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我是怎么来的?”——几乎每对父母都曾面对过孩子们这一亘古不变而又尴尬无比的问题。对此,有的父母选择了回避,有的父母选择了“忽悠”,更有的父母则是严厉地斥责孩子:“这样的问题不是你该问的!”性教育到底该怎么进行?这个多数家长想回避却又无法回避的问题再次引热议。

聚焦——浙江小学女教师对学生进行性教育 家长批下流

听说海南的小学校长带着几个女生开房,宁波的华天小学教师王颖坐不住了。一次课堂上,她把这则主题词为“性侵犯”的新闻报道拿给自己五年级的学生讨论,她认为“这是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好时机”。

可是,这群刚刚十一二岁的小学生看完新闻,却只是指着他们并不认识的“猥亵”两字,迷惑地问:“老师,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呀?”

这个问题问倒了这位80后女教师。没有任何一本教科书告诉她如何向孩子描述“性”,就连头天晚上备课的时候,她都拿不准该选哪些素材给小孩子看。唯一能给她帮忙的只有百度,可是输入“性教育”,找到的不是“党性教育”,就是“狼性教育”,忙活了一晚上,也没找到适合小学生看的素材。

于是,这个语文老师只能硬着头皮,板起脸,低沉着声音对讲台下昂着头盯着她的小学生说:“你们知道一个女孩,跟成年男人单独处在一个房间里,会发生什么吗?”[详细]

延伸——幼女遭性侵案例引社会关注

案例一:安徽潜山一小学校长12年性侵9女童

15日从安徽潜山官方获悉,潜山县某小学校长杨某,在长达12年的时间中先后对9名女童实施性侵。被性侵时,最小的受害者年仅6岁;而最大的受害者,今年已经20岁。

直到杨某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这些孩子的父母才陆续知道自己的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安庆市潜山县警方以涉嫌“强奸猥亵儿童罪”,将犯罪嫌疑人杨某刑拘。[详细]

案例二:宿州教师多次性侵强奸校内幼女

4月24日晚饭过后,郑女士帮朵朵洗澡,当其试图帮孩子洗下身时,朵朵只喊:“妈妈,我下面疼,别洗了。”郑女士顿时莫名其妙,便仔细查看,发现孩子下身红肿,甚至有些皮肤还破皮了。当她问孩子怎么回事?朵朵断断续续地说:“伯伯欺负我,他不让我说,如果我说出去的话,他要把我扔到海里……。”

原本活波开朗的孩子,如今变的很安静,看着孩子默默寡欢的神情,她觉得很心痛。这件事,给孩子的精神打击不小。[详细]

现状——性教育引导成难题

家长:性教育尺度难把握 深不得浅不得

家长刘先生很担心,自己的儿子也是六年级,自己平时也会考虑到关于孩子的这些问题,比如看电视的时候看到有亲热画面就换台或者转移孩子的注意力,但是孩子大了,有时候不太容易很好的引导,长期下去也怕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

家长孙先生也很着急,他说,这就类似于孩子问自己到底是从哪来一样,很多孩子都被解释是捡来的、垃圾桶里蹦出来的……平时对女儿也不知道怎么引导,深不得浅不得,这个度很难把握。

老师:谈性色变 难找合适引导方式

一位长期从事小学教育的王老师谈起这个话题也很无奈,她说道,现在很多老师都谈性色变,其实他们不是不想很好的引导孩子,只是现在的孩子不同于过去的孩子, 他们大多数成熟的比较早,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不仅只局限于老师、书本,网络或杂志等都是获取更多信息的渠道。现在学生都有心理、卫生课,但是这些知识或许 就满足不了孩子的好奇心。“这个话题谈了很多年,但依旧很难找到一个很合适的办法。”[详细]

微评论——佟彤:性教育应尊重神秘性

现在的孩子,性发育已经比以前提前了两三年,提前开设性教育很有必要,能否真的教会孩子他们这个年龄应该掌握的性知识,至少不是与其他课程“一刀切”的课堂教育方式,小班授课,分性别授课,老师能否像母亲一样与孩子拉近距离地聊天……都是性教育课程开始时应该考虑的。

教育首先要让孩子感到可以交心,而性知识迷惘时,孩子最需要可以依靠,可以交心的长辈,如果根据这个特性作为性教育的切入点,性教育的价值就能最大限度地体现了。保持和尊重性知识的神秘性,是性教育时需要兼顾到的问题,这与社会的开放无关,与性知识的特性,与中国的文化传统有关。[详细]

  结束语:在其他国家,人们已经开始探索更适合孩子的儿童性教育模式了。比如瑞典,为了避免家长难以启齿,他们从1966年开始尝试通过电视进行性教育,少女怀孕率随之明显降低;在日本和法国,以卡通形式解释精子和卵子之间小故事的漫画,让孩子像在读童话一样,去理解性的问题。中国性教育需要更阳光开放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