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七八月,河虾就成了“紧俏品”。

  去城西骆家庄菜场一看,价格已经破百了。

  “这个季节河虾就是很贵的,每年的夏天都这样。”菜市场一位卖水产的摊主指着面前的河虾说,“母的,120元一斤。”

  她还说,河虾四五月份的时候比较多,价格大概六七十元的样子。

  而一个星期前,我在中河北路屏风街农贸市场的水产摊位转了一圈,个头小点的河虾一斤70元,个头大点的85元,“现在一天一个价,只会越来越贵。”一位摊主说。

  杭州市场上的河虾来自哪里?为什么一到夏天,价格就上去了呢?

  杭州市场上的河虾
70%-80%都来自德清

  杭州市场上的河虾大都来自四十来公里外的湖州市德清县,我们常说的河虾在德清又叫做青虾,德清素有“中国青虾之乡”的称号。

  今年65岁的归毛头是德清下渚湖双桥村人,从一开始的养殖到现在的苗种培育,和青虾“相爱相杀”已三十多年,是当地公认的青虾养殖第一人。

  “杭州的青虾市场,德清青虾可以占到70%-80%的量。”归毛头的普通话不是特别好,但回答起来蛮有耐心,为了让我明白,可以一个词连续说上三四次,尤其说到德清青虾在杭州的占比,就特别自信。

  问他为什么七八月青虾价格贵,他说主要是这段时间虾正在蜕壳,蜕壳中的虾,一旦捕捞很容易死,所以青虾一般不会出塘。

  他说,每天傍晚5点到早上5点,农户都会分批抓虾,送到本地的下渚湖街道、钟管镇等地的批发市场,卖给代销户。“晚上5点的那批货,基本会运到杭州、绍兴、宁波等地的批发市场,早上5点的货是直接去杭州农贸市场、酒店饭店的。”

  当然,杭州市场上也有江西、安徽,还有湖州南浔、吴兴的货,但量很少。

  “德清和杭州近,每天运送过来的虾都很新鲜,杭州人喜欢吃。”说起德清青虾和杭州的渊源,归毛头的记忆一下回到20世纪末。

  “1998年的时候,交通没有现在方便,我会自己叫艘船,装上增氧泵、电瓶,走水路,大概三四个小时,从德清一路把青虾运到杭州的卖鱼桥,那里有码头可以停船,上岸后有个批发市场,直接卸货卖货。”杭州是他主攻的一个市场,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慢慢摸索到青虾的一个稳定销路,打开了市场。

  “做一天工才三四元的时候,我的虾就能卖到二三十元一斤了。”后来慢慢涨到七八十元,过年时,龙翔桥农贸市场的批发价可以卖到100元一斤,归毛头笑着说,杭州人有点“不差钱”的感觉,总觉得这是一道过年必吃菜,大家都抢着买。

  据德清县农业农村局统计,整个德清,现在有10万亩的青虾产业,年产量可以达到8500吨。这个量足够供应给杭州、绍兴等各个地方。

  “青虾养殖是全县涉及农民最广的水产养殖,约3000户农户,普遍以一对夫妻(有些白天还周边企业上班或打零工)养殖20-50亩青虾为主,也是农民主要增收渠道之一,全县青虾养殖(商品虾)亩产值平均在90公斤左右、小虾25公斤左右,亩产值9000元左右,亩成本4500元左右,亩利润4500元左右。”

  上海、南京人喜欢鲈鱼、汪丁鱼

  杭州人就是喜欢吃虾

  在杭州市中河北路屏风街农贸市场干了20多年水产生意的颜老板说,“要问买鱼买虾,杭州人多数还是买虾,方便又营养。”虽然这段时间价格贵了,但每天十来斤的货,肯定能卖完,还不够。

  湖州市农业科技发展中心水产站站长周志金也说,“杭州人就是喜欢吃虾。”

  他干了36年水产工作,根据多年来湖州淡水水产产量销售区域的情况,得出了一个“吃鱼的习惯”——上海、南京人喜欢鲈鱼、汪丁鱼,而杭州销售单里没有特殊的鱼品种。

  “在淡水水产里,虾算得上是高端品,因为它对水质要求很高,只能低密度饲养,每亩塘一年产量不到200斤,价格比淡水鱼要贵好多。”

  当然要稳固自己几十年的市场地位,德清青虾也是很不容易的。

  “青虾的养殖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归毛头说,虾的品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退化,比如个头越来越小,产量越来越低。

  从稻田养虾到虾与鱼、鳖混养,这些年,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水产养殖上。

  2019年,德清县水精灵青虾产业农合联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引进了“太湖2号”原种,相比较普通青虾生长速度快30%,个头大15%至21%,且抗病能力强,塘口价比本地青虾高出8-10元/斤。

  这个品种现在主要就是归毛头在负责苗种的培育。

  “以前一斤大概是130-150尾,现在可以保证在100尾以内了。你想想,同样一亩池塘,一般养8万只虾,同样数量的前提下,新品种的虾是不是规格就大很多,价格也卖得出去?”

  据了解,德清现在是“太湖2号”全国首个试验繁育基地,该品种在同等养殖条件下,抗病力强、饵料系数低、生长速度快、规格较大,亩产可达200斤,将为养殖主体亩均增产20公斤、增收2000元。

  水产智慧化监管

  湖州一年渔业扶持资金超3亿

  50多岁的费新斌是湖州菱湖镇千丰村人。这个村子,转来转去都是鱼塘,当地人要么养鱼,要么养虾。

  “小时候养鱼养虾就是用个一两亩鱼塘养着玩玩的,割青草、麦子来当饲料。现在,讲究的是科学。”费新斌手机里装着一款名为“庆渔”的手机App,鱼塘内的含氧量、水质、pH值等数据一目了然。“一旦含氧量过低,增氧机可以立即开启。”一点按键,不远处的鱼塘内水花四溅,增氧装置开始运转起来。

  “以前2个小时就要去鱼塘看一次,观察氧气够不够,手机闹钟绝对不能关。最原始的方法就是看螺蛳有没有浮到水面上,虾有没有到水池边,一旦它们上来了,鱼肯定缺氧。”2016年,费新斌家的鱼塘装上了增氧装置和摄像头,随时都可以监控鱼塘的情况。

  德清县农业农村局渔业科徐建荣说,德清现在有系统的水产智慧化监管,“目前,全县1200余户养殖户已广泛应用智能渔业装置,物联网智能增氧设备已安装4000余台,直接服务鱼虾塘4万余亩,辐射鱼虾塘12万余亩。”

  据了解,2020年,湖州实现农林牧渔业增加值149.5亿元,同比增长2.8%,居全省第1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7244元,同比增长7.0%;城乡居民收入比缩小到1.66∶1,成为全国城乡差距最小的地区之一。

  据湖州市农业农村局介绍,当地明确提出要打造渔业转型升级先行区、绿色健康发展示范区、农民持续增收样板区。市财政每年安排2000万元左右专项资金用于市本级渔业绿色发展,各区县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仅2018年,全市各类渔业扶持资金合计超过3亿元。“这个资金扶持份额,在全省或是全国的淡水鱼地区来说,我们都是占前列的。”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张钱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