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冒出了一部口碑8分的新片,不是《速度与激情9》,不是《寂静之地2》,也不是《哆啦A梦》,而是《九零后》。

  片名中的《九零后》并非指出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年轻人,而是指杨振宁、许渊冲、潘际銮、杨苡、王希季、马识途。。。。。。16位平均年龄超过96岁的西南联大学子!

  有观众看完后不禁感叹,“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这才叫真正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爱国、民主、科学”是后人提炼的西南联大精神,也正是这部纪录片《九零后》的主题。这也是一部由西南联大学子真人“出演”的纪录电影。令人痛惜又庆幸的是,该片创作期间有三位离开了人世,但留下了可贵的绝版影像。

  这16位出镜主演分别是:

  杨苡(102岁):天津人,西南联大外文系,翻译家,主要译著有《呼啸山庄》。

  马识途(107岁):重庆人,西南联大中文系,原名马千木,中国当代作家、诗人、书法家,《让子弹飞》原著者。

  潘际銮(94岁):江西瑞昌人,西南联大机械系,焊接工程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许渊冲(100岁):江西南昌人,西南联大外文系,2010年获得“中国翻译文化 终身成就奖“。2014年8月2日许渊冲荣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的“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 ,系首位获此殊荣亚洲翻译家。

  杨振宁(99岁):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在粒子物理学、统计力学和凝聚态物理等领域作出了里程碑性贡献。

  吴大昌(103岁):浙江人,西南联大机械工程系,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王希季(100岁):云南大理人,西南联大机械系。中国卫星与返回技术专家,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国际宇航科学院、中国科学院院士。

  张道一(94岁):云南大理人,西南联大外文系,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原校长。

  郑哲敏(97岁):出生于山东济南,现为浙江鄞县(今宁波市鄞州区)人,西南联大机械系,物理学家、力学家、爆炸力学专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2012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爆炸力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中国力学学科建设与发展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

  胡邦定(98岁):江苏镇江人,西南联大历史系,国家物价局原副局长。

  王汉斌(96岁):福建省惠安人,西南联合大学历史系,曾任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党组副书记,第十四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叶铭汉(96岁):上海人,西南联大物理系,曾任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彭珮云(92岁):湖南浏阳人,曾任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片中出现了采访但已经过世的校友:

  巫宁坤(2019年8月10日去世):江苏扬州人。中国著名翻译家,英美文学研究专家。翻译《了不起的盖茨比》。

  刘缘子(2020年4月9日去世):浙江杭州人,西南联大外文系学生,翻译家,《人类的故事》译者。

  罗振诜(2019年4月2日去世):广东梅州人,西南联大经济系,原中学教师。

  *括号内的年龄为现在,照片中的为采访时的年龄。

  何为西南联大?可以说它是中国教育史、乃至世界教育史上的一段佳话与传奇,它因战火而生,尽管只是一家临时组建的大学——由清华、北大、南开联合在云南昆明成立的西南联大,仅存续8年却培养出了一大批杰出人才: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5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8位两弹一星功勋、172位院士和100多位人文大师,被称为“中国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玛峰”。

  这部《九零后》讲的,就是“它为什么能”。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绝徼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成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西南联大校歌,作者罗庸

杨振宁获得诺贝尔奖杨振宁获得诺贝尔奖

  拍摄期间,导演徐蓓曾问99岁的中科院院士、“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王希季先生,西南联大对他的影响是什么?王希季铿锵有力的回答说:“你看校歌唱的,‘中兴业,须人杰”,我就想做一个‘人杰’。”

  再后来,徐蓓回忆拍摄采访的过程,这些大师们其实都有三个共同的地方:“首先,只要我问了这个问题,就是你的学号是多少,一定会记得,而且秒答。第二,讲起西南联大,每个人说起来都是如数家珍,而且是充满感情。第三,你能够感觉到他们骨子里的那种赤子之心。”

  新中国成立前后,1950年2月,朱光亚、王希季归国,1950年8月,邓稼先归国,1950年10月,吴大昌归国,1951年,巫宁坤、许渊冲归国,1953年,查良铮夫妇归国,1955年,郑哲敏归国……从1949年8月到1956年10月,2290位海外留学生从世界各地回归祖国。

  拍摄《九零后》,也让徐蓓在创作时无比感叹:“对于个体生命来讲,‘爱国’是他们终其一生的信念,无论命运如何跌宕,始终未改初心,这是尤其动人之处。他们在各行各业建功卓著,许多人年过90仍然在为国家社会效劳,他们是当今中国青年的楷模,续写着西南联大爱国传统的未央之歌。”

杨振宁当年的准考证杨振宁当年的准考证

  而与人们印象中的严肃的纪录片不同,这部电影引入了大量真实的人物细节,让人仿佛可以触摸历史细节。例如几位校友吐槽当年的学生宿舍是如何简陋,如何被臭虫骚扰……

  又如许渊冲,大大咧咧底吐槽了外文系包括其他系的很多同学,好不容易说巫宁坤英文好了,然后还要搭上一句“他的法文不行”,但有一位却让许渊冲从心底里佩服——杨振宁。他和杨振宁大一时,甚至还曾是同桌,是不是还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说到西南联大,很多人可能会联想到另一部豆瓣评分9.4的历史纪录片《西南联大》,这部纪录片同样是导演徐蓓的作品。可以说正是《西南联大》,让徐蓓有了再拍一部电影的冲动。 

  《西南联大》这部5集纪录片,于2018年播出,一下就戳中了年轻人的泪点和痛,“泪目”、“震撼”、“感动”充满弹幕和评论区,有人大赞,“这群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却用钢铁一般的意志,构筑了中华民族的脊梁”,更有人直言,“看完了以后,我想看书,我想学习,我想不负此生。”

  《西南联大》虽然火爆,徐蓓也发现了几个问题,由于这部纪录片没有对西南联大做整体介绍,虽有大量感人的细节,但对于没有了解过那段历史的“小白”来说,就难以看懂了。于是,徐蓓开始着手创作更通俗易懂的电影版《九零后》。虽然同样是以西南联大为题材,但两部纪录片的角度不同。

 1943年汪德熙在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生宿舍练习拉小提琴 1943年汪德熙在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生宿舍练习拉小提琴

  导演徐蓓解释说:“《西南联大》纪录片相对来说是一个上帝视点的,就是我们要比较全面地反映西南联大学校的历史,我们涵盖的范围有校长、有大师,包括西南联大的学子大规模地从军,还有与云南的关系,它是一个方方面面的视角。《九零后》就比较集中,我们自始至终是从学生的回忆、学生的视角来体现西南联大历史的。”

西南联大墙外小摊西南联大墙外小摊

  《九零后》也更细节化地呈现了抗日战争是如何影响了学子的生活和学业:他们各自如何到了联大;他们眼中的学校,包括校园、课程、教授、同学;他们的学校生活:读书、泡茶馆、逃课、恋爱、跑警报,考试也会不及格;他们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如何参军,如何牺牲;西南联大这一段岁月对于他们每个人的影响;他们在九十多岁、一百多岁的高龄,如何回忆自己的母校。。。。。。

叶铭汉当年的照片叶铭汉当年的照片

  只是由于篇幅原因,导演徐蓓还有些遗憾,不少细节没能加入片中,比如采访105岁的马识途先生时,他专门给西南联大博物馆的一个女同学写了几句话:“年轻是一笔财富,可是它也可能成为你的负担,就要看你怎么生活。”

  再比如说许渊冲回忆陈岱孙的,陈岱孙是清华经济系一个非常帅的教授,他有一个习惯,他永远都是穿西装,而且在每逢节假日的时候,他会在西装的口袋里别一朵红玫瑰花,大家因此有很多猜测。比如上课的时候,如果他的课是上午最后一堂,他一定会戴上两块手表,而且告诉学生们说“你们要专心听讲,不要担心我会拖堂,我戴了两块手表,钟点一到,准时下课,绝对不会影响你们吃饭”。

  包括杨苡先生回忆沈从文,当时沈从文跟他是隔壁的,他们住在同一个小院里。沈从文先生特别逗,说每天晚上要是沈从文先生睡觉的时候,看到对面杨苡的小屋里灯还亮着,第二天他就会跟杨苡说“小姑娘不错,还比较用功”。可是如果杨苡的灯熄得比沈从文的还早,第二天他就一定会告诉杨苡说“这样不行,要用功”。

李政道和杨振宁李政道和杨振宁

  “我们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我们如何提高自己生命的志趣?当我们进入耄耋之年的那一天,我们是否眼里仍然有光?实际上,这已经不只是年轻人应该追问的问题了。”在导演徐蓓看来,这是她拍摄这部《九零后》想说的主题和意义,“虽然我们不是生活在那样一个年代,现在我们的国家富足、强大,但是我们都有自己的青春,青春的热血、青春的迷茫、青春的狂狷,我们每个人都有。”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宋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