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93期:一碗会吃醉的甜酒酿

来源:搜见出品

载入中...

卖了72年的甜酒酿老爷子

图文 | 搜见出品

“哎— 甜酒酿— 卖甜酒酿咧——”这种再熟悉不过的江南调子,有人听出乡音,有人看出沧桑。93岁的朱宝南从21岁开始,拉着平板车吆喝自制的甜酒酿,一喊就是72年。在杭州余杭区余杭街道的老街上,早已成为一道风景。

每逢有慕名而来的人来询问那碗70多年的甜酒酿,人们都会指向一条弄堂——“人和巷”。朱宝南就是在这用古法制作甜酒酿。门口写着几个毛笔字“供应甜酒酿”,朱宝南老爷爷慢颤颤地制作着甜酒酿。

泡钵头、蒸糯米、放酒曲……每一步都与70年前无差,每一口的味道都是余杭的味道。看似简单的一碗甜酒酿,做起来功夫却不少。折腾个把小时,俩人先把炉灶三心燃透。然后蒸糯米,为了蒸熟蒸透,他们前后分了三次才蒸完。把糯米浸泡一夜,蒸煮后拌入酒曲,放进钵头中封闭个三五天,在合适的温度和湿度中发酵,最后就成为微醺酒糯的甜酒酿。“一斤糯米,就做四钵头甜酒酿,做多了,就不好吃了。”

甜酒酿做完以后,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糯米,中间被挖了个手指粗的小孔,不时有发酵的泡泡像精灵般冒上来,路人一招手,朱老爷子就把板车靠边停稳,等别人“呼噜呼噜”吃完,“钵头”还回来,就收五块钱。如今他的桌子上还留了20多个“钵头”,一个个用了50多年,黝黑发亮,刻画着岁月的光泽。

“日本投降的那年,我就开始做酒酿了。那时我21岁。”朱老爷子说,“这活是我舅舅教的,后来出师了,他开一家店,我也开一家店,都在老余杭街上。”

很多小时候吃过他甜酒酿的老余杭人,现在都做爷爷了,但说起这碗甜酒酿,“这是小时候的味道,没变”——不过,满城吆喝的营生,总是辛苦的,一天能卖多少,全看运气。像大风大雨的时候,朱老爷子还是会照样出摊,只是卖不了几“钵头”。

从1945年开始,一份甜酒酿从最开始的五个铜板,到现在的五元钱。他从一个22岁的青葱小伙子变成如今的耄耋老人。差不多要浸泡20斤糯米,加上甜酒曲等材料钱,成本都快接近100元了。一份5元的售价,每次才赚200元,一个月也就一千来块。93岁的老人每天起早贪黑地做甜酒酿,老街坊都说,这钱挣得太累了。已过鲐背之年却仍在坚持,不过是割舍不了那71年的执守,那持续了半世纪的甜酒香。

93岁的朱宝南不出摊了

而就在这几个月,一个90后的“毛头”小伙子,帮着这位90多岁的老爷爷,卖起了酒酿——走街串巷的吆喝声没了。这一趟,他要穿过半个老余杭城,去观音弄附近的朱老爷子家,拿做好的甜酒酿——半个月前,他在网上看到朱老爷子这么大把年纪,还要每天推个板车出摊,顿觉心疼,就帮忙“兜”下了这单生意。

朱老爷子看着小郭每天来回6公里,“小郭,你可以卖6块钱一份,也赚点差价”,但小郭不肯,“爷爷卖多少一份,我就卖多少一份,反正我有店面,拿来卖卖方便的。”这碗有着72年历史的甜酒酿,早已名声在外,现在有了固定的售卖点,生意更好了,“基本拿来就卖光,最多一天卖了60多份。”

小郭更把甜酒酿放上网上外卖,让这老旧的手艺搭上新方式,令更多的人尝到朱宝南老爷爷的手艺,让这份半世纪的甜酒酿能为更多人带去香甜。“哎,甜酒酿——”如今老街上少了这声婉转的调子,但被拿到店里售卖的这碗甜酒酿,倒是更甜了。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更多新鲜有趣的浙江故事欢迎关注搜见微信公众号:soujian1 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