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125期:她做的折扇Dior都跑来合作

来源:匠心之城

载入中...

扇子王国掌门人

编辑:丽丹

轻扇掩红妆,良人复灼灼。孙亚青的折扇情扇是扑流萤的小扇,亦是定情的桃花扇,既有秋风悲画扇,又见晴雯嘻撕扇。她爱折扇,也爱折扇的故事。这份热爱,让她做了四十年的扇子。

那场G20峰会文艺汇演,巨大的折扇在舞台上一折一折地缓缓张开,绚丽的色彩随着音乐点点晕开,亭亭荷花,葱葱翠竹......观众席爆出一阵阵喝彩,拿着小折扇的孙亚青,终于欣慰地笑了。14岁开始接触制扇,18岁进厂做工。折扇是她40多年来的全部。“这辈子就只做扇子。”

折扇最早源于宋朝。杭州作为当时的南宋首府,生活气息浓厚,发展出了“雅扇”、杭州丝绸、西湖龙井,并称为“杭产三绝”。那时候,孙亚青上学放学,路上都会路过扇厂,里面各式各样的扇子,总让小亚青两眼发光。折扇手感温润,开合自如,从扇骨到图案,都透着一股谦谦君子之风。

亚青的姑姑,在杭扇老字号“王星记”做外加工,她就黏着姑姑,一起学、一起做。一心想学这门手艺的孙亚青,甚至在毕业分配的时候,放弃了去银行和铁路的大好机会,一头扎进了“王星记”。“王星记”的折扇,从原材料开始,每一个环节,都追求品质的精益求精。

扇骨大多采自莫干山一带6到8年的竹子,之后在专门的库房,阴干一至两年。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扇骨的手感和色泽。 光是扇骨的制作,就要26道工序,一把折扇,更是要经过86道磨练。孙亚青的拿手绝活是拉花。檀香扇上生动精美的镂空图案,是用钢丝在扇骨上拉出不同形状大小的小孔而成。拉弓用毛竹制做,钢丝不能用现成的,必须是三毫米。且要手工从不同角度,敲击五次方可使用。

这不仅是技术活,还是体力活。对于又瘦又小的孙亚青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挑战。一次,师傅为了锻炼她的臂力,让她用不快的钢丝,在厚扇骨上操作。两天下来手臂都动不了,晚上,亚青第一次哭了。不过一想到师傅说“臂力不够以后做不好扇子”,孙亚青就咬着牙继续做。“每天会自己付出更多的时间,比如说早一点上班,迟一点下班,平时少说几句话,抓紧时间做。”

最辛苦的时候,她在寒冬腊月里磨刀,磨到手破了都不知道,洗手时才发现盆里都是血。十多年下来,她的右臂比左臂整整粗了一圈,却练就了檀香扇制作中最难的技艺,也成就了价值上万的代表作。孙亚青会亲自检查每一把扇子,把扇子钳在手上,好的扇骨,会稳稳立住不掉。一万多把折扇,拿起、打开、合上,检查到后面手都麻了。“不论是三十元,还是上万元的,每一把扇子都是有生命的。”

黑纸扇,是“王星记”的另一绝。炎炎夏季一到,杭州的男女老少,人人都想拥有一把素有“一把扇子半把伞”美誉的黑纸扇。扇骨采自桂林棕竹,一把扇子每片扇骨花纹要一样,于是要在4200片棕竹片中选出同一颜色花纹的才行。扇纸必须是桑皮纸,用桃花盛开时的雨水制作。扇面上,涂刷以诸暨高山柿漆,提起二尺高,漆丝下垂而不断,雨打不透,油炸不破。从削料到上色,每一步都无比讲究。完成之后还要经过晒、泡、煮、晾,不折不裂,才是合格的黑纸扇。和这些扇子一样,“王星记”也是经历磨难、突破重围,而后大放光彩。

1994年,“王星记”遭遇一场大火。原本就在市场经济中走下坡路,这下更是受到重创。利润连年下跌,负债越积越多,到了2000年,这家老字号已经摇摇欲坠。正是这一年,孙亚青成为“王星记”掌门人。她发誓要把自己热爱的传统工艺传承下去,赋予折扇新的文化生命,“让它活起来”。

不怕雨淋,不怕日晒,不怕褪色。过了这“三关”,还远远不够。“一把扇子能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材料可以是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技艺可以是烫的、雕的、绣的、烙的、刻的、画的、镂空的。”她带领团队从人们的需求中发掘折扇更多的设计元素:生肖扇、星座扇、婚庆扇···变幻多样的主题,不变的是工艺之心。连迪奥等奢侈品,都跑来与她合作,实现了传统工艺和时尚的结合。

数年磨一扇,“王星记”就这样坚守初心,不断创新,在时代的潮起潮落中,傲然挺立,芬芳依旧。一辈子做一行,用心成就极致。

(搜见与土冒网联合出品,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