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三十二期:山村里的独身男人

来源:新浪浙江

载入中...

山村里的独身男人

图文丨项新平 编辑丨周金燕

独身男人,人生至今未娶妻,没有生儿育女,过着独居生活,年纪比较大,以后可能也不再娶妻的男人,意味着他们将形单影只地度过这一生。

我们村,座落在浙江中部的一个山区,交通不便,信息不灵,山多地少,是生产发展环境不佳的一个村。全村人口400多,却有至少12个独身男人。细细算来,除去女性,除去儿童,独身男人占全村男性比例已是相当大。

未娶,原因有很多,他们中多数由于年轻时家里比较穷,没有女孩愿意嫁。而有的因为生理有缺陷,没有女孩喜欢嫁这样的男人;有的因为智力比普通人略低,表现木讷些,不讨女孩中意;有的因为父母早亡缺少人关心;有的因为太腼腆害羞,天生不会追女孩;有的因为父母为人口碑不是很好等其它因素,最终没有找到心仪的姑娘结婚……

都说独身的男人,少了家庭的羁绊,也就少了一份拖累。不过,独身逃出了家庭烦恼的包围,却又走进了孤独的怪圈。这也是独身男人面临的第一问题。白天去田间劳作,到工厂打工,赚钱养家防老,回到家,还不得不做起一般农村妇女做的事,洗衣做饭,照顾老人。可以说,独身男人既要做男人又要做女人,样样都得自己担着。

家里冷冷清清,傍晚饭点一到,多数独身男人会端着饭到外面,坐在石头堆上,或是站在门口吃。一次烧好,可以吃两餐。休息时,跑到邻居家,凑个热闹,心满意足。

俗话说,人食五谷杂粮,难免有七情六欲。性压抑,自然也成为独身男人面临的一大困扰。

年轻力壮时,独身男人生活自然可以自理,表面上看很是自在,只是等待年老,他们渐渐失去自理能力,身边无子女亲人。倘若生病,便步入绝境,无法洗衣做饭,甚至无法正常吃喝拉撒,身边少个人照顾养老,心里的抑郁孤寂有谁知。

阿良(化名),61岁,15岁没娘,30岁死了父亲,终身大事遂无人管问,年老后多病,无依无靠,靠做点农活与小工养活自己,生活艰难,几十年前的土灶头还一直在用。

阿德(化名),58岁,早年丧父,家境贫困,与同是独身的弟弟像“夫妻”一样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多年,去年弟弟因病无钱医治死亡,此后他常常一个人傻傻地站着,更不爱说话做事。

阿康(化名),68岁,大年30下午用一块塑料布来遮挡破了的隔墙,以免雨水漏进屋。破旧的房子,一遇上刮风下雨,晚上总是会睡不着觉。早年家境贫困,没有姑娘愿跟他。

阿长(化名),45岁,智力、语言能力与正常人有一定差距,因此一直未找到对象,现在在气筒厂打杂工赚点钱,有兄弟姐妹,却也照顾不上。

阿强(化名),55岁。年轻时失去父母,缺少亲人对其个人问题的关心,错过了娶妻生子的时机,现在他会晚上给别人烧锅炉,能赚些生活费,存些养老钱。

阿火(化名),64岁,还是孩子的时候,便发现耳聋眼不好,成人后未能娶到老婆,至今孤身一人。政府每月会给他发一定的低保金,再加上承包全村垃圾打扫工作,每天可以再另得27元钱,以此维持生计。

阿岩(化名),64岁,年幼时跟着改嫁的母亲来到金华。为人忠厚老实,但因贫穷,至今未娶,后来得过两场重病,积蓄都花得差不多了。

阿徽(化名),68岁,年轻时当过兵,年老多病,既要养活自己,还需照顾94岁的老娘,不过,有个亲人在,多一份陪伴与关心,至少心里还是温暖的。

村里那些独身男人,他们何尝不想有一个完整的家,年老时孙儿绕膝,颐养天年。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项新平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