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接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59岁的詹现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时隔十三年,终于有一份法律文书证明她没有所谓的“偏执型精神病”。近日,她向记者讲述了13年来的经历……[详细]

聚焦——浙江农妇因信访被认定精神病 将申请210万赔偿

詹现方是东阳白云街道一名普通农妇,在很多人眼里,她已经是“老上访户”。

1999年3月,她被东阳市公安局拘留7天;2000年5月和10月,她先后两次被送入金华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强制治疗38天、57天;2007年3月,她又被当地相关部门从北京强制带回,接受强制治疗……

从1998年开始,詹现方多次举报村支书的贪污行为,并声称握有足够的证据。十几年过去,她反映的问题并未得到处理。2000年,她被金华市第二医院精神病司法技术鉴定为“偏执性精神病”。詹现方在接受精神病鉴定的第二天就被公安部门送往医院接受强制治疗。

“我不接受医院原来的《精神疾病司法技术鉴定书》,那是他们(东阳市公安局)制造的假证,医院的精神病鉴定程序违法。”詹现方说。

在“被精神病”后,詹现方向东阳市人民法院,要求认定东阳市公安局公安行政行为违法,法院也作出行政判决,认为东阳市公安局程序合法;詹现方不服,又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被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事人詹现方说自己准备申请国家赔偿,要求包括东阳公安局以及法院、医院等部门在内的机构作出赔偿,她还列出了详细的赔偿清单。在这份清单中,包括了因被拘禁导致的误工费、信访维权的费用、精神抚慰金等5项赔偿条款,金额总数将近210万元。“我的每一项赔偿要求都是有理有据。”詹现方说,自己此前多次找公安局索赔,但没有得到答复,准备走法律程序。[详细]

  

延伸——海安信访部门被曝在巡视组下榻酒店截访

年近花甲的徐诚还在为前年(2011年)拍照挨打的事耿耿于怀,在听说省委巡视组到了海安,心想有机会定要一诉委屈。2011年11月,他所在的海安县李堡镇丁所村因有村民以身阻挡占地施工的挖掘机,徐诚现场进行拍照,结果招致“城管”殴打。4月22日上午,他刚到东海大酒店门口,就见有五六个身着制服的人围过来,吓得他没敢进去就走开了。

报道还披露,巡视组住在东海大酒店,海安县行政中心大楼一楼和东海大酒店一楼大厅分设有意见箱,此外亦公开了巡视组联系电话和电子邮箱。

据了解,没有刊号的海安日报平时靠赠阅发行,同时发布有数字报。让徐诚奇怪的是,3月27日当天的报纸却没有如常上网。经记者查证,3月27日是星期三,前后各期报纸均有电子版,唯独当天例外。

同一天,原住海安县海安镇三塘村11组1号的陆昌发、何世珍夫妇也来到酒店。何世珍称,她亲眼看到杨惠莲被拖到地上带走,“酒店大堂里有一二十人,外面也有人,就是不准上去(找巡视组)”。陆昌发告诉记者,过了几天后,他才趁着地方干部不在,把反映材料投进了巡视组设在酒店一楼的意见箱……[详细]

思考——我们不是老油子,信访为何那么难?

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华池阁:杜绝拦截正常上访得有硬招护航

刚性保障正常上访群众的信访权利。这种刚性,绝不能止于理念建树,也不能止于口头宣示,而需要硬招实招。你侵犯了群众的正常信访权利,你就应当受到惩罚。如此才能让一些人少点肆无忌惮,多点对群众和规则的敬畏。

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纪委原书记吴官正:如果群众有日子过不去,信访是控制不住的

吴官正回忆山东工作的文章说,信访部门是个“窗口”,从这里能看出群众的情绪,看出基层的工作;信访工作是个“安全阀”,做好了能消解老百姓的怨气,减轻维护社会安定的压力。“如果群众有日子过不去,信访是控制不住的。在上访的人群中确实有‘老油子’,但毕竟是极少数。有多少吃得饱饱的、喝得足足的、高高兴兴的人,整天跑到省里上访呢?”[详细]

提醒——中央纪委信访室:提倡正常渠道实名举报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邀请中央纪委信访室正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兼副主任张少龙:

我们认为,通过网络曝光违纪行为,不属于法定的举报行为,纪检监察机关也难以防止曝光者遭受打击报复。我们希望公众通过正规渠道反映问题,参与和支持反腐倡廉建设。纪检监察机关将进一步加大信访举报核查力度,提高信访举报办理水平,以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中央纪委信访室综合信息处副处长邓集珣:

提倡实名举报,首先是因为实名举报便于核查。多年的工作实践证明,实名举报的成案率和查实率都要高于匿名举报;另外,实名举报也有利于维护举报人自身权利。对于实名举报,纪检监察机关在调查结束后,要向举报人反馈调查结果,同时还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中央纪委信访室电话网络举报处副处级纪律检查员、监察员郭洪亮:

开通网络举报是拓宽信访举报渠道的重要举措。最近,我们对12388举报网站进行了升级改版,最大的特点是可以接收音频、视频等举报材料,举报人反映问题更加方便快捷。[详细]

信访工作流程图

数据标题文字1
结束语:如果群众有日子过不去,信访是控制不住的,没有一个百姓喜欢放着好日子不过,每天顶着风吹日晒,看着办事人员的脸色,一遍遍光顾信访部门,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被冠上“老油子”的头衔,信访为何那么难,这是一个值得深思,不容小觑的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