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城市
新浪浙江城市:【入围微散文精彩出炉】亲,全国首届“善文化微散文”大赛的55篇入围作品已经出炉啦!最终大奖将花落谁家?除了考量大家对入围作品的评论与转发外,评委会继续给力助阵@郑晓林 @盛子潮 @袁明华微博 @夏烈 ,结果将在4月中旬公布。http://t.cn/zOtyQfS。@南派三叔

郑晓林
郑晓林#善文化微散文# 元代大画家吴镇,善画梅花,其墓就在嘉善县城。走进梅花庵,见有八角墓躺在一片绿草中,春雨滋润,凄清静穆却有生气;园中遍植的梅花虽然谢了,但疏离的树枝在空中舒展,透出孤傲和挺立。我仰视梅花亭,一滴晶莹的雨点落下,打在眼镜上,散成了一朵梅花,我与古人在这一刻心心相印。
盛子潮
盛子潮#微眼看嘉善#又一次来到西塘,一个雨夜,拧一把湿漉漉的记忆,在屋檐下把它晾干,几年前一场朋友聚会的情景竟是如此清晰:是这条小河,木桌,石凳,从沿河的店家叫几个小菜,当然要有炒螺丝,臭豆腐和西塘腌菜,于是喝酒,于是放歌------此刻在雨中的我,徘徊在记忆中的小巷小弄,拾捡着散落在古镇的一个个故事片断
袁明华微博
袁明华微博:朋友,当钢筋水泥丛林中的穿行无法把控时,你是否想过逃离?昨晚梦中,我又一次追随汤姆克鲁斯驾着发现者3走向了西塘,万安桥下清亮的波影里,一层一层的涟漪,极柔缓地荡击石坎,漾入石罅,唤醒我儿时西塘街头贩卖黄姜时的声声吆喝,吆喝声中,天空飘落一道当下生活的符咒,我能用钱买它吗?
夏烈
夏烈:人的生命是列车中的客。醒时,透过车窗看沿途的风景,从日出到月明,听风声和雨声,看生长暨衰落;睡时,则缩回上下铺,梦再高也有天花板,梦再低贴着轱辘转。同行的客是缘也是劫,就那么些人,走再远交往再多不过头号车厢到末号车厢,肤色大抵是黑白黄。说是想超越,于是在车肚里跑,却总跑不过列车。
南派三叔
南派三叔:解语花从噩梦中醒过来,看到病房外明媚的阳光和满目的绿色。北京最生机勃勃的季节会令人产生一种错觉,让人会短短的在这美景下面醉了一醉,忘记很多东西。秀秀在他床边上削着苹果,用小刀切着吃着,看到他醒来,便用刀切了一小块,递到了他的嘴边。--《盗墓笔记》他们在干什么集

敬请留意:
1、入围作品按得票多少排序;得票相同者,按作者姓氏笔画为序。
2、所有入围作品必须系本人所作。如有抄袭行为,文责自负。欢迎网友监督。
3、原创微散文中有个别错字,目前保持原状,将来修订,敬请海涵。
冰波童话
冰波童话:在逃小日本的时候,我妈妈她住过缙云,外公外婆带着妈妈和舅舅一起逃难,她当时5、6岁,永远忘不了缙云的肉饶饼,说是吃过的最好的东西(其实我想,很可能她一直饿,所以印象深吧?)这次,浙江日报的潘美兰送了我一包,明天就老太太尝尝。但我猜,老太太一定会说,不对的,不是这个味道。我妈妈80了。
孙昌建2012
孙昌建2012#善文化微散文#清明,影棚。唐杜牧率先清明时节雨纷纷。宋王安石咏出可怜青冢已芜没。元高启一句孤灯不照返魂人。明唐寅不见五陵豪杰墓。清龚自珍春夜伤心坐画屏。余光中更恐怖:我在外头呵母亲在里头……屈原连叹路漫漫啊,曹操立马道对酒当歌!说着他们一头扎进江里。乐起,诗人齐诵:开车不喝酒!
余杭公安胡冰
余杭公安胡冰#善文化微散文# 雪越下越大了,西塘的小巷格外宁静。银杏树下,老人孤独的挥舞着双手,葫芦炉在火中继续旋着自己的音律。那音律伴着寒风,将橘红色吹入胡同。炉子边的手逐渐多了起来,只是每一双都是那样粗糙。“嘭”的一声后,白色的米花被分到粗糙的手中,米甜味的烟雾在老人的笑容中弥漫开来。
苏沧桑的微博
苏沧桑的微博#善文化微散文#晚饭后,和保姆莲一起,带着塔塔娃娃去小区花园散步,看梅花。我说,真快啊,又一年了,上次你跟我说樱桃花开了,现在又是满树花蕾了。她说,当然啦,我到我们家都十八年了,心心都要上大学啦!是的,“我们家”,她早已是自己家人。“善”就是我们多年的缘分。愿岁月静好,情义久长。
绍兴若溪
绍兴若溪#善文化微散文#天上的雨,箭一般穿向绍兴街头,一位老人发病倒地,路旁清洁工赶来了,商场营业员赶来了,他们为老人撑起了避雨的花伞。120医生确认老人去世后,雨中有更多的伞花出现,众人身上已经湿透,一把把小小的雨伞,仍然守护着遗体,撑起生命最后的尊严。朵朵流动的伞花,因此有了人性的光彩。
洪峰
洪峰:那年冬天老燕5岁,随父母进山砍柴。翻两座山,早晨进山下午还家,大人走得快老燕走得慢,就掉队了迷路了。天黑了,她边叫爸妈边哭。一村民听见哭声,喊:“哪个娃儿在吼?”老燕循声找到村民,柴已丢了,村民把老燕带下山。老燕奔进家门,家里人已吃完晚饭围看电视剧。妈看着她:“柴克哪里啦?”
耕读教育
耕读教育#善文化微散文# 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我去公园散步。突然,我听见了枪声,转头一看,居然有位叔叔在打鸟。我连忙跑过去,“叔叔,不可打鸟,它是人类的朋友。”叔叔可不管我,“小孩子懂什么,快走。”散步的行人,一个个围过来劝说,那位叔叔终于放弃了打鸟,转身走了。我不放心,黏着叔叔向前走。
顾丽敏-远山
顾丽敏-远山#善文化微散文#阳台的花儿在月色中微荡,院子里那株梧桐已高过二楼窗口。深呼吸,空气有点潮湿,带点苦味。静悄悄的叶子静静地飘落,你顽童似地接住,与之私语。一片落叶启迪你思考,所有的事物只是一个短暂的存在。唯有美丽的灵魂不会枯萎,从神圣中诞生的必将回到神圣的天国,比如,普陀山的潮声。
盛氏可以
盛氏可以@郑晓林 #善文化微散文# 乡下猫不近人。去年回老家。家中小猫乱蹿。一只脖子上系着红绳。死结。我与母亲合力围剿。它迅疾如闪电。无果。临走。我嘱母亲想办法。不然它会死的。回来后有几次想到猫。终因有事搁置。有一天。母亲歉疚言及。她也忘了红绳。猫死了。生命卑微。我黯然。自责至今。
就爱吃兔子的草
就爱吃兔子的草#善文化微散文#每当人们行至南国的一个街道,都要瞥一眼这里的大榕树和树下的老母亲,中风的她,被儿子从北方接过来侍候。远望这棵榕树,像一把绿色巨伞,近看盘根错节,叶茂蔽天。粗壮的枝干,虬根如虹,苍劲挺拔。中午时分,金黄色的阳光丝丝缕缕地穿过树叶儿缝隙,落在老母亲的身上、脸上,好温馨。
嘉善雪泥
嘉善雪泥#善文化微散文# 30年前有肉吃便是节日,一碗霉干菜烧肉是可以吃两三天的,吃到剩下最后一块精肉时,我们把这块肉放进母亲碗里,母亲又把它挟到姐姐的碗里,姐姐又把它挟到妹妹碗里。最后,在我们的坚持下,母亲乐滋滋地放到嘴里,一咬,哇,原来是一个大大的霉菜根,娘四个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蹦蹦微童话
蹦蹦微童话#善文化微散文#生活在大写意中渡过,做菜一样的感觉,将快乐切片,将往事煲汤,放在记忆的火上,慢慢熬出人生的味道儿:听凭一封远方的来信,沿着厨具袅袅婷婷升腾,在脑海中勾画出如花岁月;把一心虔诚加上盐,不要多,不要少,加得适量刚刚好,端上热气腾腾的晚饭餐桌;这样一顿顿做下来,做下去……
文字刘瀛
文字刘瀛#善文化微散文# 周六,去缙云双溪口看杏花,路过村庄时,透过车窗,看到一处古旧的房子,前面是一处古旧的院子,零碎的家什就那么日常地堆着。中间的小板凳上,一位穿深蓝色的大褂的老太太,无所事事地就那么坐着。于是,鼻子忽然一酸,想起了90多岁的奶奶,她就想过这样的日子,却随子女来到城市。
龙仁青
龙仁青#善文化微散文# 阿尼玛卿转山路上,一处圣址叫“帕玛真朵”,意为报恩石:石经墙边,三块石头,一大两小。转山者到此,便肩扛大的,手拿小的,默念父母大名,绕经墙三圈,据说如此,此生便可报答父母之恩。心怀一个朴素而伟大的夙愿,转山者都会进入这貌似游戏却庄重圣神的仪式。哦,这顽石如此柔软!
吉祥三宝M
吉祥三宝M#善文化微散文#村庄里城市很远。因为偏远,村庄的白天和黑夜一样静寂。除了日光与星光,村庄亦没有多余的颜色,朴素的像一张从显影水中捞起的黑白底片。 我喜欢在黑夜的时候拧亮手电,在村庄的土路间行走。然后听行走的声音在村庄一条又一条的墙弄里将夜色踏碎。
张三零
张三零#善文化微散文#大概九岁那年,爸爸买回了刚出生不久的卡尔,卡尔是纯种德国黑贝。这家伙对我是自来熟,来到家的第一晚,半夜就钻到了我的被窝,我们的友情就此确立了。七年后我外出求学,回来后卡尔已经病的站不起来了,我跑过去看它,它看着我一直流泪。第二天,卡尔走了。我知道它是坚持着等我回来。
忘记的小酒窝
忘记的小酒窝#善文化微散文# 患脑瘫的女孩发脾气了,向母亲叫嚷着谁也听不懂的单音节。母亲只是看着她,目光中有无奈,有爱怜,有心痛. 母亲等她安定下来,默默的坐在女孩身边,把女孩的头轻轻的搂在胸口。女孩则安静的靠在母亲的胸口,良久未动。此刻,二人在晨辉照耀下静静就像一组雕塑,坚毅,爱意,不离不弃
我是天牛
我是天牛#善文化微散文#那年冬天,携妻入院,回家时却是三人。现在想来,还像梦一样。但这凭空冒出来的小子,却又真实无比。他常把家里弄得天翻地覆,模拟地震现场。坐在床上看书时,他会冷不丁爬到我肩膀上坐着;或者忽然指着我鼻子,说:“爸爸,你是我们家最丑的,”顿了一下,又说,“但我还是爱你。”[晕]
秀萍如兰
秀萍如兰#善文化微散文#昨天无意中走入了一条春暖花开的小道,与龙井路接近、并行。有小桥流水,花树绿草。阳光拂照下的晚梅与早樱,花朵儿迎风翩翩,招引我走近、走近,恍惚如梦。事后,茶人村的路露告诉我,你走入了善道,又令我恍然大悟:善道,不就是善良、善心、善行、善意、善愿等众多善人所走的道吗!
杭州月光倾城
杭州月光倾城#善文化微散文# 山里的生活很悠闲自在,最喜欢在夏天跟大人去山上挖天麻,在路上看山雀追逐嬉戏,在林子里摘许许多多好吃的野果子吃。如果运气不好,在找天麻时会遇到蛇,像我这样胆小的就会“呜呜”大哭。当然最开心的就是挖到群麻(小心翼翼地挖开,里面会有很多个天麻),那就可以卖很多钱啦[嘻嘻]
杭州月光倾城
杭州月光倾城#善文化微散文# 如果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那我相信明天这世界一定会变得更美丽!虽然我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但是我对“善良”一词的理解是,一个小女孩即使外表不怎么好看,只要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就是最漂亮的。(丹巴耕读缘希望小学六年级卓玛拉姆习作。)@袁明华微博 @张三零
晓闽微之
晓闽微之#善文化微散文#怀念是什么东西?藏在心里的情愫不期而至被瞬间击中。怀念一个人,怀念一段经历,甚至怀念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怀念总是与过去相随,与美好相近,也与疼痛相关。有人说,怀念是一个最安静的动词,因为持续一生的伤感都藏在这种安静里。喜欢这种安静。怀念是一个人的事,深情而绵长。
耕读教育
耕读教育#善文化微散文# 夏天,大地闹旱灾,很多庄家焦渴而死。云妈妈对小白云说:“你们谁愿意牺牲自己,化作雨水,去拯救它们?”小白云们谁也不出声。突然,一朵小白云站了出来,说是要为人间降雨。“滴答滴答……”雨水落遍漫山遍野,组成了一幅美丽而感人的雨景,因为这是小白云用善心编织而成的!
遇见你那抹笑容
遇见你那抹笑容#善文化微散文# 清晨,浓雾缭绕,湿漉漉的水汽扑在脸上很清爽。廊棚内,沿街的铺子开门了,要一碗馄饨坐在长椅上细细的品尝。远远地水巷内传来桨声,驶到近旁“拿两个包子。”不必上岸,将那包子放在桨上接了去,船夫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棚内窝着乞丐,老板盛一碗递过去,古镇的清晨每天都是新的开始。
衙门森林
衙门森林#善文化微散文#春雨霏霏,缓缓步入悠长又静谧的雨巷。轻轻抚摸着这斑驳了千年的古墙,指尖伴着雨滴弾奏起古典音乐,空灵清澈。恍惚间,迎面一红色舞者合着音乐节拍翩翩起舞。灰白中间一束红,现代与远古在此交融,美景就在刹那间定格,这,到底抺杀了多少菲林?我能和你一起舞蹈么?千年西塘。
鲍贝鲍贝
鲍贝鲍贝#善文化微散文#轮胎从来都是滚滚红尘里最疲于奔命的事物。然而,当它老旧破损之后,却被一个女人如此利用。她让它紧贴大地,躺下来,圈进温暖的泥土,栽培出鲜活的植物。它那么安静,那么妥贴,经一双女人的手脱胎换骨,看上去犹如历尽沧桑阅尽风月之后终于安定下来的老人。@郑晓林 @袁明华微博
遮耳猴
遮耳猴#善文化微散文# 巴塞罗那的市中心, 给我的感觉一直是嘈杂,混乱和拥挤. 好像不同节奏的音乐同时播放,让你感到摸不到头绪. 今天我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观察流动的人群,发现快乐的并不是带着昂贵相机,被太阳晒成红虾似的游客,也不是提满购物袋,匆忙赶回家的市民,而是那一对白发苍苍正在拥吻的幸福老人。
csy北风的背后
csy北风的背后#善文化微散文#三月,漫长而又惆怅的雨季。捂着热水袋,乱翻着一本诗集,却终究还是甩在一边。纷乱,繁芜,在这钢筋水泥铸就的牢笼里披头散发。驱车去看母亲,母亲正将一篓刚采回的菜心就着过年时留下的咸肉一起炖着,炖出了满屋子的家的味道。抬眼窗外,她的女儿正流连于那一片无边无际的春意之中。
Douzi-豆子
Douzi-豆子#善文化微散文#我想念的是书架上的书卷味儿,我想念的是枕头上的螨虫味儿,我想念的是清蒸黄鱼的腥气味儿,而我最想念的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乡味儿。离别的思绪,带我梦回故里,似乎闻着味儿就能找到每一处保存完好的儿时记忆。醒一醒鼻子,抹掉落在脸上的水,告诉自己,该回去了。
jsdff
jsdff:善文化微散文:雨,淅淅沥沥地滴落在这幽幽小弄,透出浓郁的古朴气息。我独自信步,轻柔的雨滴顺着伞尖滑落,蓦然回首,狭窄幽深的弄堂露出一片自然淳朴的天空。随即暮色四合,炊烟四起,一场锅碗瓢盆的音乐会顿时响起。火红的灯笼,为夜景点缀了一番,灯笼映照下格外清澈,整个西塘沉浸在迷人的夜景中
UBC闲逛
UBC闲逛#善文化微散文#十里水乡,河流纵横,荡滩无数。偶见泾南一滩,芦花随风荡漾,水鸟翻飞,青翠银白中一抹灰黑,自然天成,绝非丹青妙手偶得。光脚站在泾河边,水底石板光滑无淤,清凉的水从脚踝轻轻流过,不由得憎羡河底水草随流轻摆。鱼儿怡然不动,宁静得似乎在唱墨西哥民歌 “多幸福,和你在一起”。
WCH笔随心转
WCH笔随心转#善文化微散文#丈夫眼喷火,妻泪满眼,屋里硝烟顿起。门开了,余晖中的白发婆婆愈显慈眉善目。妻心一紧,婆婆心善,心好,岂能伤了老人心?掩盖。慌乱中,妻朝丈夫挤了个难看的笑,哑声道:“眼进了尘,给瞧瞧!”丈夫一愣,缓过神,轻摸妻的脸,随手试去了泪。两颗心柔软了,硝烟让余晖淹没了。
三五005
三五005#善文化微散文#24年前你去西藏,朋友们为你饯行。那晚,月色清亮。回家路上,悄悄塞给你一支派克钢笔。我说,给我写信。你没回答。 那支笔,消耗掉我攒了半年的零花钱。 后来,收到过来自遥远的拉萨的信函。那些邮件,得在路上漂泊十来天才能够到达。我不知道,那些文字,是否从那支笔的笔尖流出。
东林顿超
东林顿超#善文化微散文# 在水乡嘉善,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范泾一农户,某日农忙,遗幼子守家,子顽皮,游于村头河边,不慎溺水,家中老鹅见之,引吭高鸣,狂奔回村,以嘴叼其主,作引导状,奇之,遂随至村头,见子溺水,大惊救起,子奄奄一息,良久复苏。呜呼,老鹅救人,畜生通灵,奇哉~嘉言善行,诚不虚也!
卢文丽的村庄
卢文丽的村庄:旷世的忧愁中醒来,他依然护守着她。他清冷的枝条,最早触着了春风。怀着少年般焦灼的热望,他在萧瑟中拼力生长,直至舞出一个鹅黄嫩绿的世界。他知道那是她喜欢的色彩,希望的色彩,洋溢着爱以及满满的善。他知道终有一天,他将与她重逢,枝叶垂进曼妙湖水轻声低语:时光流逝,我一直在。@浙江微散文
让回忆丶纷飞__
让回忆丶纷飞__#善文化微散文#你就是家乡纵横的阡陌。如今,家乡早已下载成我生活的屏保,而你却连线着我的筋脉。每天的思念,是我登录的按键,所有的人事都已在线,我用心作的鼠标去点击。那年那月的日子无法复制,幸好真情还可粘贴。时代的大潮里,谁都该学会冲浪。过去的可以卸载,但未来的必须上传。
军无忌
军无忌#善文化微散文#每次打完鱼,他都要吊几条小鱼在树上,喂给附近的野猫吃。就算只打到几条,他也宁愿自己没的吃没的卖,也不忘留给猫。邻居因为讨厌野猫,对他也心生厌恶。他们不知道,他小时候被人绑架,被关在一个密室里,临近缺氧而死时,一只挖墙角的猫救了他。
有种毅力叫减肥
有种毅力叫减肥#善文化微散文#一早,铲子,水桶牵着小树苗欢快地跑到湖边为小树苗寻找新家,在他们一起出力,流汗后小树苗住进了新家,三人相互依依不舍地道别着,微笑着拉钩,约定明年的今日再见,太阳公公看着铲子拍着身上的泥土,水桶擦着汗水,小树苗挥着她小巧的双手的道别场面后,欣慰地点点头,继续向前走了。
竹竹心
竹竹心#善文化微散文#传家宝 沈海清 陈母临终前,将一个盒子给刚任县长的儿子:“这是陈家的传家宝,是你一个做官的祖上传下来的。” 儿子打开盒子,竟是一份死刑判决书,不禁愕然。 陈母道:“你的祖上做官后因贪赃枉法,被判死罪,这份判决书就被当作传家宝传了下来,你现在当了县长,要以此为戒啊!”
那首你最爱的歌谣
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善文化微散文#儿子门牙相继退乳牙都掉了,因害羞说话总捂嘴,也不敢笑。一天坐车他见一白发老爷爷,就站起来让座,老爷爷坐下朝他微笑,露出洁白的牙,牙齿一动一动真好笑。儿子不敢笑又忍不住就露出豁牙子,急忙用手捂。老爷爷也捂嘴,手拿开后点着头笑,嘴里一颗牙也没有啦!大家忍不住笑到肚子疼。
似水往昔流浮年
似水往昔流浮年#善文化微散文#晨 清晨,菜市场。瞥见一个菜摊,蔬菜拖泥带水。这应该是全菜场最蹩脚的菜了吧。一个老太太守着。“大妈,您的菜真水灵,给我来二斤!” 柔和的阳光照着她那爬满皱纹的脸,她笑了。 “我也来二斤!”妈妈说。 她笑得更灿烂了,称好菜还硬塞给妈妈一把。妈妈也笑了。她们的笑容真美。
冷云笺
冷云笺#善文化微散文#拈一朵花,我不能得悟,举一杯酒,我不敢独醉。红灯映黛瓦,水灯一路催画舫。橹声悠悠千年水,仿佛又见西园楣前燕归来。细数青石路,贴一张碎碎念的纸,随铃声带远。青的菱,红的菱,我踟躇其间,一次邂逅,便成生生世世的相随。
汨罗灰鱼
汨罗灰鱼#善文化微散文#据说,夜使西塘更具体。带着对夜的牵挂,三个女孩投宿于小院客栈。迷恋南泓夜泛、环秀断虹,直至夜里十一点,四处都已入眠。我们踩着廊桥灯笼的红晕回到客栈,女主人在院里为我们亮了暖色的灯,床上添了条柔白的棉被。三个女孩,一夜温暖,古镇好梦。原来,善才使西塘更完整。
苍苍横翠微1028
苍苍横翠微1028#善文化微散文#:行至山腰,两人热了也累了。正好遇着守山人。守山人含笑搬出竹椅,顾自巡山去。我们坐于鸟鸣山幽,身上的热被郁郁树影一泼,竟当即收去,清凉无汗。彼此各沐山影树阴,一时觉着,语言在此是多余的了。这时候,宜由青山叙述妩媚,翠竹铺洒洁净,鸣泉叮咛清流,飞鸟洒落幽静……
周如钢
周如钢#善文化微散文#雨飘飘洒洒,穿过都市的纷烦、浮躁与喧嚣,停留在江南的粉墙黛瓦、小桥流水之间,心,也便随之而静。信步于桥与水的这头与彼端,听着水流与船只的私语,突然就有了冲动,想,如果一头扎进这古老的河水中,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游到了明朝的对岸或清朝的码头——千年西塘容易给人太多的幻觉。
明眸间5
明眸间5#善文化微散文#+东方刚露曙光,沈大妈就摇上一桶甘甜的井水,她把一根根切得均匀的菜杆洗干净倒入那个一打开就散发出独特卤味的缸中,用稻草塞好缸口。这一缸,要发酵个一个月味才正宗。 年轻的卖主满街叫卖着臭豆腐;沈大妈支起油锅,微笑着用她传统的放心做法让这嘉善的美食飘出了醇香。
金华沁茗
金华沁茗:悄悄,别离。 雨停了,雨气还在。 人远了,时光还在。 听,在水向泥土缝隙更深处去时,那万年前的每一颗尘土都在尽情地呼吸,它们有生命、有感知,它们见证着大地上日新月异的时代变迁,见证着人类绵延不绝的更替和繁衍…… 守护生命,守护本原,就像守护手心的那颗稻种一样小心翼翼。 @浙江微散文
青苔痕_n2w
青苔痕_n2w#善文化微散文# 儿时,生活在水乡去县城上高中,每逢周日,便推着自行车漫步在长廊下,或微雨绵绵,或暖阳微撒。走近那家老式的木板门理发店,总有一老人带着慈祥的笑等在门口,见我走近,便开了木门,让我把车停了进去,她亲切地嘱咐我路上小心,我点头,长廊下留下了我的背影和一双注视的眼睛。
晓航
晓航#善文化微散文#写作多年,我有一个深切的感受,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部分人是喜欢我们的,也总有一部分人是不喜欢我们的,我们没有必要谄媚那些不喜欢我们的人,因为无论我们怎么做他们都觉得不好,我们要做的,就是寻找那些理解我们的人,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他们,并且一起分享忧伤与痛苦,快乐与幸福!
浙江丁国祥
浙江丁国祥#善文化微散文#深夜,妻闻客厅有物坠地,我母亲的照片坠落于地。她打电话给我:母亲想你了。照片放于书架的一幅画背后,清明拿回家去挂的,怎么落地了?想必母亲真想我了。然,生前及母亲最后的日子里,都是妻子伺候病床前,她俩情同母女,村里有口皆碑。妻在梦中思念,母亲感其至孝而显灵吧?
高Q红红红红红丶
高Q红红红红红丶#善文化微散文# 如果你去西塘,最好是在三月。如果是在三月,最好是在雨天。你可以静静走在沿河的廊棚,看河上烟雨风飞。或许在你目光流转时,你可以偶遇一片转角蹁跹的裙角;或许在你偶一抬首,你可以发现一支盛放的早杏。“嘘。”不要说话,你依旧静静静静地走,鼻息间是氤氲的空气。这,就是江南。
悠然三千
悠然三千#善文化微散文#听老人们说西塘的银杏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坐在树下看着盘曲的树木伸展自己的枝桠,酽绿的叶子排列出不规则的图形,透过枝桠的交叠望去是淡蓝的天空,浮着稀薄的云,刺眼的阳光穿过枝桠,在地上闪着动人的小圆斑,风过时,斑驳跃动。较之那阳光洒满的地方,更动人,更具人情味。
悠然紫堇
悠然紫堇#善文化微散文#盼望田间的虎耳草快点长大。农家人会采它做麦芽塌饼。晒干后揉进面团,包裹豆沙馅儿,蒸熟。再起油锅煎至两面金黄,淋些饴糖汁、芝麻。那滋味,许多年都难忘记。也唯有在农村,邻里间会将喷香的美味盛一海碗相互馈赠。当善念植根于彼此关怀,这分享的温暖就比食物本身更深入人心了。
畲族山哈
畲族山哈:准星紧紧地咬在它两眉之间。五十米开外,它低伏着,作为狗,是知道危险的,正用凄惶的眼神盯着我。我轻声问:“公的?”“公的!”小李低声说。“啪”枪响了,它头一歪,连抽搐都没有。“成了”我提枪便走。下午,小李说错了,是条母狗,怀着六条小狗。我怔在那里半天没吭声。此后,三十年没摸枪。
嘉善卫生
嘉善卫生#善文化微散文#六岁时,曲折狭窄的弄堂是她和小伙伴们嬉戏玩闹的场所,青青的石板上久久都回荡着孩童们清泠的笑声。十八岁高考结束后,她望着幽谧狭长的弄堂,转过头怅然离去。二十八岁返家时,她已离乡多年,心有千千结,但置身熟悉的弄堂中,她骤然明白,爱未变,这座城市嘉善,依然等你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