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克扣用药成公开秘密?

【导读】近日,浙江金华警方联合北京、天津、山东等地警方,打掉了多个制售假药的犯罪团伙。在涉案人员中,一些护士截留患者不要或用不完的药品,低价卖给不法药贩;医院的保洁人员把药品包装卖给药贩,从中牟利。在警方查处的犯罪团伙中,甚至有一家3口齐上阵制贩假药,通过物流代收货款,将药品批发销往浙江、山东、陕西等10余个省市。

金华护士截留患者药品卖给药贩

据警方介绍,以刘博为首的团伙,长期盘踞在北京丰台长辛店、房山卢沟桥一带,通过网络以市场价3至4折的低价回收各类药品及包装箱,归类装箱后,在网上发布供药信息,以6至7折的价格对外销售。

1988年出生的舒洁是浙江永康一家重点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她在该医院做护士已经有5年的时间。

舒洁说,由于是重症监护病房,经常有病人病逝,用不完的药患者家属也不会要。另外,由于药的剂量大,有时候一位患者只需要半瓶或1/3瓶,但医生都是开一瓶的量。护士在用药时,会给两个患者用一瓶,就会省下一瓶。患者家属不要的药,以及省下的药,以前都是由护士长拿到药房退掉,至于退药的钱,她并不知道去了何处。

舒洁打起这些药的主意。她截留下药品,除了卖给刘博团伙,还卖给了另外的人。舒洁说,刘博团伙的人告诉她,他们是北京的医药公司专门回收,并不知道收回去干什么。“我卖的是真药,没觉得违法,只是违反职业道德。”舒洁说。

警方称,舒洁私自截留患者的“苏普深”“苏肽生”“洛赛克”等药品,卖给刘博等人,从中赚取数万元。[详细]

神秘报表揭开护士如何克扣病人药品牟利

记者收到报料人提供的一份“神秘”统计报表,这份涉及江阴市人民医院几十个病区,金额高达70多万元的报表,为我们揭开了“白衣天使”不寻常举动背后隐藏的秘密——利用各种方式“克扣”病人药品,以求退药牟利。而据报料人粗略统计,几年来这种退药现象可能给医院带来了数千万的“收益”.

记者手头掌握的这份“神秘”统计报表,分为《江阴市人民医院病区退药情况表》和《江阴市人民医院病区退药情况表(东区)》两个部分.

退药情况表上显示有“科室”、“金额”两栏,32个科室合计金额560285.28元。金额数最大的十四区达到了70037.60元,金额数最少的5ICU则为0元。《江阴市人民医院病区退药情况表(东区)》则列明有:产房病区、一区……新生儿室等共计12个栏目,合计金额170704.02元。金额最高的新生儿室有61766.85元,最少的产房病区为271.75元。[详细]

关于抵制假药的各方提醒

医生提醒 使用假药会延误治疗

金华警方此次查获的假药中,包括治疗糖尿病的专用药:胰岛素注射液。金华市中心医院主任医师楼雪勇表示,如果使用了假药,会延误患者的治疗,容易出现慢性并发症,还有可能会导致心梗和脑梗。

消协呼吁 高价药包装最好销毁

对于药盒的流向问题,中消协此前曾发布警示,呼吁及时销毁高价格药药盒,抵制药盒高价回收,避免假药借“壳”上市。

警方提示 180家药店可网上售药

网上销售非处方药,需要办理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目前,全国只有180家连锁经营的药店可以在网上销售药品。[详细]

揭秘:“退药”有四招

“化整为零”:一瓶胰岛素,本来是一个病人使用的,病人各自使用各自花钱购买的胰岛素。现在几个病人合用一瓶胰岛素,剩下来的胰岛素则成了“退药”。

“吃空额”:病人在住院期间,特别是一些病情不那么危重的病人,有时候会因为有事而暂时请假离开1~2天。按照常理病人不在医院期间,应该是无需用药的,但药照样开出。

“打时间差”:因为电脑统计原因,当天专科病人以及出院或者死亡病人统计的药品有时会重复或多算,但只要病人没提出,这些药品同样成了“退药”。

“加减法”:医生的处方上列明了用药的品种、剂量。比如某药当天需要用5瓶,结果只在病人身上使用了2瓶,剩下来的3瓶同样成了“退药”。[详细]

关于我们

  • 新浪浙江新闻中心出品

  • 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