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79期:追风筝的人

来源:搜见出品

载入中...

追风筝的人

图文 | 丽丹

风筝,杭州人称“纸鸢”“鸢儿”,汉代曾用它来测量地面的距离,大都于春风和煦的二、三月放飞风筝。风筝的技艺全在做工,从扎细竹骨架,到糊以纸绢,涂以彩绘,调准提线,系以长线,各道工序十分讲究。杭州南宋时,弼教坊一带有不少纸鸢作坊,当时的男女老少热衷于放风筝,制作工艺相当发展,放风筝在杭州成为盛行的娱乐游戏。

历代咏风筝诗颇多,北宋寇准写下“碧落秋方静,腾空力尚微。清风如可托,终共白云飞。”明代徐渭写出儿童放风筝的快乐和对蓝天的向往:“柳条搓线絮搓棉,搓够千寻放纸鸢。消得春风多少力,带将儿辈上青天。”

郑板桥的诗说“纸花如雪满天飞,娇女秋千打四围,五色罗裙风摆动,好将蝴蝶斗春归”。诗言志,将风筝放飞上蓝天,就是寄上了自己的理想,放飞了自己的心情。

说起风筝,最大的乐趣莫过于自己做,很多人也都做过,可是,模样好模仿,要能飞上天却没那么简单了。杭州有个“风筝王”叫程迪申,是余杭瓶窑人,今年74岁。因为从小喜欢放风筝,上世纪80年代,他开始琢磨怎么做风筝。“风筝不仅包含了工艺美术的技巧,也充分利用了材料力学和空气动力学的原理。”程迪申说,高标准的风筝“2级微风就能放,6级大风也能抗”。

传统中国风筝讲究“四艺”——扎、糊、绘、放。程迪申介绍,风筝的技艺全在做工,从扎细竹骨架,到糊纸绢、涂彩绘、调整提线等,各道工序都十分讲究。他广泛吸取全国风筝的特点,有不懂的地方,就向专家请教。

走进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退休后的程迪申被邀请到这里教授风筝工艺。各式各样的风筝图案都是他研究出来的,还有巴掌大小的蝙蝠,在室内就能放飞,最显眼的除了墙上挂着的风筝外,就是一大把金银铜牌,这些都是他参加风筝大赛得来的。

普通的风筝比赛,要求放飞的高度在30米到300米之间,程迪申最高放飞过1800米,30多年下来,他几乎每天一有空就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经常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睡觉。算下来,他做过的风筝大大小小少说也有几千只。可惜的是,留下来的却没多少,要么送人了,要么就是破了。

他最擅长做龙风筝,其次是虎,2009年建国60周年,他做了一条200米长的巨龙,足足需要20多人才放上天。“龙风筝气势最大,放起来最壮观。”多年来,他制作的龙风筝在各级风筝比赛中屡屡获奖,便有了杭州“风筝王”的称号。

想想他做的那些立体的龙啊虎啊,全是超大个的,都能一次飞起来,可见功力深厚。七八十米的龙风筝飞在如洗的碧空,一改往日人们对风筝精巧秀气的印象,气势威武地,托起了一个风筝爱好者的飞翔梦想。

“风筝放不久的,没几年,竹架子就坏了,保存不了,要不你看风筝的历史那么悠久,却没有留下来的。”大师的心里有着一些失落。目前,程迪申基本每天在工艺美术馆做风筝,他经常受邀到学校教孩子们做风筝,节假日被排满,他乐此不疲,“至少现代的孩子还知道有这样一门手艺。”

最近,杭州女子监狱风筝节活动,邀请他给一面风筝墙,希望满墙的蝴蝶风筝,体现破茧重生感觉,老人说,之前在这监狱里教过做风筝,做的过程中根本不觉得她们像犯人,做得很认真也很好,他也希望自己这次的设计的破茧风筝,能给她们带来羽化新生的希望。

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有句名言:世界上最宽阔的是大海,比大海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心灵。

痴迷风筝30多年来,程迪申大跨步地走在从放飞心情到放飞心灵之路上。

这路,很长。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