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 老汉不习惯宁波生活吞下老鼠药
  • 昨天,微博上一则消息让网友震惊:一位“老年漂”因为不习惯宁波的城市生活,竟然吞下老鼠药。这让大家不禁对“老年漂”一族多了一份关注。
      这位爆料的博主叫宗建平,是第一医院急诊科医生,他在微博上称:一位山东来的老先生,咯血入院,入院检查病情危重,凝血功能极差,到处出血,结果在儿女不在时再三问,是吃了老鼠药,原因他在山东一人生活,儿女一定要叫他来宁波享福,他不愿意,想死……[详细]
  • 张老汉:他们讲话就像听天书
  • 张先生是山东人,来宁波已经有近20个年头了,但说起宁波话,张先生为难地直摇头,他说:“不行不行,听得懂一些,但是不会说,来了宁波这么多年没学会……”
      当他坐在院子里的时候,边上也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在聊天,唠家常,但他却插不进嘴——“他们讲话我也听不懂,就跟听天书一样。”张先生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明显更多的是无奈。[详细]
  • 汪先生和老伴:感觉自己像外星人
  • 2007年,汪先生和老伴从湖南搬来宁波和女儿同住,汪先生和老伴今年都六十多岁了,“来宁波有五个年头了,从生活到感情依托上,我们都还没有适应过来呢。”
      汪先生说,来宁波的第一年,他觉得自己都有些抑郁了,“语言不通,我都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想和邻居说两句话,都困难啊。我俩就像听‘外星人’说话一样。”[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生活挺好,就是想家

三年前,女儿来青岛工作后不久,苏女士就从医院退休了,来投奔女儿。“同刚来时相比,现在好多了,以前我说话这边人一点儿都听不懂,青岛的饮食我也不习惯。不过,我性格开朗,很快就和邻居们混熟了,周末一块儿打打牌,到广场上唱唱歌、跳跳舞,慢慢融入了这里的生活。”
但是,哪里都不如家乡好,等外孙女再大一点,她还是回家乡,那里姊妹邻居多,老伴也需要她照顾。[查看详细]

孤独指数:

和当地人交往很矜持

老姜告诉记者,儿子来青岛20多年了,现做装饰材料生意。五年前,他把家里的两亩地转包出去后,便和老伴来到青岛。“年轻时没机会进城,老了沾了儿子光,住上了楼房,每天带孙子除在家看电视外,就到附近溜达溜达,很幸福。”
不过,老姜话锋一转,讲起来他的难处:“就是想家,想极了就看家乡的电视台。在青岛我基本上没认识什么新朋友,我是农村的粗人,不大好意思和当地人说话交朋友。”[查看详细]

孤独指数:

忙起来,就能暂时忘记想家

丁梅刚来到潍坊时,女儿还在坐月子不能出门,有时女婿工作忙顾不上,就只能由丁梅出门买菜做给女儿吃。那一个多月,女儿还不能出门,丁梅经常一个人穿梭在车水马龙中,手里提着个小小的菜篮,别提心里多落寞了。但是想想为了女儿,再委屈也值。
“想家的时候,我就让自己忙起来。”丁梅说,等女儿休班在家不需要自己照看小外孙时,她就揉面蒸馒头、包子,找找在老家时候的感觉,“忙起来就能忘记想家了”。[查看详细]

孤独指数:

希望尽快融入这个城市

去年冬天,段玉芬从安徽老家搬到儿子温暖和宽敞的屋子里,每天除了在家做点饭,其他时间都在等待中度过。有时候儿子晚上有应酬,她就自己凑合着吃点。段玉芬说,儿子工作忙,很难有时间带她出去转转,她不熟悉环境,也很少自己出去玩。
更让她头疼的是到潍坊后的医保、社保问题。因为我国的医保政策是区域性的,所以在这里看病一般都得自费。儿子虽然收入不低,但房贷、车贷的压力也不小。她到儿子身边的本意帮他料理生活,也不想成为儿子的累赘。大多时候,身体不舒服她都扛着,一般的头疼脑热扛几天就过去了[查看详细]

孤独指数:

想找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找不到

刘志国和老伴已经在潍坊住了8年了,眼下7岁的小孙子已经开始上学,不再每天“爷爷、奶奶”地缠着他们,两人生活一下没了重心。“以前照顾孙子的时候,我俩身体好得很,每天忙忙碌碌,根本没有时间生病。现在可好,三天两头身体不舒服”。
眼里满含落寞,刘志国说他和老伴虽然在潍坊八年了,但是没有交下什么朋友,亲戚又都在日照,“想找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找不到”。[查看详细]

危险指数:

数据标题文字3
数据标题文字1
子女应多与父母交流

子女应多与父母交流

  老人的子女多半忙于工作,下班回家后也因为疲惫而与父母交流不多。孙卫国就此建议,子女应多与父母交流,多关心父母的心理状态,“应该帮助老人尽快融入社区。把自己的父母介绍给周围年龄相仿的老邻居,通过一起买菜、聊天、串门,逐渐形成新的朋友圈子。
培养老人的兴趣爱好

培养老人的兴趣爱好

  帮助“漂”在异乡的老人培养兴趣爱好,也是排遣寂寞、寄托精神的好方式,“现在不少社区都开办起了老年书画班、舞蹈班、摄影班等等,老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几样来试一试,在空闲时做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在这个过程中可能还能找到投缘的新朋友。”
社会系统的完善

社会系统的完善

  比如公交卡、公园卡、城市养老设施等,不管老人有没有本地户籍,都应该保障其最基本的权益。再比如其生活中遇到的语言、饮食、医疗等问题,都能通过便捷的方式得到解决,让他们跟随子女到城里来真正是‘享福’,而非受‘软禁’。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