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董先生给85100000热线打电话: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上个月29日,我们一个出租车司机救了一个女孩子,但这个司机很低调,也没跟公司说,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参加表彰大会,公司才知道,我觉得他是真正隐藏在我们身边的平民英雄,做了好事都没声张过。

  记者核实报道:我联系董先生的时候,他很是激动,说救人的师傅叫陈银风,人很好的,“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也不跟我们讲,真不把我们当兄弟看。”

  我又给陈师傅打电话,电话没接通,直到傍晚才联系上他才知道,他是晚上上班,白天在睡觉。

  陈师傅住在余杭崇贤镇佳源名城小区,昨天傍晚5点半,我来到他家,陈师傅一个人在,菜已烧好,一个西红柿炒蛋,一个空心菜。

  “就两个菜吗?”我问,“两个人随便吃点好了,我们也没讲究。”陈师傅说。

  记者昨天给夫妻俩拍了合影,他俩不满意,又给快报发来两人以前的“互拍照”

  陈师傅的老婆姓边,还未下班,她也是开出租的,一个白班,一个夜班,开的同一辆车,全年无休。陈师傅说,白天相对轻松点,让老婆开白班,自己开夜班。

  靠餐桌的墙边挂着“家和”的十字绣,沙发墙上挂着“上善若水”的字画。家里角落里放着好几盆花草,阳台上也有好几个盆栽,还有一只猫,陈师傅说这是一只流浪猫,两个月前女儿在路边捡来的。

  “你们夫妻两个都这么忙,还有时间来弄这些吗?”

  “这些都是我老婆在弄,她喜欢这些。”陈师傅说。

  陈师傅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都是开出租的,最开始是妹妹在开,后来把两个哥哥一起带出来,现在都在杭州安了家。

  陈师傅之前在厦门开出租,一次到杭州旅游,便喜欢上这座城市,萌生到杭州定居的念头。后来一家人转战杭州,一开始租住在乔司那边。

  现在住的房子是2015年买的,每平方米8000元。他们一家人都很开心,总算在杭州安了家,结束了租房的日子。

  老家有70多岁的父母,节假日接来杭州团聚一下,也算是其乐融融。

  说起那天救人的事,陈师傅说,都是老早的事情了。

  最近重提是因为4月22日这天,余杭区见义勇为工作领导小组到了杭州蓝联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给他颁奖,他救人的事,这才在公司传开了。

  说起去领奖,陈师傅说,当天下了夜班,正在睡觉,被一个电话叫醒,是公司打来的,叫他去领奖,他也很蒙,到公司领什么奖?他嘀咕着到了公司,才知道是救人这事。

  余杭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和民警把一束鲜花献给了陈师傅,并奖励了1000元现金,奖励他在南湖救起了一个小姑娘。

  事情要从20多天前说起。3月29日凌晨1点10分许,陈师傅开夜班车,在余杭大酒店附近,接了个女乘客。当时他就感觉,这位女乘客神情异常,眼角还挂着眼泪,就跟她闲聊了一会儿,女孩称自己心情不好,失恋了。

  由于下车地点是南湖塘堤下,陈师傅对这地段不太熟悉,只知道这里是个河堤,当时女孩下车后朝南湖塘上走去,“问她去干吗,女孩说在河堤上坐会儿,冷静冷静。”陈师傅说,当时,他担心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不安全,就悄悄跟在后面,报了警。

  湖边也没有具体位置,他就与民警加了微信发送位置。这时,女孩不见了,陈师傅赶紧跑过去找,找到女孩时,水已经没到了她的胸口,他赶紧下水,一边劝女孩一边把她拉住。

  过了一会儿,民警就赶来帮忙,将人拉了上来,女孩被救上来后,陈师傅简单说明了情况,就回到了车上,继续做生意。

  当时参与救人的余杭派出所民警说,女孩24岁,后来男友也赶了过来,将女孩接走了。

  “那女孩,跟我姑娘一般大,就多留了个心。”陈师傅说。

  谈起儿女,陈师傅的自豪与喜悦溢于言表,女儿22岁,在郑州上大学,学市场营销;儿子21岁,在金华上大学,学电子专业,“女儿快要毕业了,毕业了也要让她来杭州。”

  陈师傅的女儿和儿子

  陈师傅烧晚饭前从医院回来,这几天颈椎痛得厉害,配了点药。常年开车,夫妻俩颈椎和腰椎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每次痛得厉害,就配点药吃吃,能稍稍缓解一下。

  开了多年夜班,我问陈师傅中途会不会休息一下,他说不会,习惯了,随身携带一瓶风油精,累了就擦点。

  “开车还好,就是会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他说,经常会遇到醉酒的,上车的时候还清醒,问清楚去哪,但到了目的地,客人睡过去了,怎么叫也叫不醒,就只有报警了。

  也遇到过赖账的,一次客人从工大后门到东站附近,到了地方,客人说手机没电,那给客人充电,客人又说太麻烦,到了家再给打过来,结果就没有下文了。

  陈师傅说,原来是包了一辆出租车开,5年前,出租车的价格从每辆80万元降到了30万元,他们拿出所有积蓄再加上朋友借款买了一辆出租车,管理费也只给公司每个月100元,这样干起来更有劲了。

  说话间隙,老婆回来了,墙上时钟指向下午六点半,“今天回来有点晚了,周末路上堵。”

  我和她聊了聊,家里的财政都是她在管。她说,现在夫妻俩每月收入1万多元,房贷每月3000多元,儿子女儿的生活费每月1000元一人,每年还能节余,女儿也马上毕业,不用支出了。

  说话间,陈师傅把两个菜重新热了一下,还拿出了蒸好的包子,这是他们自己做的。

  四个包子两碗稀饭加两个菜,这是他们一天中最丰盛的一餐,也是夫妻俩唯一相聚的时刻,尽管只有短短的半小时交接班时间。

  每天,陈师傅烧好菜等老婆回来,夫妻俩聊聊每天的趣事,所见所闻,儿女的近况,轻松又温馨。

  不过,对陈师傅来说,他还有一餐夜宵,晚上11点吃一顿,他说主要吃兰州拉面,有8元、12元的。

  离开陈师傅家,已是万家灯火,陈师傅却刚开始这一天的营生,把夜归的路人安全送回家。

  城市互动记者 王海峰

  通讯员 金程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