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107期:浙江最会做豆浆的人

来源:搜见出品

载入中...

浙江最会做豆浆的人

图文|搜见

在日本有一个煮饭老人,他开了家餐馆,从种稻、淘米到蒸煮,50多年来坚持煮好一碗米饭。他深信“米饭既是美味的起点,也是一顿饭完美与否的句点”,因此他的餐厅坚持主打米饭,再加上传统的扬物、醋物、炖菜等配菜,这店一开就开了半个多世纪。这位86岁的老人被誉为“煮饭仙人”,在日本备受尊敬,是神一样的存在。

在中国,也有一位豆浆匠人干大林,他开了一家豆浆店,30多年来,把一碗平凡的豆浆磨成了一份非物质文化遗产,还走上了央视。

小米加步枪,油条配豆浆。这是中国最朴素完美的搭子。现在各类奶茶店星罗棋布,可无论怎样,总会有那么一两家豆浆店,绝处逢生,屹立不倒,比如,余姚的朗霞豆浆。

朗霞豆浆作为中国豆浆百年老字号,早已声名远扬,其中惟有师从于豆浆世家徐国香师傅的"干大林豆浆"最为正统,其咸豆浆犹如一碗鸡蛋羹,喝起来口感十足,加上豆浆里满满的牛肉粒,鲜香四溢令人拍案叫绝。徐国香师傅17岁子承父业,足足做了50多年的豆浆,先后教过20多个徒弟。干大林就是其中一位,也是学得最好的一位,他的店就开在朗霞街道上,一个不太起眼的店面。干大林半百有余,模样敦厚老实,一碗豆浆学了18年,做了30年,深谙烧制豆浆的诀窍,无非四个字:润、滑、嫩、厚。

干大林半百有余,模样敦厚老实,一碗豆浆学了18年,做了30年,深谙烧制豆浆的诀窍,无非四个字:润、滑、嫩、厚。

他每天凌晨4点起床,磨扎前一天就泡着的黄豆。黄豆在他手上,是个精贵的东西,每天要浸泡12-24小时不等,还需根据气温变化,不断做出调整,偷懒不计时这类事情,从来不会发生。不管是用石磨还是电磨,他都要将黄豆磨上两三遍,须经过反复过滤后,才会开始生火烧浆。生火又是一道麻烦的工序,因为他用的是柴烧。首先是选柴,选柴是一门技术活,要选没有浓烟,碳性十足的白柴,这样煮出来的豆浆,会自然而然散发出阵阵柴香,牵人脾胃。其次是烧豆浆用的缸灶,里面的膛锅得是木质,现在难以买到,需要找木匠特别定制。再是熬制豆浆,这个过程需要人寸步不离,因为火候会影响豆浆的口感,火猛了会焦,火小了会涩,干大林必须在炉边坐上一个小时,好的豆浆才能烧成。揭盖的那瞬间,满屋都被豆浆的清香包裹,恰似进入了一个雾蒙蒙的谷物之乡,让人心向往之。

差不多6点,干大林才和老婆一起,笑眯眯地开门迎客。一勺飞流直下,奶白色的液体侵进白瓷碗里,片刻成型凝固,让客人从“喝豆浆”,变成“吃豆浆”。

他的店并不只做早上的生意,每天都有不少从外地慕名而来的人,通常到下午五点,客人才慢慢开车踏上返程,而他的豆浆,也已经卖了上千碗。耗费几百块的油钱,只为一碗2元的豆浆,这种行为在很多人看来,难以理解,不过偏偏就有人做了,而且还不在少数。

一碗用了心的豆浆,金钱无法衡量,千金难买心头好,干大林的豆浆原液,就是“吃货”们的心头好。“时间不到,手上的功夫到不了,豆浆自然就不会好,可是很多的精明人,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他选用的原料,必须是生长期长、颗粒饱满、含浆高的黄豆。水,最理想的是用天上落下的雨。再是掌握好烧豆浆的火候,而且要用木柴烧。最后是调制好豆浆的配料,做一份豪华版豆浆。

如此繁琐的工序,只卖两块钱一碗,如此傲娇的品牌,只卖呆萌的价格,便宜的是价格,重的是心血和情谊。干大林的豆浆,一斤只做20碗,“多做一碗,都会失了它的原味。”哪怕利润薄点儿,也不会让客人败兴而归。

每一道工序,都有它自身的意义,少了一步都不行,做豆浆如此,做人也如此。他对徒弟的要求十分严格,不少人受不了他“死板”的想法,两三天就坚持不住,干大林也不强求。他要将手艺,完完整整地传授下去,而不是随便找个人,学个一知半解。正在犯愁的时候,“贴心小棉袄”帮他解了忧,他的女婿本就是因为豆浆,与女儿结缘,夫妻两决定将父亲的手艺传承下去,并且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日子越来越好,生意越做越大,干大林豆浆不仅成为市“十佳特色小吃”,而且还入选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这样的荣耀,非一朝一夕之功,是18年的艰苦卓绝,是30年的兢兢业业,是岁月的浸染。

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就看你自己,对它用不用心。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更多新鲜有趣的浙江故事欢迎关注搜见微信公众号:soujian1 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