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标题文字1
  

直接与占有岛屿有关的证据才具有决定性

  

  在1953年的“英法海峡群岛案”中,两国分别提出有关于两组小岛要求。1950年12月29日,两国签订特别协议,将该案提交国际法院审理。审理过程中,两国均提出古代权利(ancient title)与原始权利(original title)作为主权的根据。
  法院认为双方所提出的证据中,其中许多是远古时期的历史文献,这些文件已无法明确区分其真正意涵,法院认为那些古代的争议无须考虑,就法律而言,那些与占有小岛有直接关系的证据才具有决定性意义。[详细]

  

国家对无主土地的最初发现,不能简单作为合法所有依据

  

   1898年美西战争结束后,依约规定西班牙将其殖民地菲律宾包括帕尔玛斯岛在内的领土割让给美国。但该岛被荷兰占领着,美国随后便向荷兰提出交涉。认为西班牙因最先发现了该岛而取得对它的所有权,美国作为西班牙的“继承者”,亦应享有该岛的主权。双方为该岛的主权发生了争端。
  1928年胡伯法官对本案作出裁决,裁定荷兰具有对帕尔玛斯岛的主权,西班牙不具有该岛的主权。胡伯法官认为西班牙虽然于16世纪首先发现了帕尔玛斯岛,但国家对无主土地的单纯发现只能产生一种初步的权利或是一种不完全的权利,要取得地无主土地的主权,必须在一个合理的期间内通过对该土地的有效占领来完成,即具有明确的行使权力的形式,此形式足以证明在任何争端发生时它一直保持着所有权。[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由私人所实施的行为,不能被视之为有效占领行为

  

  个人或组织所实施的行为,只有这些行为是在国家的权威和控制之下实施的,或是受国家管理的,能够确切体现国家的意志,可以归因于国家的活动,个人或组织的行为才能被视为国家权威行为。
  1951年英挪渔业案中做出了清晰的阐述,“私人的单独行为没有任何意义,除非这些行为的个人得到国家的许可或授权或者该国政府通过某种方式命令或指派他们如此行为。”[详细]

  

行使主权一般要求国家对争议领土真正地行使了管辖权

  

   主权的行使或显示必须是真实地,而不是粉饰成主权行为的字面上的声明。实际行使主权,一般要求“国家对争议领土真正地行使了管辖权,或是在国际交往中真正处理过与该领土有关的事项。”例如,国际法院在2002年“利吉丹岛和西巴丹岛主权归属案”判决书中指出,法院只能考虑那些构成权威的、毫无疑义地涉及争议领土的行为。[详细]

  

管理收集龟蛋、保护鸟类、修建和维护灯塔和航行辅助物等措施,就可以构成行使主权

  

   判断国家主权行使是否充分的概念标准充满弹性。国际法院在2002年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关于利吉丹岛和西巴丹岛主权归属争端案的判决中指出,对于象利吉丹岛和西巴丹岛这样的无人居住或无人永久居住、且经济价值不大的争议地区,建立完善的行政机构进行有效控制通常很少见,因此,马来西亚在这些岛屿上所进行的控制和管理收集龟蛋、保护鸟类、修建和维护灯塔和航行辅助物等措施,就足以构成行使主权实际控制。[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除非国家明确声明其占领意图,否则就是推定

  

  一般而言,除非国家明确声明其占领意图,国家的占领意图是从国家活动的性质、强度以及案件的具体情况中推定出来的。
  例如,在2008年“白礁岛、中岩礁和南礁主权归属案”的判决书中,国际法院将新加坡在白礁岛附近水域对失事船舶进行调查、新加坡政府允许其他国家访问白礁岛、新加坡声称该岛属于该国的政府报告、马来西亚政府出版地图等行为视之为体现国家主权权威的行为。”[详细]

  

通过岛屿的外部标志(如旗帜、盾形纹章等),可以看出主权的愿望

  

   独任仲裁员胡伯认为,即使荷兰本身只有根据一些主权行为和主权的外部标志(如旗帜、盾形纹章等)而取得的初始性权利(inchoate right),它仍比美国任何的不完全权利有力。因为西班牙的开拓者虽于16世纪发现了帕尔玛斯岛,但西班牙没有对它实行有效占领,也没有行使主权的愿望,它虽曾于1666年明示保留对该地区的主权,但以后该岛被荷兰占领。[详细]

  

建造军用通信设施、围海造田、悬挂国旗等行为,也都是宣示占领国家主权的方式

  

   19世纪50年代,英国人在白礁岛上建造了一座灯塔,此后新加坡负责此灯塔的管理,柔佛王国(或马来西亚)在其后的一百年间,并未对新加坡对该岛行使主权以及管理灯塔的行为产生异议。1980 年,马来西亚在官方出版的地图上将白礁岛划入自己的领土范围,这引起了新加坡的不满,并由此引发了双方对于该岛的主权之争。
  法院在审理1953 年的函件基础上,认为柔佛王国当时已经承认了把白礁岛的所有权转让给了东印度公司,而在1953年后,英国以及其权利继承国新加坡先后通过在岛上建造军用通信设施、围海造田、悬挂自己的国旗以及批准马来西亚官员在该岛附近进行科学考察等行为来宣示自己的主权,而这种宣示主权的行为并未得到柔佛王国及其权利继任者马来西亚的任何明确的否认的意思表示。[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主权行使要经历长时间,实际控制20年不足以构成有效占领

  

  主权的行使或显示必须是持续的。如果不是由于不可抗力的原因,国家主权的行使在较长的时间里发生中断,这不但是国家有意放弃主权的证据,还是国家有效占领证据的一个瑕疵。
  2002年国际法院裁决喀麦隆和尼日利亚争端时,认为实际控制二十年不足以构成有效占领。在国际司法案例中,国际法院特别强调实际占领必须要经历一个较长的时间才能构成有效占领。但是,对于主权的行使要经历多长的时间才能构成有效占领的问题,国际法院并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标准,而且也不可能确定一个确切的标准。[详细]

  

部落在岛屿的活动,不能视为有效占领

  

   1999年国际法院判决卡西基里和色杜杜岛案,本案双方的分歧主要在于麦苏比亚人对卡西基里一色杜杜岛上的活动的法律影响:纳米比亚认为适用间接统治规则,这些活动可以看成是其前任国家主权在该岛上的行使,而博茨瓦纳则认为这只是私人行为,在国际法看来与国家主权没有任何关系。经过考察,法院认为,“即使麦苏比亚部落与卡普里维当局之间存在一种效忠关系,这个部落占领岛屿的活动也不能认为是一种主权活动。[详细]

  

“没有主张过对白礁岛的所有权” 就可以视作主权因马来西亚放弃而发生转移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白礁岛之争,国际法院最终将白礁岛判给新加坡,除了因为马来西亚长期以来的“默许”行为以外,更关键的是1953年新加坡当局曾致信马来西亚当局询问该岛是否属于马来西亚,而马来西亚柔佛州代秘书则回信说“柔佛政府没有主张过对白礁岛的所有权”,因此国际法院认为,1844年以前该岛确实属于柔佛王国,但此后主权已经因马来西亚一方的放弃而发生转移。无论是在占领发生时还是权利行使的过程中,如果一国占领某一地区而没有其他国家的相反主张或抗议,就可能取得该领土的主权。[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高清图集:浙闽上千渔船明日出海作业 更多>>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