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北大数学大神手提馒头矿泉水接受采访”冲上热搜。视频里,一名男生胳肢窝里夹着矿泉水,手里提着馒头,淡定地接受采访。

  质朴的形象后面,其实隐藏着“数学大神”的身份,他是北京大学毕业生、现在北大任教的韦东奕。

  韦东奕目前是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助理教授,北大数学科学学院官网上有简单的介绍:

  2014年获得了北大学士学位

  2018年获得了北大博士学位

  2017到2019年

  在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做博士后

  2019年12月之后留校

  担任助理教授

  这意味着,他只用了八年就完成了本硕博的全部课程!

  韦东奕痴迷数学,高中时参加第49届和第5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分别获得满分冠军,顺利被保送到北京大学,被网友和同学们称为超脱外物的“韦神”。

  “韦神”有位大神老爸

  浙江东阳人,是数学系博导

  值得一提的是,韦东奕在网上走红后,有网友也指出,他的父亲——韦忠礼也是位学霸,是浙江东阳人!

  橙柿互动记者今天联系上浙江东阳中学原校长韦国清,他说,韦东奕的父亲韦忠礼确实是东阳中学毕业的人。

  韦国清说,韦忠礼回来的少,彼此之间也没什么联系,但听说人很不错。在韦国清的帮助下,我们还联系上了韦忠礼当年在东阳中学的同学和班主任。

后排左7韦忠礼后排左7韦忠礼

  杜锦才,浙江大学能源工程学院教授,是韦忠礼的同班同学,都是东阳中学1981届四班的学生。

  杜教授说,最后一次跟忠礼碰面是2015年年底在老家东阳的同学聚会。当时就听他说起儿子参加国际奥数竞赛的事,觉得他儿子非常优秀。再往前就是2005年的东阳首届博士大会上见过面。“我们在浙江的老同学聚会多一点,忠礼在山东,而且是学院领导,单位工作比较忙,所以他回来的少。”

  “那次见面,他的性格还跟以前一样,人朴实、话不多,也不爱凑热闹。”杜教授说,忠礼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专”,学习很认真、能吃苦、爱钻研,是一个能静下心来做学问的人。尤其爱钻研数学,数学成绩也比较突出。最近也看到了关于韦东奕的报道,“这是个难得一遇的数学奇才,可能是基因遗传吧,他爸爸数学也厉害,在学术上也很有建树,是山东大学数学系的博士生导师。”

  从官网资料来看,韦忠礼是1981年毕业的,1982年考上的山东大学,因为中间复读了一年。

  对于这个事,杜教授说,他们那一届全国只招27万大学生,浙江省才招1万人左右,所以很难考,但他们班共有50个学生,前后考出了42个。忠礼成绩当时在班里属于中等偏上,可能有点偏科,但数学很厉害,按照平时成绩,应该毕业当年就能考上大学的,应该属于发挥失常。毕竟基础比较好,第二年还是如愿地考上了山东大学数学系,说明忠礼他人是很聪明的。而且,“据我了解,他是破格晋升的副教授和教授,41岁又被聘为山东大学博导,说明在数学专业上,是很拔尖的。”

  郭国强,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外国哲学博士,跟韦忠礼也是同班同学,他印象中这位老同学最大的特点是敦厚、好学深思。

  “2011年,我们搞了个东阳中学八一(四)班毕业30周年的聚会,当时要搜集同学资料,他自己写了个人简历,整整两页。”郭国强说,因为工作忙,人没来,但从发过来的资料上,我们能感受到,他很珍惜同学情谊,是个念旧的人,所以东阳举办的第二届博士大会他还从山东赶了过来,对他这种一心做学问的人来说,很不容易了。

简历是韦忠礼为高中毕业三十周年纪念册而写的简历是韦忠礼为高中毕业三十周年纪念册而写的

  郭国强说:“前些年,我们从同学哪里知道他去世了,大家都很难受,现在看到他儿子这么有出息,我们这些老同学都很开心,而且他儿子从事的也是数学研究,不仅后继有人,还青出于蓝。”

  除了这些老同学,韦忠礼在东阳中学时候的班主任,今年已经90岁的吴加清(全国优秀班主任)老爷子,说起韦忠礼,仍然印象深刻。吴老爷子说,韦忠礼不仅数学好,人品更好,什么都好。

  当时韦忠礼那一届高中生只读两年高中,后来才高中才改成三年制,虽然当了两年班主任,但毕业后,韦忠礼还经常电话问候他,也从山东回来看过他,“有本事,讲情义,能有这样的学生是最开心的事”。

  浙江东阳走出1100多位博士

  有个博士村

  还有专门的“博士菜”

  另外,这两天网友们除了膜拜大神之外,也齐刷刷点名了一道菜——东阳博士菜。

  “东阳出了好多院士、教授、博士,还有专门的‘博士菜’!”

  “博士菜可有名了,是我们一代东阳人记忆里的专属味道!”

  “博士菜”是一道什么菜?

  老底子东阳人会告诉你,就是梅干菜,也叫“霉干菜”。

  其实菜并不发霉,一般是用九头芥来腌制、发酵、晒干而成。在清明节前,将九头芥菜洗净晒干,然后切碎装在坛中腌制,待卤汁回落,成熟后取出,放在太阳下晾晒,直至色泽红亮,香气扑鼻,即可密封贮藏,以待食用。用九头芥晒制成的干菜,越蒸越乌,越蒸越软,越蒸越香。利用霉干菜可以制作出许多美味佳肴,比如干菜扣肉、干菜烤饼、干菜拌豆腐、干菜炒大肠、干菜鸭等。 

  这道菜曾经是贫穷的东阳学子的标配饭菜,蕴含着东阳人学习勤奋、刻苦的精神。对于东阳人来说,它不仅仅是一种食物,更是一种象征和传统。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农家子弟们带上一袋粮食、一盆梅干菜,独自离乡寻求人生进阶,有的寒窗苦读,数月不回家。两个铝制饭盒,一个蒸饭,一个蒸菜,顿顿梅干菜。梅干菜上的油水少之又少,暗沉乏味,令人厌烦,但他们别无选择。读书改变命运,金榜题名之时,便是告别梅干菜之日。

  当地人说,“义乌人是靠鸡毛换糖,我们东阳人是靠读书出去的。”

  浙大城市学院传媒与人文学院党委书记张兰欣也是东阳人,1987年大学毕业后来的杭州,一成家,就从老家带了个口小肚子大的“瓶子”来,专门用来腌制和存放梅干菜,口子小是为了易封口,让菜不易受潮。

  “这是我妈给的,老家家家户户都会有,有的是瓶子,有的是水缸,很多都是爷爷辈传下来的。”张兰欣姐弟两人,小时候都是住校读书的,逢农忙假就会回家带上爸妈准备好的梅干菜去学校,“满满一大袋子,十来斤总有的。”

  当年的梅干菜都是主菜,唯一的配料就是一大块猪油,2个饭盒煮上米饭,杯子蒸上菜,就是美美的一顿饭。“梅干菜其实也不是我们东阳独有的,绍兴这些地方也都有,只是他加笋,我们不加。”张兰欣也会把怎么腌制梅干菜告诉儿子,就是男孩子么,动手的机会越来越少,“我们那代人,都是苦着过来的,所以这个精神还是要一直传承下去,也是我们东阳人的一种寄托和共鸣吧!”

  因为好读书的家风

  当地有个“博士村”多次上过央视

  东阳是著名的“教育之乡”,人文荟萃,英才辈出,自古以来就有“兴学重教、勤耕苦读”的传统。朱熹、吕祖谦、陆游等曾到东阳“石洞书院”讲学传道,明代开国文臣宋濂所作的《送东阳马生序》,数百年来脍炙人口。

  资料显示,历史上东阳进士题名共有305人。《人民日报》赞誉东阳“百名博士汇一市、千位教授同故乡”。

  “30年后的今天,我们东阳人才呈现‘十百千万’的盛况,有东阳籍院士13人,高校校长、科研院所领导100多人,博士1100多人,教授和教授级高工10000多人。”今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东阳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他提供了最新的数据。

  当地有个“博士村”——古渊头村,因为好读书的家风,多次上过中央电视台。

  在村文化礼堂内,“励志墙”上一一记录了这些学子:李祝霞,中国科学院院士,博导;李杏放,博导;李伟戎,博士;李余明,博士……博士、教授、大学生名单满满一墙。

  今天,记者联系上古渊头村人李耕民,现任村文化中心主任、文化旅游投资公司总经理,他说,“从2019年开始,我就在陆续寻找、整理村里的一些‘教授二代’、‘博士三代’的人员资料。就我目前统计的数据来看,博士人数有100人以上。”

  李耕民家里兄弟三人,大哥是浙师大教授,擅长书法,二哥原就职东阳日报,本科学历,他自己是电影导演专业的研究生。

  “就我们家这个情况,在村子里的整体文化水平是中等,要是都是博士生,才算得上优秀。”电话里,70后李耕民笑着说,父亲以前是村里的美术、语文教师,所以三兄弟从小就受到他的文化启蒙、教育,三个人都读了文科,大哥尤其不容易,恢复高考后自学考上大学。

  说起“博士菜”,李耕民尤为感慨:“以前,高中毕业前,我们住校都吃这个,这个不会变质。”

  回横店开影视公司前,他在北京也创业过,他说,还会让老家人烧好,快递到剧组或者工作室,也带过生的梅干菜到北京,随时炒,“我现在还每天吃,现在公司也每天会有干菜肉这道菜的。”

  “全中国好象只有我的剧组能吃到干菜肉!”

  问他们村有没有什么秘诀可言,李耕民说,村里从来没有奖励优秀学子,但他们依然保持着勤勉好学,发奋上进的传统,老人爱劳动,几岁孩童爱学习。

  新闻多看点

  花园村

  当地另外一个花园村,对于返回东阳创业的博士们有奖励。今天,花园村的工作人员王江红介绍,他们村有一条针对教育的专属福利:村民子女上学实行16年免费教育制,从幼儿园到高中书学费全免,回村创业的博士生每年奖励5万元、研究生每年奖励2万元、一本本科生每年奖励1万元。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杨法礼 张钱 董齐

  图片由郭国强、李耕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