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这位是衢州籍的阿姨,工龄4年以上,比较擅长带1周岁以上的宝宝,三证齐全,这是她的绿码和每天测量的体温登记……”在一款提供月嫂、育儿嫂、住家保姆等家政服务的App上,杭州君和家政的负责人王心悦正在做直播。

  此时,一旁的50岁家政工尹美娇打上最后一个结,又一幅十字绣完工了。做十字绣之前,尹阿姨照着视频学了做包子、点心,利用家里的碎花布缝了十几个口罩。

  等着开工的日子里,尹阿姨照着视频学做包子、点心,还用家里的碎花布缝了十几个口罩。

  去年年底,尹阿姨没有回江西老家过年,一来想省一张火车票的钱,二来每年过年前后都是家政工最缺的时候,按照往年行情,元旦过后到春节期间的家政工价格一路走高,工钱按天算,每天300元-500元是普遍行情。因此,家政公司也鼓励这些“救急阿姨”过年期间留在杭州赚钱。

  尹阿姨早就打算过年好好赚一笔,在把丈夫老吴和上小学五年级的小儿子送上火车前,她跟老吴夸下海口:“等你们回来,我就是月入一万的高级工了。”

  让尹阿姨没想到的是,从1月21日至今,她在杭州没有接到一个活,本来和东家谈好过了元宵节去帮忙带孩子的,然而至今她也没收到复工的消息。

  老家造房子欠了债

  来杭州和老公一起打工

  尹阿姨老家江西吉安,距离杭州813公里,以前回去她都买硬座火车票,车上十个小时,然后再公交转大巴3个多小时才到村口。

  丈夫老吴在杭州一家工厂做维修,每月工资四千多,交五险一金,冲着这份稳定,外加双休,他一做就是15年。下班后的几个小时加上周末,老吴会去送外卖补贴下家用,一个月下来也会增加一两千元的收入。

  尹阿姨的大儿子就读于南昌电子大学。过去的几年,除了要帮大儿子交一年一万元的学费之外,每个月还要给他一千多元生活费。

  家族中只出了这么个大学生,尹阿姨觉得再难也要把儿子培养出来。大儿子今年6月就要毕业了,去年年末打电话说开年要去深圳实习,不再花家里一分钱。但受疫情影响,实习推迟,他还在老家等消息。

  此前,为了在老家造新房,尹阿姨家还欠了一笔债。

  2001年,夫妻俩拿出所有积蓄在批了好几年的宅基地上建了一层楼。2004年,老吴拿钱回来,在原来基础上又建了一层半;到了2006年,家里攒的钱终于盖楼盖到三层半了。让尹阿姨没想到的是,她心心念念想生个女儿,2009年又生了个儿子。

  2012年,小儿子三岁了,但盖房子的钱还没还清,尹阿姨索性带着小儿子到杭州找老吴,打算和老公一起打工还债。

  跟着有经验的大姐

  踏入家政行业

  为了找个便宜点的房子,一家三口在崇贤找了一个三室一厅,他们租了其中一个大房间,每个月租金1050元。房间里刚好搭下两个床,一大一小,小床给小儿子睡。

  最初,尹阿姨在一家制衣厂做衣服,她有手工基础,没几天就上手成了熟练工,多劳多得,一个月能赚四五千元。做了三年多,工厂拆迁,尹阿姨失业了。

  闲在家里没几天,尹阿姨加入了小区广场舞的队伍,也因此认识了一群小姐妹,她们中有受不了天天加班从工厂出来加入家政行业的,也有平时在杭州帮忙带孙子,但是过年需要“救急阿姨”的时候,她们也会根据行情做个十来天。

  在这些“有经验、懂行情”的大姐的推荐下,尹阿姨去君和家政报了名,加入了家政行业。很快,她接到一份活,给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妻烧饭搞卫生,一个月4000元。

  过年想留在杭州多赚点钱

  没想到1月20日后就没单子了

  去年年底,尹阿姨和老公商量,债务还清了,大儿子也可以自己赚钱了,但还是得给他攒点娶媳妇的钱;小儿子成绩不错,读上去的话学费也不低……

  尹阿姨结束了原来的那份家政工,打算年后换一个新东家帮忙照顾小孩,这样每个月可以多赚500元。过年,她也不回老家了,年底最缺家政工,她留在杭州赚三倍工资。

  去年年底,小时工从30元一小时涨到了50元,每天干7小时,一天收入350元,这样一个月下来就是10500元;要是做“救急”阿姨,一天最多能赚500元,20天就能上万……尹阿姨心里这样盘算着。但是陆陆续续做了几天,疫情的传闻越来越多,一开始她没放在心上,直到做完1月20日的活,尹阿姨再也没接到单子了,她打电话给公司问情况,公司让她等消息。

  到了1月28日,尹阿姨住的小区就封了,公司在群里通知她暂时不要出去找工作。

  一晃一个月过去,尹阿姨没有赚到一分钱。这一个月,尹阿姨月入万元的梦不但破碎,还贴上了房租和生活费。但随着复工通知的下达,她有信心地表示:离开工的日子不远了吧?

  而像尹阿姨这样的家政工,在君和家政还有近2000人。虽然家政行业接到2月10日可以复工的消息,但还有近70%的家政工因区域管制或交通问题无法返回,就算及时返回的还需要隔离一段时间,短期内不能上岗。

  2015年开公司的王心悦在过去一周,通过直播推荐出去的阿姨还不到十个,而以往这样的业绩一上午就能搞定。在她公司,目前的月嫂、育儿嫂业务只占疫情前订单量的1%,她初步估计最快3月底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50%。

  每个月一万多元的房租加上运营推广费用,王心悦心疼归心疼,但现在能做的只能优化一些流程和服务上的内容,学医出身的她知道无论是对客户还是员工来说,要想复工还是要谨慎再谨慎:“政府说什么时候安全了,我们就什么时候号召阿姨回杭州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