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惨案的一次次回播叩问着人们的心,难道冷漠的残忍真的已经笼罩我们?一边是路人漠然而去,一边是好心人被诬陷,当今社会的公共道德良知再次被严厉拷问。如何避免类似道德悲剧重演?如何保证好心人行善“零风险”?

聚焦:男子目睹儿童溺亡怕讹钱未相救 涉嫌故意杀人被拘

带俩孩子上山摘杨梅 不料孩子半路遇险了

1990年出生的张某,骨子里还是贪玩的劲儿。他今年年初到台州玉环打工,做的都是些零工,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换了好几份工作。“哥哥在干嘛呢?”“哥哥你一会要去哪里玩?我们能跟你一起吗?”张某回头看到这么多可爱的孩子,顿时有了做老大的感觉。他决定,带着孩子们上山摘点杨梅吃。[详细]

看着两个孩子落水 他绕小路跑了

张某满脑子都是老家发生的一件事情:当时村里有一个老太太摔了一跤,好心人去牵了一把,结果被家属赖上了,赔了不少钱。“万一我去救,她的家人也怪到我头上,要我赔钱咋办?”想到这里,张某决定不管了。赶紧绕到另一条小路逃跑了,把其余几个小孩都扔在了山脚下。[详细]

见死不救 以“间接故意杀人”被刑拘

根据其他小朋友提供的线索,民警找到了张某。他承认当时有所顾虑没有出手相救,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问:“一个是滑下去的,一个是自己跳下去的,跟我没什么关系吧?”近日,玉环县公安局宣布对张某进行刑拘,罪名是“故意杀人罪”。[详细]

  

延伸:众目睽睽下,一个生命的消逝

6月20日,陕西渭河宝鸡峡水库开闸泄洪,因事先不知,一位钓鱼男子被困距岸边约30米的水中草地两个半小时,他曾想游回岸边,被消防人员劝阻;消防人员也曾试图抛绳索、下水等,无奈都未成功。众人在岸边,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生命慢慢被洪水淹没、卷走、消逝。[详细]

思考:生命为何在众目睽睽下消逝?

当一个人被困在水中长达两个半小时,岸上的消防官兵竟然无计可施,说起来都有些不可思议。经过2个小时救援,为什么没能挽救他的生命?对于消防救援能力的质疑引起热议。面对质疑,宝鸡市防汛办将险情归因于“群众个体防范意识差”。但细看当时的情况,当日被困人员,除了下河垂钓之人外,还有7人是在河道内施工的工人,而导致这些工人遇险的责任,显然不能是 “个人防范意识差、不顾劝阻进入河道”就能推卸掉的。其间,定然涉及防汛工作不到位的因素。

从钓鱼者先前被困,到之后被忽然来的一股洪水冲走的事实出发,也可以看出在已知有人被水困的危险,上游开闸泄洪部门并未停止泄洪。也就是泄洪者的不负责任,导致了下游人员被冲走和当时消防救援的客观无奈。[详细]

镜头:各国立法避免见死不救

美国:遇人受伤不打“911”算疏忽罪

美国有两个法律是要求和鼓励人们助人为乐的,分别是《救援责任法》和《善行法案》。《救援责任法》规定了特殊关系人之间的责任,比如消防人员、急救人员有责任救助危境中的公众,配偶之间互相救援,父母子女之间的救援,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州将此法律延伸到普通百姓,任何人需要对求助的陌生人予以协助。《善行法案》保护的是施救人员,如果施救人员在帮助他人时造成意外伤害,可以免除法律诉讼。

加拿大:为保护施救者立法

加拿大也有类似“好撒玛利亚人法”,但主要是属于省司法权,例如安大略省2001年颁布的《见义勇为法》规定:“自愿且不求奖励报酬的个人,不必为施救过程中因疏忽或不作为所造成的伤害承担责任。”制定该法是为打消施救者担心的因施救不当而惹上官司的顾虑,以防止他们事后成为被告。[详细]

结语:人性本善,但趋利避害亦是人类天性,若无起码的避险条款,恐怕什么样的道德都无法阻止悲剧发生,与其在悲剧发生后追究见死不救者的责任,不如保护乐于助人者安心伸出援手扭转局面,道德自然而然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