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106期:守护百年印泥的城市匠人

来源:搜见出品

载入中...

守护百年印泥的城市匠人

图文|丽丹

相信很多人都去过断桥,沿着白堤就会看到西泠印社,经常有人在这儿闹出乌龙,不少人叫它“西冷印社”,甚至有外地游客在孤山抬头一看,说中饭有找落了,有家杜即冷面......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它的来历。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前,浙派篆刻家丁辅之、王福庵、叶为铭,聚集孤山,研究篆刻、印谱、书画,共同研制出篆刻治印必须的印泥。1904年,他们建社于孤山南麓西泠桥畔,“以印集、社以地名”,取名“西泠印社”。同样,印泥随之命名为西泠印泥。

好印泥有助于充分还原印面的刀法与章法,为最大程度地呈现篆刻之美,三位创始人不计成本地从湖北、福建等地采集上乘的艾草,从云南、湖南、俄罗斯等地挖掘最好的朱砂矿,成就了当时“一两黄金一两泥”的说法。

它是海内外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响最广国际性的研究印学、书画的民间艺术团体,有“天下第一名社”之誉。

西泠印泥从祖师爷王福庵传到韩登安先生、韩君佐夫妇再到茅大容先生,已日臻完美,达至顶峰。而曹勤算是比较幸运,18岁进入西泠印社,跟茅大容先生学习金石篆刻、书法,随后得到老师关于印泥的口耳传授,成为他唯一的亲传弟子。

曹勤成为第一批进社的学生,那时在西泠印社的人学啥都有,金石篆刻、书法山水,包括字画鉴定、裱制,唯独学印泥的不多,这手艺总让年轻人觉得又脏又苦,出大力的活计,不是“阳春白雪”。一茬一茬,一批一批,半年一年,学得一技半长后,都走了。如今,坚持到现在的只有曹勤了,他至今记着茅大容先生在起初就对他说,“你一定要有深入的兴趣,自己的计划,如果没有就不要做。”

曹勤从外表看很显年轻,但已做印泥近40年。直到现在曹勤掌舵下的西泠印泥,依然遵循古法技艺。外行人看来极平常的印泥,在西泠印社的传统制作上,却有上千道的工序。精心挑选艾绒是曹勤做印泥的第一步。制作印泥前,艾草需要经过阳光的反复晾晒。再经过搓皮、打绒等基本传承手工工序。

制调制印泥,最重要的是各原料的比例。蓖麻油与朱砂的比例,一份朱砂四份油,不能多不能少。真正上乘好泥需要用时间来换,任何侥幸的“人工伏油”都比不上。西泠印泥一般选用3-6年的“伏油”,甚至10年陈以上的蓖麻油。原材料中的朱砂矿分水飞砂、镜面砂、辰砂等好几个档次。好的豆瓣砂成六方晶体,价格不菲,都是上万元一斤。越是好的原料,碾磨时越不会起灰,因此对于品质好的印泥,一两印泥需要拿一两黄金来换。

传统印泥的颜色,但根据运用的地方,可以调成五颜六色,蓝色、黑色、黄色、紫色。调配的颜色以矿物原料为好,矿物原料配出来的印泥颜色艳丽,切能保存数百年而不褪色。

最后配好材料倒入石臼中,加入艾绒,经过上千次的捶打。靠眼力判断“油不浮,朱砂不沉”,打好的优质印泥如年糕,韧性十足,轻轻拉起,可拉长至一米多长!印泥有自己的规矩,它至今沿用了传统药材的计量方式,用古老的十六进制。印泥按两售卖,一两等于31.25克。将印泥装入缸内后,整理完毕,要在印泥上覆上一张金箔,以视对印泥的尊重。上乘的印泥都采用24k纯金金箔,彰显印泥价值与身份,亦是手艺人对传统工艺的致敬。

因此,尽管西泠印泥贵如黄金,但作为印泥中珍品,夏不渗油,冬不凝固,即使再小的印文,铃在纸上,也是清晰传神,看上去似有立体堆积感,触之则有细微起伏线感,能历经千百次触摸而不掉色。一些书画、篆刻、印谱的流传,博物馆的收藏,都离不开印泥,成为历史传承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西泠印泥被中外书画家喜爱,并将之奉为印林至宝。

这几年间,曹勤对西泠印泥做了些改良,让单品种多至30多种,比如纯手工篆刻书画专业朱砂朱磦、仿古丹顶朱砂、朱磦印泥、金碧印泥、光明印泥,以及彩色印泥等等。为了传承印泥制作,曹勤经常去浙大、美院等高校开课,普及篆刻文化和印泥知识,到北京、日本等各地进行讲座交流,1998年,西泠印泥在日本编入世界著名传统手工艺产品。

西泠印泥虽然冷门,但在全国是顶尖的,因为坚持纯手工制作,所以每年西泠印社的高品质印泥的产量都不多,“取精不重量”质量的保证是曹勤制作印泥的传承者们永远摆在第一位的。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更多新鲜有趣的浙江故事欢迎关注搜见微信公众号:soujian1 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