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又是初夏,航行东海之上的各类渔船正在陆续回港,封网抛锚,开始漫长的休渔期。为让海里的鱼儿有繁衍喘息之机,始于1995年,国家明令,东海每年夏天休渔2-3个月。这两天,台州沿海的200多位渔民用写公开信、摁手印的方式表达着对休渔制度的不满,向政府提出修改休渔期的建议……[详细]

聚焦:台州200渔老大联名上书延长休渔期

一艘钢制渔船投资门槛多以600万元起步,休渔意味着渔民们整个夏天没有收入。靠借贷买船的人不在少数,急等捕鱼赚钱,他们能平心静气熬过这个夏天吗?这两天,台州沿海的200多位渔民用写公开信、摁手印的方式表达着对休渔制度的不满,向政府提出修改休渔期的建议。

只是,这份建议并不要求取消或缩短休渔期,渔民们强烈请求政府将休渔期再延长一些:针对灯光围网的捕鱼方式,休渔期从3个月延长到4个月。

渔船长久地闲置港湾,意味着更短的捕捞季,这些渔民打的什么算盘?这样的延长休渔的红手印公开信,是渔民中的另类行为还是大多数渔民的心声?这样的心愿是临时起意,还是久已有之?[详细]

寻因:休渔期的由来及休渔周期的变更

1990年代,浙江兴起造现代钢制渔船热潮,强劲捕捞中,海中的鱼锐减。1993年7月,在一场在沈家门召开的保护幼带鱼座谈会上,舟山13名著名带头船老大向全国渔民兄弟、主管部门发出倡议:“绝不能做自断生路,竭泽而渔的蠢事!”此倡议惊动农业部,该部1995年2月7日发文,在东、黄海区率先实施伏季休渔制度。

2002年8月,宁波象山县石浦镇的黄根宝、奚海宏、林永法、杨家兴、奚海琳等带头船老大代表象山县万余名渔民,在《关于延长东海渔区伏季休渔期的建议书》上郑重地签下了名字,向国家有关部门建议东海渔区休渔期应延长到9月16日,这意味着休渔期要由3个月延长到5个月。

2003年春天,舟山嵊泗县黄龙乡56名船老大联名上书国家农业部及农业部东海区渔政局,要求把禁渔期从原来的6月16日至9月15日,提前到4月1日至8月15日,禁渔时间延长1个半月,以进一步保护严重衰退的渔业资源。

2004年6月,1500多名象山渔民联合签名,再次向国家有关部门发出建议书,要求将东海休渔期由现在的3个月,延长至5个月,即休渔期从4月16日开始至9月16日结束。

2009年,在渔民的一再呼喊中,农业部采纳了大家意见,公布了《海洋伏季休渔制度调整方案》:各类捕鱼方式的休渔时间均延长半个月。这是休渔期的第二次延长,2010年,农业部将东海休渔期从2个月延长到3个月。[详细]

疑问:渔民自“砸饭碗”为哪般?

猜想一:出于对海洋资源严重匮乏的考虑

考虑到海洋资源已严重匮乏,为了灯光围网能有持续稳定的生产时期,我们大部分船长建议,禁渔期应再延长一个月,从4月15日至7月15日,或5月1日至8月1日。还请求各位领导要求山东省的拖网渔船不要在禁渔期进行拖网作业。因为他们捕上来的全是幼小鱼类,作为渔民,我们看了很是心疼。

船老大陆日华说,如今捕上来的青占鱼,三四条才有一斤,若再让它们长几个月,成鱼一条就有一斤。尽管东海夏季休渔已近20年,但近些年捕上来的鱼依然一网比一网小,这段视频他看一次“心疼”一次。

猜想二:休渔期越短收益越少

众所周知,同样是青占鱼,小个头鱼和大个头鱼每斤价格差数倍,捕到的鱼太小,渔船出一次海就得亏钱。眼下,柴油价格在涨,聘一个水手月薪七八千,一位船长四五万,渔民陈晨峰心头有笔账:出海一次,捕来的鱼变不成15万元现金,这次出海就成赔本买卖。

黄根宝认为休渔期前两个月的捕捞对幼鱼资源破坏严重。他算了这样一笔账:每次出海可捕获5万公斤带鱼鱼苗,共9000万尾,只能卖2.5万元,这些鱼苗到开渔后,可生长到675万公斤左右,收入则可达1350万元。[详细]

担忧:10年后你的孩子不认识鱼了怎么办?

“10年后你的孩子不认识鱼了怎么办? ”做了10多年船长的老孔站在龙王塘渔港的岸边长叹了一口气,他说的这句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他在近10年间,海上捕鱼的切身感受。“资源是一年比不上一年了,特别是从2007年开始,下滑特别明显,如果去年进账180万元的话,今年就降到160万元,捕鱼的进账基本是以每年20万~30万元的幅度递减。 ”老孔自己有两艘300马力的船,在他看来,收入减少主要是捕鱼量下降得太厉害,“以前鲅鱼是几万斤的量,现在就剩下几百斤。最常见的鲅鱼都不成流了,其他鱼种更别提了。 ”

因为产量越来越少,为了保证收入,很多渔民缩小了渔网网口规格,有的甚至细密得像纱网。作为老渔民,老孔看到这种状况也为小鱼心疼,可如果自己不捕,就被别人捕走了。“如果任由这个趋势发展,近10年的打鱼量就从万斤缩小到千斤,再过10年如何? ”老孔皱着眉头忧心道:“这个行当还能存在多久?下一个10年,新出生的孩子或许真的就不认识鱼了。 ”[详细]

思考:延长休渔的呼喊会得到回应吗?

面对渔民的呼喊,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第一时间作出回应,“能从东海海洋资源的实际情况和渔民的感情上理解。”不过,从建议到决议,要走的路挺漫长。不仅台州无权作出延长休渔的决定,省里说了也不算,东海濒临江苏、浙江、福建、上海等省市,大家都在这片海洋捕鱼,要休渔也必须大家一块行动。

休渔时间影响着各方利益:渔民、海鲜经营者、消费者,而且,各省渔民的捕捞习惯,对休渔的看法也不尽相同。每次休渔期的出台,都是各方面利益妥协的结果,更改休渔期,必须得到东海区绝大多数渔民的赞同。[详细]

微评论:休渔期该不该延长 你怎么看?

  结束语:日本等国常发布诸如这样的法令:这个季节只允许捕鳕鱼,15公斤以下的必须放生,每条船限捕两吨。于是,渔民们发明一种奇特的笼子,15公斤以下的鳕鱼不慎入笼,能畅快找到出口游出去。“只有东海里每张渔网的网眼都足以让小鱼逃生,休渔的初衷才可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