、收发报机2部、密码本2套8本、金条235条、金戒指212只、人民币3058元。在激战中解放军战士牺牲一人。

  7月10日,浙江省温州军分区在矾山召开大渔湾歼敌祝捷大会,某部副班长胡寿林(烈士)、战士张棉星、中墩边防哨所林来富、民兵苏旺巢、许益金、杨乃党、王才秋、苏中义、史世子等9人记一等功,授予驻赤溪守备八六团六连和金鸡笼民兵排、隔头大队民兵连集体一等功,同时赋予大渔湾战斗精神。

  1964年10月30日,浙江省人民委员会、浙江省军区授予苏旺巢“民兵战斗英雄”称号。2013年,中共温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拨专款10万元,对该馆重新修缮。纪念馆中陈列有大渔湾驻军部队和民兵英勇歼敌、战备训练照片,战斗场景,人物简介,荣誉墙、表彰会议合影留念照片及实物等。

  苍南大渔湾战斗纪念馆于1993年8月被命名为苍南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大渔湾歼敌战:

  苍南县境内,有一个海岸线长30多公里的海湾,人称大渔湾,湾内沿岸山恋起伏。1963年,是我国连续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后,最为困难的时期。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集团以为“反攻大陆”的时机已经成熟,屡派武装特务在东南沿海一带偷渡登陆。6月27日上午,在离大渔湾海岸约10公里的半垟公社金鸡笼山的蜿蜓小路上,一个挑着两筐肥料的年青人向着路边的一棵大树疾步而来。太阳才一竿子高,他已经挑过十几个来回了,汗水浸透了身上的红背心。他叫苏旺巢,20来岁,别看他文化不高,却精明能干,刚不久被任命为隔头大队民兵连副连长。

  大树下,苏旺巢放下担子,正在擦着身上的汗水,见一个身穿军服,肩挂一双皮鞋,手拎一只提包,胸前斜佩一支卡宾枪的人一步一颠地朝着这边踱来。“啊,是解放军!”苏旺巢高兴地迎上前去。来人忽听有人叫唤,如梦初醒,抬头一瞧,是个青年农民,即带有几分神气地问:“叫我干么?”

  “随便问问,同志到这里有事吗?”苏旺巢用不大标准的普通话回答。

  “噢!我是过路的。”

  “过路?再往前走林密草茂,又是悬崖陡坡,莫非他……”苏旺巢想了想后问:“那你是走错路了吧?要不我给你带个路?”

  一听带路,那人倒显得不太自然地说:“不必,不必,部队要到这一带演习,让我先来看个地形,谢谢你了,兄弟。”他一边说,一边管自己走了。

  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苏旺巢不禁疑窦丛生:这位解放军为什么说话支支吾吾,一会说过路,一会说看地形?为什么要带那么多行李?为什么军容不整,作风散漫?为什么不称我“同志”称“兄弟”?……正当苏旺巢满脑子的疑团无法解开的时候,忽然想起上级首长讲过一段话:“武装特务为便于携带武器,迷惑人民,有时也装扮成人民解放军……”

  苏旺巢越想越觉得那人不像解放军的样子,为了探个究竟,他就在后面悄悄地盯上。几分钟后,到了小水库边的一个小山岗。他闪到一块石壁岩的后面窥探,发现在对面山坳处坐着3个同样装扮的人,当这位“军人”走到他们跟前,嘀咕了几句话,就一起匆匆忙忙地朝着西坡溜去。

  眼前的这幕,更绷紧了苏旺巢敌情观念的这根弦。他预感情况紧急,毅然回头,飞步跑到正在蕃薯地里除草的父亲跟前,告诉刚才发生的一切。他的父亲是个50来岁的农民,旧社会受尽欺凌,对国民党反动派深恶痛绝,一听有敌情,恨不得即刻探个水落石出。瞧着父亲那样着急,苏旺巢吩咐说:“情况尚未完全弄清,即使是特务,也千万不能打草惊蛇,您和母亲以及金钗(旺巢的妻子)要分别装成砍柴和放羊的样子,时时刻刻盯住那一伙人,等我去公社报告后,再来接应。”说完各自分头走了。

  苏旺巢恨不得插上翅膀,即刻飞往公社。没走几步,已到一个三岔路口,遇到邻村一个少先队员,他对旺巢说:“刚才,在案桌山口遇到7个解放军,可又不像解放军的样子,走起路来跌跌撞撞,好像没睡醒一样,问他们话,又听不懂,向他们敬礼,不但不回礼,还把红领巾说成是红领带呢!”

  “你可知道他们往哪个地方走的?”苏旺巢迫不及待地问。“朝着北坡方向去的,有两个民兵已暗地里跟上了,我特地赶回来报告。”少先队员回答。

  “看来这些人不是解放军,我正为这事到公社报告,你回去告诉民兵连长,通知民兵做好战斗准备。”话音一落,又匆匆赶路。

  这时,在半垟公社人武部的办公室里,驻守赤溪的人民解放军某部六连指导员张兰生,赤溪公社党委书记郑集春和几个公社干部正在研究围歼这一股武装特务的方案。原来,当天凌晨,中墩公社大垵生产队的3个女青年在龙门洲海边发现了9把木桨、两只汽油桶和一只指南针,又从海滩中挖出了一条放了气的橡皮船;过后不久,在王家山大队通往龙沙的路上,出现了10多个全身湿透的“解放军”;7时左右,龙沙公社内半岭民兵干部许益金拾到两只内装一部电台、两面青天白日旗和一些日用品的大提包,就立即向龙沙公社报告了这一情况。根据这些发现和我方掌握的情报判断:这一股武装特务登陆后,已潜入这一带山间。为了不让敌人有喘息机会,就地歼灭,上级同意把这次歼敌任务交给当地驻防部队和民兵。刚才张指导员他们是带着六连战士和赤溪公社民兵从西南面全线搜索到这里的,但尚未发现敌人踪迹。

  正当张指导员他们为此而着急时,苏旺巢气喘吁吁地闯进门来,他来不及打招呼,就把上午金鸡笼山和案桌山口的发现一五一十地全盘端了出来。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听完这一汇报,张指导员本已紧锁着的眉头豁然顿开。他胸有成竹地说:“鲨鱼再凶,也逃不出渔民的双手。”他一边说着,一边迅速指挥部队向金鸡笼山推进。20来分钟后,歼敌部队已团团围住金鸡笼山。

  这么大的一个重重迭迭的山峦中,要找到几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况且时间已过个把钟头了,不但敌人毫无踪影,而且苏旺巢的父亲等人也去向不明。这个时候的苏旺巢更是心急如焚,他那双旋转着的眼睛扫视着每一处山头。平日,就是苍蝇雌雄也能辨别得出的苏旺巢,这一下也感到为难了。他已经清楚地观察到游鱼入了网,难道有错?还会让它逃脱吗?他反复地想着,想着……忽然,在七姐妹山的高处出现一个人影,苏旺巢一眼认出是妻子刘金钗,只见她频频地向这边招了招手,又指北面的山坡。张指导员也会意她的手势,即刻命令部队包围七姐妹山。这时,由中墩边防哨所指导员林来富带领的哨所战士和中墩、龙沙两个公社民兵也从东北面搜索赶到这里。两路人马汇合一起,把整个七姐妹山围个水泄不通。

  躲在七姐妹山的4个匪特不知自己已是“笼中之鸟、网中之鱼”,误为进入安全地带,竟在一个背阴的岩壁上打起盹来。突然,他们被“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的口号声惊醒,睁眼一瞧,得知已处四面包围之中,慌乱中茫然不知所措,一边胡乱开枪,一边抱头往岩缝里钻。看着敌人这副样子,张指导员举起手枪,以示警告地射出了一梭子弹,接着,战士和民兵们扔出的几颗手榴弹也在山谷中开了花。这伙匪徒还算“聪明”,料定难逃厄运,只好伸出小白旗,接着一个个哆哆嗦嗦地举起了双手……

  七姐妹山围歼战结束了。

  根据被俘的匪特交待:这股武装特务共11人,是国民党“反共挺进军第三十一支队”。这次窜犯大陆的目的是建立所谓游击根据地,为接应“反攻大陆”作准备。他们自凌晨在大渔湾的突出部龙门洲登陆后,经王家山到内半岭,扔掉了部分行李,分两路绕山内窜,约定于中午后在案桌山北坡汇合。这4人是其中的一路,由匪参谋长杨廷尧率领,另一路7人是支队长吴镇带队,现在下落不明。

  俘虏的交待与苏旺巢汇报的情况完全吻合。张指导员与林指导员他们作了认真分析后,估计吴镇带领的7个匪徒潜伏距此不远,刚要下令部队进一步搜索时,忽然从案桌山的北坡传来了一阵枪声……

  七姐妹山离案桌山约2.5公里,十几分钟后围歼部队已占领了山峦中的每一个制高点,准备自上而下地进行搜索。这时,在北坡的一处岩壁上快步上来两个人。苏旺巢一看,惊喜地告诉张指导员:“是我们连的民兵!”说着,两人一起迎上前去。一见面,苏旺巢就急着问:“刚才,这里哪来的枪声?”两个民兵异口同声地说:“多亏是那块石头帮了忙。”接着他俩便说了引起特务放枪的经过:原来,七姐妹山战斗打响后,吴镇等7个匪特慌忙钻进岩下的山洞,他俩估计敌人这时候不敢再出来,即回部队报告,谁知过于心急,刚跨步,竟踩翻了一块乱石,这石头一直滚到岩下那个洞口,吓得敌人胡乱地开了枪。在场的同志们听后风趣地说:“感谢这伙匪徒自动报了讯。”

  吴镇等7个匪特躲藏的是一个十几米厚山岩覆盖的山洞,虽然不深,但敌人用火力封锁了洞口,使围歼部队无法正面靠近,任凭战士和民兵们一阵枪声,一阵喊话的警告,敌人仍无投降的反应。眼看敌人妄想拖延时间以作垂死挣扎,为了速战速决,围歼部队逐步缩小包围圈逼近山洞周围。这时,相距洞口最近的驻防六连副班长胡寿林再也压不住心中怒火,随带同班战士张棉星闪到洞口两侧,准备跃到洞口前的掩体正面狠揍一下敌人。就在他们刚跃到洞口还来不及隐蔽时,洞内射出的一梭子弹穿进了胡寿林的胸膛,胡班长牺牲了。张棉星怒火填胸,他端起冲锋枪,正要向洞内扫射的一刹间,敌人的子弹从他身边一擦而过。“同志,危险!”话音未落,忽有一个民兵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拉下张棉星,几乎同时两人一起滚向一个天然掩体。这时,伏在洞侧的几个战士和民兵也如猛虎下山地跃过洞口,跳入掩体。他们合在一起,顿时机枪、步枪、冲锋枪齐鸣,子弹像雨点般射进洞内。敌人火力被压下去了,但仍然没有投降的反应,掩体内的王家山大队民兵连长甩开膀子,对准洞内一连扔进了3颗手榴弹,“轰隆隆”几声响后,整个山洞内外硝烟弥漫,土石四飞。战士们正要跃起冲进洞内,忽见一个匪特战战兢兢地爬出洞外,连声嚎叫:“别开枪,饶命、饶命。”战士和民兵们迅速冲了过去,抓了俘虏。探头看这洞内,横七竖八地摆着6具血肉横糊的尸体。这个俘虏当场交待:他叫潘崇智,任大队长,匪支队长吴镇是个老顽固,发誓“杀身成仁,效忠党国”,已被炸死了;副支队长房希禹已自杀;其余几个都中弹身亡。这伙匪徒与一切反动派一样,以失败告终,“反攻大陆”只不过是他们做的黄粱美梦。

  中午12时30分,全歼股匪战斗胜利结束。午后的大渔湾,在灿烂的阳光下,更显得山青水秀。阵阵胜利的欢呼声此起彼落,表达了大渔湾军民迸发出无限喜悦的心情。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