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毒驾”比酒驾更危险 专家呼吁将其入刑
杭州男子高速毒驾引发连环追尾 造2死1伤
5月26日晚9时30分许,30来岁的杭州人余某驾驶别克林荫大道轿车,途经S2沪杭高速往杭州方向12公里处,追尾碰撞长安面包车和尼桑逍客,导致面包车侧翻,事故造成面包车上两名女乘客死亡,一名女乘客受伤。

5月26日晚上9时30分许,30来岁的杭州人余某驾驶别克林荫大道轿车,途经S2沪杭高速往杭州方向12公里处(过临平出口1公里),追尾碰撞王 师傅驾驶的长安面包车和王先生驾驶的尼桑逍客,导致面包车侧翻,事故造成面包车上两名女乘客死亡,一名女乘客受伤。

警方对余某的尿样进行检测鉴定,由迪安医学检验中心、杭州市公安局彭埠派出所出具检测报告证实,事故发生前,余某曾经吸食过冰毒。5月27日余某被刑拘。

事发以后,余某被交警带回询问时,他的神情异常谈定,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当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一般造成死亡事故以后,肇事司机都会显得十分紧张或恐惧,他却相反。”宋警官说。

随后,杭州高速交警便对余某进行调查,发现他在2001年到2007年之间因吸毒海洛因被公安机关查处过。“当时我们便猜测,这次事故很可能是司机开车前有吸毒行为,很快,我们就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宋警官说。随后余某的尿检显示为阳性。接着,余某交代,事发前一晚上即5月25日,曾吸食过冰毒。[详细]

[细节回放:母亲一个劲的说“开慢点、开慢点”]

当时,余某驾驶着别克车从上海往杭州赶,车上还坐着其母亲。随着油门的不断加大,余某的车速飙到了140多码。母亲一个劲地劝说,“开慢点、开慢点”。可余某似乎听不进去。

到了沪杭高速公路往杭州方向11公里处的样子,行驶在第一车道的余某发现前面有辆奥迪车挡住了他的去路。余某死命地按着喇叭,准备超越,可奥迪车并没有让他的意思。

到了两车相距只有五六米的时候,余某方向盘往左一打,想从第二车道超越,但意外也在此时发生了。

余某方向盘打出后,发现一辆长安面包车在他的车前方,距离非常近,刹车已经来不及了。余某的别克车右侧“嘭”地一声撞上了面包车后部,但别克车并没有马上停住,又继续往前冲了上去,再撞上了前方的一辆逍客越野车之后才停了下来。

最终,面包车侧翻在了第三车道和硬路肩之间。面包车上四位从临平游玩后回杭州市区的女乘客中,有两位不幸身亡。余某的别克车也车损严重,他的母亲则因撞击而骨折,而逍客越野车比较幸运,没有大碍。[详细]

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李慧律师表示,根据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也就是说,存在飙车或醉驾两种情形可适用危险驾驶罪。对于毒驾行为的交通肇事,《最高院交通肇事司法解释》规定“酒后、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辆的,致一人重伤负事故全部责任或主要责任的,以交通肇事罪处理。” 由此可见,目前毒驾交通肇事与饮酒后驾驶交通肇事所承担的责任相同。根据本案的相关情况,嫌疑人可能被判处3到7年有期徒刑。

李律师也坦言,由于毒驾的社会危害性不亚于醉驾。今年4月22日,江苏常合高速公路“4·22”特大交通事故系旅游客车驾驶人严重疲劳驾驶、操作失当所致。驾驶人王某20日晚曾吸食毒品,22日晨发车前休息不足4小时,事故发生后其尿样检测结果呈阳性。

目前,危险驾驶罪未将毒驾纳入,无疑是一种遗憾。李律师表示,将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驾驶机动车的行为纳入危险驾驶罪范畴,势在必行,“相信在未来的司法实践中,会有相应的调整与完善。”[详细]

微博热议
回顾
 
点击更多>>
第172期
转发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