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69期:老顽童的相机痴梦

来源:新浪浙江

载入中...

老顽童的相机痴梦

图文:卓丽丹

杭州有个照相机博物馆,馆主却是位74岁的老人,相机的鉴定,参观,一律免费。他公益办馆23年,他的名字叫——高继生。

年岁渐长的老人放着好好的清福不享,每天和年轻人一样挤公交,一周5天班,7点种就早早开馆了,到了下午3点回家,平时节俭却花钱办博物馆,让人有些不解。老人看到我们造访,奉上矿泉水,清水清谈,答案慢慢浮出水面。

光影寻藏56载

“父亲曾是国民党的高级记者,收藏有20台相机,我从小就接触相机,对相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偏爱。”高继生说,1960年,他18岁就参加了工作,在德胜桥小学当代课老师,第一个月发下工资30元5角,他立马去买了一台德国蔡司相机,只余下5角钱。结果就是,他和母亲吃了2个月的稀饭,常常饿肚子。

杭州光学仪器厂在解放初曾筹建了照相机机试制小组,小组长胡秋江打造了3只西湖牌相机的样机。一只向省里报喜、一只向市里报喜、只剩一只自家留着作纪念。高继生百般打听到胡师傅地址,登门求机都被拒绝。后来的4年里,他一直锲而不舍的拜访胡秋江家,帮忙了不少事,胡先生终于动摇了,讨得这只编号0001的珍贵样机。高继生花了800元,当时他一个月工资才40块钱。

高继生坐在房间最角落的位置,一手攥着烟斗,点上火,然后很用力地吸上一口。“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代课教师的职业也戛然而止,之后换过30多份工作,从码头装线工、钣金工,到喷雾器修理工、木质修理工等,后来进到杭钢任炉前工。但这些技能也为我日后辨识和修理照相机打下了基础。”

所有的钱高继生都拿去买相机了,日子过得比较拮据,唯一欣慰的是,娶了个好妻子。“如果是别人,可能早和我离婚了。”高继生笑笑说,1966年,他进入杭钢,认识了妻子。她个子170厘米,书香门第,相貌周正。未婚妻拿出80元储蓄,让他去上海买几件好衣服。结果高继生到上海,还是忍不住用80元买了3台相机。婚礼当天,妻子哭了,丈人丈母娘因为此事生气也没有出席,他们穿着杭钢工作服就结了婚。

1986年,高继生离开杭钢,开始全职折腾相机,在南京,苏州、临平、杭州等地办出10家照相馆和器材店。1989年,他用赚的钱20300元,北上天津买一台英国相机,妻子一针一线将钱缝在他身上。“那个时候的面值是10块,我就前面贴一万,背后贴一万,坐上火车都不敢睡觉,那个时候的连厕所都站满了人。”

天津照相馆负责人说,那架老相机是用等量重的黄金换来的,要3万元才卖。高继生和那人磨了3天还是不答应。“你的价格没有多少人买得起,与其库存积灰尘,不如给了我识贷的买去,让它也有个好归宿,我就2万,你要还是不愿意我就只能下次再来。”成交的这宝贝,是19世纪上叶,英国伦敦生产的Ross,红木雕刻镜头座,全铜镜头重量有3斤,镜筒上英文字全部手工刻写,整只镜头是全镀金的。运回杭州,妻子说:“这么个破木头东西要两万元啊?可以买到一间街面房了,两个万元户逃外的嘞!”

事实证明,高继生的眼光没有错,一位英国摄影家看到他那台Ross相机说,高先生啊,有了这台老相机,在英国你就已经是富翁了……高继生后来查阅了欧洲老相机交易资料才知道,一架年代和历史价值远远低于自家的Ross湿板相机,2006年拍卖的价格相当于600多万元人民币。古董相机不仅仅是具有巨大的收藏价值,也算是相机发展历史上可考究的文物。

他给这1400多个孩子办了个博物馆

为了把更多的老相机留在国内,1993年,高继生创立了杭州高氏照相机收藏馆。馆内展示的古董相机种类众多,如德国莱卡及仿莱卡相机系列、德国罗莱及仿罗莱相机系列、国产相机系列等,涵盖了100多年来各个时期世界各国相机品种,总数超过1400台。

电视台报纸都来拍新闻,北京、天津、上海、台湾……人们从全国各地云集而至,赶来祝贺, 这算得上是中国笫一家照相机博物馆,也是杭州最早的民办博物馆。高继生说,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喜欢老相机,真正苦中有甜,也成为他继续下去的动力。

我们一行来到高氏照相机博物馆时,正值杭州最热的时候,藏馆内只有一台电扇咿咿呀呀地转,馆内没装空调。“我这里算是商业用电,一个月下来,很贵。”高继生说。虽然此处接待过来自国内外的相机发烧友、收藏家、官员、时尚界演艺界人士以及各高校相关专业的学者,但仍然难掩场地的局促与简陋。

这间民办博物馆供相机收藏和爱好者免费参观,并是中国唯一一个长年有人坚守的相机鉴定点。从绍兴路拆迁过渡房到拱北永和坊,博物馆至今历经9次搬迁,如今靠着高老儿子每年给的10万元补助支撑着运营下去。

高继生宁愿过着清贫而艰难的日子,在永和坊独自支撑这间民办照相机收藏馆。若没有客人,他连一盏灯都舍不得开。平时中午,他每天拿出带出来的冷饭,就着开水热热就吃了,结果吃出了病,儿子看不下去了,让他在附近的公交食堂办张卡吃午饭。因为场地不够,老伴则在住的米市巷小区的家里开另一个相机博物馆,夫妻俩个同时经营。

每逢电闪雷鸣的暴雨天,老人有时要瞒着老伴连夜赶来看看自己的宝贝相机,不然睡不着。如果某天他真的倒下了,儿子就把所有的相机打包好放好,不再对外开放。

他说,这1400多台相机就像是他的孩子,一个也舍不得卖,自己收藏相机快60年,他不介意为相机继续痴狂下去……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