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今年杭州国际音乐节“官宣”节目单之时,昨晚的这场音乐会就成功在众多名家中间卡位成功——四位杭州籍“00后”青少年演奏家,竹笛演奏家郑迪、小号演奏家张越、大提琴演奏家李拉、钢琴演奏家李天拓。这四位“明日之子”,最大的也不过19岁,这场音乐会也被命名为“新星闪耀”。据工作人员透露,这场音乐会一开票,就一路卖得不错。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这几位小朋友的“阿姨粉”“叔叔粉”的热情支持。

  在昨晚的音乐会之前,我悄悄潜入了4位“明日之子”的彩排现场,体会了一把何谓“后生可畏”。

  竹笛和爵士、R&B 我觉得都可以结合

  郑迪,这位刚刚19岁的姑娘一直在杭州长大,从小跟随外公——著名竹笛演奏家蒋国基学习,师从著名竹笛演奏家唐俊乔。2019年,郑笛登上央视的元宵晚会,被央视称为“天才竹笛小仙女”。翻开她的履历,还有参与《我们的歌》等众多综艺节目的经验。周华健和肖战合作的《问情》、费玉清和阿云嘎的《凤凰于飞》等歌曲里的竹笛演奏,正是出自郑迪。“很多人都觉得竹笛跟流行音乐、综艺是不兼容的,但是在我这是有容乃大的,包括爵士、R&B等,我觉得都可以结合。”

  郑迪

  在杭州爱乐乐团驻团指挥洪音的执棒之下,昨晚的音乐会,郑迪第一个登场,而且是她本人作曲的《西子梦归》。她说灵感来自北宋诗人苏轼的诗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首曲子,外公也帮着改改弄弄的,我想也体现了一种传承的力量。”

  不要认为女孩子吹不了小号

  紧接着,小号演奏家张越带来由亚美尼亚作曲家阿鲁秋年作曲的《降A大调小号协奏曲》,这是世界公认的三大小号协奏曲之一。出生于2003年的张越吹起小号来抑扬顿挫、充满力量,她不仅斩获众多国内相关领域的重要奖项,还在16岁时就获得了日本大阪国际音乐节管乐组第二名的成绩。在采访间里,这位圆脸的可爱妹子,一边苦恼于自己的嘴巴起了疱疹要时时刻刻涂药膏,一边则快乐轻松地“肝”着游戏《阴阳师》,顺便道出了自己的愿望:“等我有钱了,一定要给自己的嘴上个保险!”

  因为爷爷吹小号的缘故,张越小时候就拿着家里一个mini小号玩,玩着玩着竟然吹了出来,于是一路学习走到现在。被问及大家对小号的最大误会,张越超级激动地说:“不要认为女孩子吹不了!其实国际上,吹管乐的女生特别多呢。”还有,张越强调,不要以为肺活量是吹小号的决定性因素,肺活量好的未必能吹,事实上,“我肺活量就不大。”

  什么时候让人看你的琴?

  安检的时候吧

  音乐会上半场的最后,生于2002年的大提琴演奏家李拉登台,长卷发、纤瘦、清冷。12岁时,李拉参加第八届莫斯科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少年音乐比赛(俗称“小柴”比赛),获得了大提琴组冠军,创下了历届大赛冠军获得者的最小年龄纪录。昨晚李拉的曲目比较特别,布洛赫的《所罗门——希伯来狂想曲》是一部单乐章协奏曲,不仅国内演出少,杭州爱乐乐团也是第一次演奏。工作人员透露:“这个曲目对于大提琴手来说,solo(独奏)很少,高潮部分反而在乐队。”而特立独行的李拉坚持这首曲子,原因就只有一个,“我很喜欢。”

  李拉

  在采访中,她琴不离身,即便是走到隔壁房间,她也小心看护着这把琴。我小心翼翼地问:“那除了演出,什么情形下会打开给人看看?”这位在德国读书的少女,仿佛沾染了一点德式幽默:“安检的时候吧。”

  我觉得我智商不够玩游戏

  音乐会的下半场则被钢琴演奏家李天拓带来的柴可夫斯基《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23号》所承包。

  李天拓

  有趣的是,这几位“明日之子”之间有不少的联系。李拉跟张越因为父母的关系,是发小,而李天拓与张越又是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同学。相比张越的活泼天真,李天拓有着一颗“老灵魂”。玩游戏?“我觉得我智商不够玩游戏。”看什么电影?“老电影,《海上钢琴师》《乱世佳人》这些。”未来的打算?“谁也不能预测未来有什么契机,维持热情比较重要。”

  昨晚李天拓演奏的这首曲目,正是郎朗在17岁时戏剧性地临时代替安德鲁·瓦兹与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一举成名的作品。而在去年,李天拓与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的本科、研究生同台竞争,作为唯一一名附中学生脱颖而出,与上海爱乐乐团合作了这首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当时,他距离自己的17岁,还有两个星期。

  作为一座充满艺术底蕴的城市,杭州走出了指挥家水蓝、词作家朱海、作曲家周天、歌唱家吕薇和周旋等。如今,新一代杭州籍音乐骄子开始登上艺术的舞台,呈现出了超新星的光芒。杭州爱乐乐团团长李亮表示,这个系列的音乐会,以后将成为杭州国际音乐节的常设项目,以期新一代的杭籍“明日之子”们,都能在家乡的舞台上,绽放出更多的火花。

  记者 高华荣

  制图 李前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