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2021年(第四届)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突遇极端天气,21人遇难。

  浙江有不少马拉松圈和越野跑圈的大神级人物,昨天快报记者采访了4位。

  蒋万挺,1986年生于浙江天台,无论是越野跑圈还是马拉松圈,都对他很熟悉。他有一个霸气的名号“天狼刺”,圈内人习惯叫他“狼哥”、“狼总”。

  从初中开始接触跑步,从此结下不解之缘。算起来跑步生涯已满20个年头了,从100米到400公里,从跑道到公路再到山道,从马拉松到越野跑,是个刷过无数比赛,成绩显赫的民间“大神”级人物。

  陈盆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人,极限马拉松运动员。陈盆滨是登上美国《户外》杂志封面的第一个中国人。曾在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中,以13小时57分46秒的成绩勇夺冠军,成为史上首位赢得国际性极限马拉松比赛冠军的中国人,同时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完成“七大洲极限马拉松大满贯”的极限跑者。

  方正杰,圈里人称“阿杰”,参加过TNF、宁海、柴古唐斯等越野赛,环富士山100英里(168公里)、法国UTMB等赛事。

  2013年一次去爱好越野的同学家中,阿杰看到很多赛事奖牌,于是跟着同学跑,10公里、20公里、50公里……他正式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是当年杭州的半程马拉松。

  后来阿杰迷上越野跑。“去常人不去的地方,看别人难得看到的风景,这就是我跑越野的初衷。”

  大力,跑过七大洲、南北极等诸多越野赛事,环境最为恶劣的是2016年的“极地长征越野”,大力实现了此次越野赛事1000公里的“大满贯”,包括新疆戈壁站、纳米比亚骷髅海岸、南极站、智利阿塔卡玛站。其中非洲纳米比亚骷髅海岸又称离地狱最近的全球顶级极限耐力赛。大力在7天时间,在高温暴晒下,经过沙漠、盐碱地、海边等不同地形,全程自己负重近20斤的食物补给和装备,前行总距离250公里。

  大力说,只有在极端的环境下,才能感受自己的渺小,“跑野虽然要经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但跑完站在山顶,才能体会那种愉悦的感受。而越野赛穿越起伏山脉,空气、环境与心情融为一体,感受大自然的植被,心中会有难以描述的放松感。”

  这次甘肃黄河石林越野赛当地组委会邀请大力参加,而大力之前也做好了准备,还特意自驾去看过路线、环境、地势,装备都准备好了,但临时选择了莫干山35公里越野赛。大力坦言,如果不是改报莫干山越野赛,他肯定会去甘肃白银。

  今后会继续跑,但一定做好万全准备 

  强制装备必须随身携带,该退赛就退赛

  甘肃白银越野赛悲剧发生了,会不会动摇继续跑步的想法?

  听到这个问题,蒋万挺沉默了一会儿,表示自己不会停下越野跑的步伐,但是日后会更加谨慎。

  “越野赛不是简简单单地跑个步,其中的变数很多。我会尽量选择有经验的机构举办的赛事,各方面都会更有保障。此外,无论是专业跑者,还是普通的爱好者,都要养成良好的备赛习惯,提前了解所参与赛事的各项情况。主办方要求的强制装备只是最低标准。户外运动中不可预见性很多,自身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陈盆滨说:“还是非常害怕的啊,因为如果换成我,也许也是一样的,毕竟还有家人。”

  他说自己今后参赛首先在心态上会有一些变化,会更谨慎。“以前我们很多运动员很少会想到‘退赛’这个选项,觉得那样面子上过不去。”带着“完赛”的目标,比赛过程中碰到困难,总是想坚持一下,“但是该退赛的时候还是要退,面子没有命重要!”

  除了心态,装备是保证安全的基础,“特别是主办方强制要求的装备,必须备齐。”陈盆滨说自己参加国外越野赛事时,都是有团队保证安全的,包括四五个人跟跑,装备则放在全程跟随的车子上,方便随时取用。如果是单独参加越野跑,强制装备必须随身携带,不能因为想减轻负重取得更好成绩就少带。

  “而且装备要能够应对各种极端天气情况。”陈盆滨补充。低温环境要准备急救毯和冲锋衣等保暖用品,“装备的质量要有保证,比如说急救毯,一次性的那种强风一刮就烂了,要准备有一定厚度的那种,而且就算是可以多次使用的,保险起见也不要再用第二次。”高温环境需要的装备也要准备好,例如帽子、轻薄衣物和防中暑药物等。

  大力说自己有个习惯,不管去哪,都是负重跑,该带的装备都要带在身上,急救毯、冲锋衣、长袖短袖、保暖层、帽子、灯罩……“不管赛事方预案做得如何,对于我个人而言,敬畏生命要从自己做起。”

  和运动装备相比,练习准备往往容易被忽视。陈盆滨作为一名专业越野跑跑者,每次参赛前至少会安排半年甚至一年的练习准备时间,全面详细地了解参赛地的地理和气候环境等因素,并在此基础上做有针对性的训练。

  主办方要有“熔断机制”

  应该吸取国外顶尖赛事的管理经验

  蒋万挺认为保障选手与赛事服务人员的安全,是任何比赛首当其冲需要解决的问题。

  第一、工作人员和赛事救援人员,都要对赛道的熟悉程度很高,提前做好预案,一旦出现问题,第一时间就可以赶到。

  第二、对于参赛选手资质的把控要更加严格,对于强制装备的检查,在赛前,赛中都不可以忽略。在急救和人员配置的力量上,也要定下更高的门槛和标准。

  第三、每一年针对参赛的选手进行赛后调查,在下一届比赛中做出针对性的优化,这也是很多成熟的赛事都在做的。

  “主办方要有熔断机制。”阿杰和大力举了2016年香港百公里越野赛作为例子,那年香港遇到了60年不遇的寒流,上百选手被困山顶,主办方及时中止比赛,派出救援队伍。

  “本来1月的香港相对还算暖和,结果突然变天,出发时很多选手都是短袖短裤。”当时阿杰是选手中第一梯队,晚上8点左右,阿杰登顶准备下山时,很多人撑不住,当时还有选手低温导致暂时失明靠别人手牵手带下山。

  阿杰说,幸好主办方发现不对劲,及时中止比赛,派出救援队,因为路面结冰,还直接调派直升机救人。

  近些年国内很多城市都在举办越野赛事,每个赛事具体实行的标准都不统一,靠组委会邀请有经验的人来做赛事总监,然后赛事总监根据自己的经验或圈内人的经验来制定该项赛事的一些规则。

  “打个比方,是否要带强制装备包?每个补给点具体路程是多少?补给点应该包括哪些服务?由哪些人员组成?GPS定位是否全部配齐?没有统一标准。”

  而国外赛事的规定则相对成熟很多。

  阿杰打了个比方,例如环富士山越野赛,因为路线涉及到很多山脉,日本当地举办方就规定,从一座山到另一座山之间要将自己鞋底洗干净,因为不能影响当地的生态,而主办方担心选手鞋底会残留植物的种子。

  大力说参加的国外越野赛,主办方对于气候、规则、地貌以及遇到的应急预案做得都很详细,越野赛的主要选手去了现场,第一时间就让选手在遗体遣送协议上签字。“人家说得很清楚,所以参加的选手会更加小心,感觉国外赛事组委会的准备工作能让参加的选手更为重视生命。”

  “国内也会有这些说明和预案,但说实话,准备得到底如何不太清楚。”

  新闻多看点

  救6名选手的牧羊人发声

  24日晚,救6名马拉松选手牧羊人发声:大家好,我是报道里的放羊大叔朱可铭。我只是个普通人,干了一件很普通、很正常的事,没想到事后这么多人看到,但是无论如何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声谢谢。

  那天是5月22日,我在山上放羊,到了下午1点多左右,山上突然刮起了大风,然后就开始下雨,我就到平时放牧避雨的窑洞里面去避雨。在窑洞里待到大概两点多,我发现窑洞外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外面又是大风大雨,我就感觉不对劲,跑上去问他,他跟我说他脚抽筋动不了了,我就赶快搀扶着他回到窑洞里。

  到窑洞之后,那个人的手脚都已经僵硬了,我就赶快给他按摩手脚,然后生火取暖,给他把衣服烘干,后来陆陆续续地,又进来4个人,都是参加马拉松的,他们当时都已经冻得不行了,全身衣服都湿了,他们跟我说后面还有好几个晕倒起不来的人,我决定再出去找一找。

  随后我再次上山,那时候山上已经开始下冰雹了,我在大概两公里远的地方又看到三个人,但是当时其中两个人已经不行了,只有一名男子趴在山崖边上,我听见他在喊“我不行了、不行了”,就赶快跑过去,他的身体当时已经冻得没有温度了。

  然后我背起他往山下走,天气不好加上路又难走,我们走得特别慢,那个男子说他坚持不住了,没办法,我就把他放在地上,给他盖上保温毯,跑到洞里面去叫人,最后我们两个人把那名男子带回了窑洞。回去大概一个小时吧,男子就缓过来了。

  到了下午5点左右,天气好转些了,我就带他们下山了。

  事情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做什么,只是干了一件很普通、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些人没有救上来,比如那两位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的男子,当时实在是顾不上了,很抱歉。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董吕平朱振辉黄捷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