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今年11月8日是中国第14个记者节。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络作为继纸媒、广播、电视之后的新媒体,打破了传统媒体的时空界限,成为新的宣传渠道,在新的舆论格局中占据着越来越多的位置,网络媒体的作用已经被社会各界广泛认同。新浪浙江借此机会邀请几位不同年代的传统媒体人来与我们一起谈谈传统媒体人在新媒体的冲击下如何转型?

  记者节:

2000年,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国记协《关于确定“记者节”具体日期的请示》,同意将中国记协的成立日11月8日定为记者节。记者节像护士节、教师节一样,是我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按照国务院的规定,记者节是一个不放假的工作节日。

  为什么要为记者设立专门的节日?

“为什么要为记者设立专门的节日?为一个职业为一种人设立一个节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样一个职业、这样一群人在社会上处于弱势地位,或者是因为这群人对社会的贡献与回报不成正比,才要专门设立一天,来表达社会对他们的歉意。”——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

舒中胜:新媒体时代的出现让我们倍感压力

新浪浙江:原来的传统媒体和现在的新媒体有什么区别?

舒中胜:最大的区别就是原来我们做电视的人都是每天固定时间,固定跟观众约会的,比如我的节目每天晚上是十点半,那现在新媒体是随时随地都可以传播的,任何一个人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一个新闻写成微博,放到网站上,包括视频也是一样的,随时随地的传播变成了可能,而且不需要原来电视台直播是一个很浩大的工程,现在随时随地都可以直播,就像现在我们在采访,其实你一转身就可以发到视频上去,马上就可以看,不需要等到晚上剪辑以后再播出。对我们电视人来说,最大的变换就是随时随地的传播成为可能。

新浪浙江:面对新媒体的强势来袭,传统媒体面对着怎样的危机?

舒中胜:做报纸和杂志可能更强烈些,做电视的人好像还可以苟延残喘一会,但是最大的冲击就是怎么符合年轻人的获取信息的方式和习惯。我们这一行面临最大的挑战,怎样找到为年轻人所接受的传播方式,既包括新媒体的上花功夫,也包括电视内容上、在表现方式更吸引年轻观众。

新浪浙江:新媒体的出现你们有没有感到压力?

舒中胜:压力是有的,压力就是时代变化太快太快了,技术发展太快太快了。以前的装修,电视放在客厅最中间,现在很多人家中的电视机可开可不开了。如果所有人家里客厅不摆放电视了,那我还干什么,所以我们必须利用新技术,生产符合年轻人收听收看习惯的内容。[详细]

@舒中胜

1996年进入电视台,做过记者、制片人,现任浙江经视新闻部主任、《新闻深呼吸》评论员。从事媒体17年。

王路易:新媒体是种渠道 记者的工作变成了求证的过程

新浪浙江:对于现在越来越多人从网络获取信息,你怎么看传统媒体的生存?

王路易:两者不是敌对的,只不过是一个新鲜事物和传统事物,一般传统媒体多指电视与电台。新媒体多指网络,新媒体有独立的指向性,彼此之间的生存不存在一种竞争关系,更多是多元化相辅相成的一个概念。

新浪浙江:你觉得传统媒体应该怎样从新媒体中获得优势,做一个更好的转变呢?

王路易:什么媒体什么样人看,比如说电视是个主动性媒体,网络是被动型媒体,你只有主动打开电视才会去打开电视,电视机不会自己打开,可是新媒体有很强大的推送的功能,例如手机推动,其实你的被动的。

新浪浙江:你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正在接受怎样的转型?

王路易:把新媒体理解为一种渠道,微博也是一种渠道,很多第三方软件都是,只要能起到聚集、传递信息都理解为一种渠道,只要是渠道就能够获取信息,有这样子的方针和逻辑来算的话,都是记者手中的一种工具,因为作为我们作为传媒人的话其实就是传递信息。

新浪浙江:对于新媒体的出现对你们的工作是一个怎样的帮助?

王路易:新媒体的出现对工作是有帮助,也是有影响的,帮助就是变得快,变的方便,不仅仅是对我们的工作,其实是对所以人的工作都是带来方便的,也是有影响的,影响有好有坏,坏是就是要去甄别,我们看到一个微博,肯定会去找领导审核,如果是真是可以去拍,因为我们也不能确定他的真实性,例如前几天微博上爆料传孙杨涉嫌无证驾驶,大家都会打上一个问号,这事情是真是假?对于我们的工作来讲就是一个求证的过程,如果说我们求证的明确了话,这个过程会相对比较有价值,当然也会浪费很多时间。[详细]

王路易

2001年进入西湖之声电台实习开始媒体生涯,现为浙江教育科技频道小强热线首席记者,从事媒体12年。

袁龙海:我们传统媒体人在新媒体环境下是存在焦虑的

新浪浙江:对于现在越来越多人从网络获取信息,你怎么看传统媒体的生存?作为传统媒体人,你有过焦虑吗?

袁龙海:不得不承认很多评论文章的观点在唱衰败,这是一个新媒体时代,双方都还处在一个产业链,不存在谁取代谁。按照目前的整个运营体制来说,一部分人在制造内容,一部分人在传播内容;双方还没有到兵戎相见的地步,新媒体在内容的采集上,更加放开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影响,目前还不至于在唱衰的地步。焦虑是肯定存在的,你会觉得这个产业链逐渐在被侵蚀,包括像新浪等门户网站都有工作人员在制造内容,也经常看到有以新浪财经、新浪体育为题头会去发一些文章,科技和财经都在做的。很多传统媒体写作能力很强的人正在投向新媒体,因为人员的流失,毕竟传统媒体的产业链还是广阔的。

新浪浙江:你觉得传统媒体应该怎样从新媒体中获得优势,做一个更好的转变呢?

袁龙海:我们可能和更年轻采编的不一样,我们经历传统媒体很占优势的一段时间,新媒体的优势就是渠道的优势,网上在争议的是内容为王还是渠道为王,新浪的新媒体占据了渠道的优势,传统媒体拓展渠道缺乏思路和人才,很羡慕新媒体又很难学。

新浪浙江:你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正在接受怎样的转型?

袁龙海:我们都在经历新媒体的时代,冲击肯定是必然,我们也在寻找自己的路子,传统媒体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它都是以内容为核心的,像西方的报纸都是以内容为转型的。在走这个路过程中还是挺迷茫,我们可能在渠道上还是有一定的劣势。我以前也从事过传统媒体,现在在报社做新媒体。现在更多的考虑是向新媒体学习。[详细]

袁龙海

钱江晚报的编辑,从事媒体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