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标题文字1

杨锦麟杭州机场遇黑的:原本110元被要200元

11月16日,著名媒体人杨锦麟气愤地发了一条微博,“为了赶时间,找来一辆出租车,议价车,两百元。司机说: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时代,我们也不强迫你,强迫你是犯法 的!你看他振振有辞,理论上一套一套的,可见此类现象在杭州萧山蔚然成风久矣。我这是因为接机的车子久候不至,不得已而为之,未曾料到杭州还有这样的风景 线!”

半小时内,杨锦麟连发了4条有关这次打车经历的微博,他说,“如此明目张胆宰客的议价出租车现象,不会让杭州这座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蒙上洗不掉的灰尘吗?”【详细】

杭州副市长深夜电话致歉

杨锦麟“打的被宰”的微博发出后的12个小时,杭州市副市长电话其致歉。当晚10:56,杨锦麟又发微博:刚接到杭州市张副市长的电话,他向我今天的遭遇表示道歉,也希望借此机会认真整顿运管问题,我真有点不知所措,更觉得杭州 市有关方面如此迅速接受批评意见,亦采取立即改进措施,也值得一赞!出租车是城市的名片和品牌传播最直接的平台和路径,真诚希望杭州在此有所作为!【详细】

杨锦麟何许人也?

 

杨锦麟何许人也?答案是:名人。如报道所说,“杨锦麟是香港卫视执行台长,也是著名时事评论员和专栏作家,他对时事的点评犀利、到位、深刻,因此得到许多人的喜爱和推崇”。因为是名人,所以才有“他连发5条微博,讲述了他在萧山机场‘打的被宰’的遭遇,一时间被网友多次转发和热议”的结果,也才有杭州市副市长深夜致电道歉的事情发生。

杨锦麟简历:香港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著名专栏作家。杨锦麟先生出生于福建厦门,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1988年赴香港,先后担任报社编辑、主笔、杂志主编等职,长期从事时事评论。2003年初任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周刊点点评》等节目主持人,2006年,担纲《世界论中国》节目主持人,是华人世界中著名的时事评论员,也常年以“陈子帛”之笔名在香港《信报》、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媒体开设专栏,发表政论。 【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杨锦麟打车被宰反被指忘恩负义

由于杨锦麟粉丝众多,该事件迅速发酵。大多网友同情支持杨锦麟并指责宰客司机。

半小时内,杨锦麟连发了4条有关这次打车经历的微博,他说,“如此明目张胆宰客的议价出租车现象,不会让杭州这座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蒙上洗不掉的灰尘吗?”

当晚,杭州市副市长张建庭致电杨锦麟表示歉意,同时也希望借此机会认真整顿运管问题。

杨锦麟立马回音:刚接到杭州市张副市长的电话,他向我今天的遭遇表示道歉,也希望借此机会认真整顿运管问题,我真有点不知所措,更觉得杭州市有关方面如此迅速接受批评意见,亦采取立即改进措施,也值得一赞!出租车是城市的名片和品牌传播最直接的平台和路径,真诚希望杭州在此有所作为!”

然而其后风向大变,原来作为受害者的杨锦麟在微博中开始频频遭到攻击,甚至被指责“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详细】

宰客司机拾金不昧?

据杭州运管从涉嫌宰客司机处获悉,他在杨锦麟下车后发现有手机遗留在座位上,立刻返回

在酒店大堂追上杨锦麟并将手机归还,同时未向杨锦麟收取任何感谢费。

该说法当晚也得到了杨锦麟在微博中的证实:对那位司机的命运,我有点担心。补充说明一件事:下车时,司机从后头追了上来,将我遗落在车里的手机交还给我,这也让我有点意外。人都可能是多重性多样性的,司机循不受制度约束的游戏规则行事,固然可恶,但他也有良善的一面!瑕不掩瑜,留条活路吧!【详细】

杨锦麟隐瞒目的地是浙江德清县而非杭州市区?

浙江交通之声广播电台主持人阿宝在微博中说,杨锦麟先生一直没说清楚从萧山机场打的是到哪里?后来得知他是到德清,如果是打的到德清,不打表议价是合法合规的,因为这属于跨地区的长途,的哥回途是不能载客的。如此,那就是杨锦麟的不对了,他恩将仇报了。应该是杨锦麟向的哥道歉,而不是张副市长向杨锦麟道歉。【详细】

网友辣评

网友李月汉说:堂堂台长,与区区小民司机计较,还上微博发泄不满,也不感谢司机送回手机之恩,实乃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知名微博@点子正:刚围观了某名人机场奇遇,12分钟内连发4条围脖,夹叙夹议捎带偷拍了司机照片。副市长道歉后,才告诉大家其实那位议价二百的司机后来还把这位名人遗落车上的手机归还。你偷拍发围脖叫屈时咋不说司机厚道呢?一个台长还是者名评论员你不知道要介绍完整新闻背景吗?

微博网友“人世间的看客”《杨锦麟忘恩负义记》:出租车司机真黑,70公里收了我两百块。即使司机把我忘在车上的手机还给我,我也不能忍让被多收一分钱。

@一汪清水的围脖表示:杨锦麟应该出来道个歉吧。原来是去德清,萧山机场去德清起码70公里,按照杭州现行出租车价格,打表价格应该是253.5元,从地图上看,恐怕还要交高速过路费,人家一共才收他200块,杨锦麟占了便宜。【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杨锦麟“打的被宰”的微博发出,杭州市副市长亲自电话道歉。此时,我们不禁要问,如果被宰的人不是像杨锦麟这样的名人,而是普通的老百姓,又会如何?

答案显而易见。翻看杨锦麟那条市长道歉的微博就可以发现,不少网友在回帖讲述各自曾遭遇过“打的被宰”经历。不仅仅是杭州,各个地方都有,但鲜有老百姓收到来自有关部门的如此“厚礼”,更多的是投诉后无下文。

杨锦麟在其名人效应下,享受了市长的“礼遇”。然而作为普通百姓,是没有这样的影响力,更没有这样的特权。

不是杨锦麟,会获深夜致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