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89期:为领导人绣像的杭绣大师

来源:搜见出品

载入中...

为领导人绣像的杭绣大师

图文 | 搜见出品

一场雨路过杭城,浇熄了河坊街的躁动。撑着伞的女人,踩着绣花鞋走过。扭动的腰身里藏着绣帕,婉转出旧日光景。草木深深的安荣巷,冷冷清清的二层小楼,临窗的木质绣架前,70岁的陈水琴正趴在那儿,眯着眼飞针走线。轻挑慢捻、千般袅绕。细如发丝的绣线,在陈水琴的指间纷飞,扰乱了空气的流动,却扰不乱陈水琴的心。

从14岁第一次拿起绣针,56年,半生绣缘。陈水琴早已练就了,非凡的定力。1960年,杭州工艺美术学校成立。当时学校还不收学费,14岁的陈水琴被送去学习。学校开设了各种手工课程,13岁就帮妈妈绣鞋的陈水琴,很自然地选择了刺绣。

刺绣是个功夫活。完成一幅刺绣精品,短则三五月,长则一年。心不静,学不下来。凭着对刺绣的热爱,陈水琴总是班里最勤奋的那个。从手帕到枕巾、枕套···常常一绣十几个小时。因为成绩优异,毕业后的陈水琴,被派到苏州刺绣研究所,跟随名家王祖识学习。扎实的杭绣基本功,加之对苏绣技艺的领悟融汇,杭绣的个性在陈水琴手中,渐渐崭露头角。

陈水琴最喜欢绣动物,尤其擅长绣猫。绣猫并不容易。从眼神的勾勒,到毛发的处理,都深见功夫。“猫的毛是蓬松的,绣得太死,毛就显得很假。”陈水琴就自己摸索,开创了交叉套真技法。以多种颜色的丝绒和针线细密的手法,来体现猫的细毛松软、眼神灼灼。

1972年,陈水琴研制出第一幅双面绣作品,结束了杭绣,只有单面绣的历史。1981年,陈水琴创作了,双面异色绣。绣品正面的猫双目炯炯,背面的猫却正在酣甜入睡。活灵活现、难辨真假。陈文琴也因此得了个,“猫王”的雅号。

1982年,日本静冈县,有一场千人观看的刺绣表演。手绣大师屏气凝神,将一根细丝绒一劈再劈,竟然劈出128多缕。穿过针眼的一缕丝线,几乎肉眼难见。大师就用这样的细线,在薄如蝉翼的绢面上,绣出一圈圈晶莹的水泡。围看的观众,一个个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表演一度加演数场。有个日本老人,连续几天赶来观看,还恳求大师把那枚神奇的针,送给他收藏。

表演的大师,正是陈水琴。劈线是她多年练就的,独门绝技。为了呈现毛绒的质感和立体感, 用手指劈线,可劈成2开、4开、8开、16开不等。劈开的线,千丝万缕,分不出差别。因画而异、劈线配色,绣出的绣品,深浅明暗变化自然,阴阳浑然一体。

1985年,40岁的陈水琴访问德国。访问期间,她花了整整五个月时间,为西德总统魏茨泽克绣像。这是陈水琴第一次绣人物。不同于其他图案,绣人物要求形准、传神。光鼻子的背暗面,陈水琴就返工六次。绣成的总统像,极度传神逼真。从仪表到神态,连额头的白发都根根分明。这幅轰动整个西欧的绣像,被舆论誉为“真正的东方艺术”至今被总统视为珍品收藏。

1993年,政府委托陈水琴,给敬爱的邓小平绣像。陈水琴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在小平同志的众多画相中,挑出一张他和小孙孙的合影。八十一岁的小平爷爷,与一岁的小孙孙嬉戏的瞬间,让陈水琴感受到一个伟人,最和蔼可亲的一面。整整九个月,陈水琴废寝忘食。常常一看照片好几个小时,才敢下针,生怕走错一针。在小平同志八十九岁生日之前,这幅包含新血的《81+1》,终于送到了邓小平家人的手里。邓小平也一直将它挂在自己书房。

“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刺绣艺术大师”......如今70岁的陈水琴,早已名利等身。但一坐在绣架前,依旧只是一个专注的绣女。常年的工作,让陈水琴患了严重的“职业病”,绣久了肩膀和腰都疼得不行。但她依旧不肯放下绣针,总觉得绣不够。总想着能为杭绣,再多做一些事。

她在小小的工作室,招收了几个徒弟。没有别的要求:只要能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刺绣如此美好,只要有能够安静下来,不为外物所扰的年轻人肯学,我必倾尽所有培育刺绣人才。”她还希望能有个,杭绣历史陈列馆。可以把好的作品都展示出来,让大家都能看到。

“我一辈子,就是趴在刺绣架子上。”陈水琴说。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