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124期:说清末版RAP的“老开心”

来源:搜见出品

载入中...

杭城街头淡去的风景

图文:丽丹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腔调,比如京韵大鼓、苏州评弹、河北梆子,杭州的腔调是啥?就是卖梨膏糖的小热昏!

杭州在清末民国初期,有一个专说朝报的老先生叫杜宝林,在街头用说唱的形式讲述每天的新闻,吸引了一大批老百姓。杭州在清末民国初期,有一个专说朝报的老先生叫杜宝林,在街头用说唱的形式讲述每天的新闻,吸引了一大批老百姓。

“‘小热昏’名字听似无厘头,其实是杜老先生为避免当局政府找麻烦,就以‘小热昏’作为自己的艺名,意思是因发高烧热昏了头而胡言乱语。”第六代传人周志华说,而这满嘴荒唐话正是说出了人们心中所想却不敢说的话。

1940年,日机轰炸宁波,从宁波开往镇海的镇升轮刚离码头,日机用机枪扫射,群众恐慌挤向船侧一边,造成船倾沉没,溺死数十人。宁波城里闻讯,一片哭声。小热昏艺人激于义愤,利用"哭七七"调,编写唱词,描述家人痛悼死难者的悲伤心情,在街头演唱控诉日寇暴行,在场听众都泣不成声。小热昏用充满市井味道的语言揭露了社会的阴暗面,在那个时代给人聊以安慰的鼓舞。

1961年,周志华当时17岁,还在杭州师范学校就读,毅然放弃学业,卖起了梨膏糖。许多人都不理解,好端端的书不读,为啥偏偏要去唱小热昏卖梨膏糖?周志华有自己的追求。他的学艺之路十分艰难,上世纪60年代初,周志华进了杭州曲艺团,随后跟着他的师傅陈锦林一起走南闯北跑码头,从江西到福建,一路卖艺谋生,“文革”时还差点被造反派关押起来。

1965年,跟着师傅学了4年小热昏的周志华,第一次到杭州艮山门独自撂地。他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向附近人家借来一张条凳,作为表演的舞台。接着开始“吊棚”:“大妈,你出门的辰光门窗有没有关好?煤炉有没有封好?火烛小心,门窗关好,千万不好闯祸的,如果是为了听小热昏闯的祸,我是赔不起的……”

“吊棚”能长能短,等到听众来得差不多了,转入“卖口”有《火烧豆腐店》《小皮匠招亲》等,当然还要不失时机地插进当天新闻。周志华使出浑身解数,说噱逗唱,引来阵阵笑声。接下去才是“杀啃”——卖梨膏糖。卖了糖,最后还要说一段书送客,感谢顾客,周志华说的是《珍珠塔》。周志华第一次撂地得了个开门红,卖掉半箱梨膏糖,换了8元钱,这相当于当时做学徒工的一个月工钱,这对初涉江湖的周志华来说已经非常满足了。

后来“文革”开始了,小热昏和其他民间传统艺术都被封存起来,活跃在杭城街头的小热昏艺人也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直到1979年,35岁的周志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杭州曲艺团,也就是后来的杭州滑稽艺术剧院,凭自己的实力很快成了曲艺团的当家小生。重返舞台的周志华如鱼得水,先后创作、表演了《便宜货》《婚礼变奏曲》《毛病在哪里》等多个小热昏作品。其中,《没有拆迁的拆迁户》获得了全国曲艺最高奖——牡丹奖。

从杭州滑稽艺术剧院退休后的周志华,并没有待在家里享清福,除了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杭州小热昏的代表性传承人,他近年还在杭州电视台主持《阿六头说新闻》和《开心茶馆》,用周氏幽默为观众送上开心,很多人都是看着他的节目长大的。

“老开心”早已年过七旬,却一直活跃在文艺舞台和电视荧屏上。在运河边设立老开心茶馆,义务开办小热昏培训班,每周日免费授课,为小热昏的传承发挥着光与热。“当年十六七岁的时候,那是热爱;现在我都七十多岁了,那就是有一种使命。我必须要把杭州的地方曲艺传承下去。”

劳动的号子,小贩的叫卖,商户的吆喝,小热昏里蕴含着老杭州人的市井生活。自然能唤醒一代人的童年记忆,博人一笑。不管小热昏现在的价值怎么样,把它保存下来,也是保存完整的历史。

(搜见与土冒网联合出品,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