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103期:一生只为一颗珍珠的工匠精神

来源:搜见出品

载入中...

沈志荣:一颗珍珠的工匠精神

图文|丽丹

一个下河捞蚌的少年,被一道河蚌初启时的亮光深深吸引,殊不知若干年后,自己用匠人的心血坚持打造了一个传奇的珍珠王国,他就是沈志荣。

人们喜欢叫他珍珠大王,现年70岁了,还跟别人开玩笑说自己是70后,从1967年开始研究珍珠已49年。也有人说他是一根筋,他自己的理解是:“因为每个行业都必须要这样做,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话,你有多少精力,一生当中有多少个小时可以让你这么浪费。”

1964年,19岁的沈志荣跟随父亲来到浙江省水产养殖公司下属的养鱼场工作。一天,他在池塘里打捞起几只河蚌,蚌肉旁的几颗小小的珍珠映入了他的眼帘。珍珠,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可是宝贝,一公斤可以卖到上万块钱。“既然河蚌能长珍珠,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养珍珠呢?”

1967年,嘉兴地区开河蚌育珠的一个会议,他们的养鱼场里面一个老工人去参加会议,带回来三张纸,一张图谱,两张文字基本介绍,又带了两把医用的镊子和一把医用剪刀。他对沈志荣说:“小年轻,你们拿去吧,你们去看看,任务交给你们了,你们去做。”

重担落在了沈志荣身上,他开始放手一搏。不断经历失败后,沈志荣培育出了第一批人工养殖淡水珍珠。虽然今天看来,当时的珍珠养殖丝毫没有技术可言,品质也过不了关,但“河蚌育出了珍珠”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还是给当地带来了不小的震动。

从1970年开始,他培育的淡水珍珠开始批量采收,珍珠年产量可达60公斤,在当时的中国也算首屈一指了。在他的带领下,全水产村的村民齐上阵,共同养殖珍珠,人均收入翻了好几倍。

从一开始采杀出来直到一条项链成品,基本上都是要一百零八道工序。所以这一百零八道工序,对一般的人来说,学习两年三年是不够的,一般要五六年。很多老员工一呆都是十几年,从进来到现在,走过了最青春的岁月,她们也是没出去过,一直坚持在这个行业。

1975年,沈志荣完成了三角帆蚌人工繁殖研究课题,但新的问题出现了,由于高密度集养产生了病菌,河蚌朝夕间都死了。捞蚌工不断捞起死掉的河蚌,那段时间,沈志荣连做梦都惦记着怎样给河蚌治病。1979年,沈志荣作为中国淡水珍珠考察小组成员,对日本进行了为期46天的淡水珍珠养殖及深加工考察。这46天,被他称为“穿越时光隧道、人生最受震撼的46天”。

日本在珍珠行业当中,每一个珍珠都有养殖的、有加工的、有做买卖的一连串产业链,做得相当好。回国后不久,沈志荣攻克了当时全国蔓延的三角帆蚌瘟病问题。更重要的是,他开始思考珍珠事业的未来方向。

在攻克了珍珠淡水养殖和培育的多项技术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珍珠的产量和品质都有了保证,沈志荣又将触角伸向珍珠的深加工领域,为他后来的事业开启了另一扇大门。“因为他们加工以后价值很高,我们卖给他原料珠,他加工以后翻8倍翻10倍,太厉害了。”1992年,他创立中外合资企业——浙江欧诗漫日化有限公司,至此,欧诗漫正式孕育而生。

但是跟珍珠无关的行业,他都全部砍掉。“欧诗漫的专长是珍珠,把一颗珍珠做精做强然后做大,这是我们的目的。如果离开了珍珠,什么事情都办不成。”

欧诗漫未来计划打造占地300多亩的欧诗漫珍珠生物产业园,已悄然起航。新园区投产后,将新增32条珍珠系列护肤品自动生产流水线、9条珍珠保健品生产流水线,新增年销售额23.6亿元。

珍珠华贵,却又胜其他华贵之物几分气质;珍珠简约,却又比其他平凡俗物多了几分优雅。沈志荣开玩笑地说自己这辈子就是珍珠命。殊不知,潜移默化中,他已经将自己的匠心完全倾注在珍珠的身上了。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更多新鲜有趣的浙江故事欢迎关注搜见微信公众号:soujian1 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