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2003年杭州发生一起强奸致死案,嫌疑人张高平、张辉叔侄分别被判死缓和15年徒刑。坐牢10年后,二人又被认定无罪。媒体称,牢头狱霸袁连芳在他案中逼诱他人抄“自首书”,随后又充当证人。而该案正是从外地调来的袁连芳逼迫张辉认罪,而案件的“真凶”已被枪决。[详细 ]

回放:10年前叔侄俩因“强奸致死”罪锒铛入狱

2003年5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接到报案,当日上午10时许,在西湖区留下镇留泗路东穆坞村路段水沟内发现一具女尸,下半身赤裸。当时,公安机关侦查,曾捎带这名女子至杭州的安徽歙县送货员张高平以及侄儿张辉被认为有作案嫌疑,同年5月23日两人被抓。

该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04年2月,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张辉、张高平犯强奸罪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曾有媒体报道,杭州检方在起诉书中称,2003年5月19日凌晨1时许,张辉将卡车开至杭州汽车西站后,见无人来接王冬,遂起歹念,与张高平合谋在驾驶室内对王冬实施强奸,张高平帮助按住了王冬的腿,最终王冬因张辉用手掐住其脖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004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2004年10月1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分别改判张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高平有期徒刑十五年。[详细]

  

进展:DNA鉴定推翻原审结论 叔侄俩被改判无罪

张高平和张辉叔侄入监服刑后,以自己绝无强奸杀人而不断申诉,引起了杭州市公安、司法机关高度重视,为此组成了专案组进行专门复查,终于发现了从此案被害人身上原来提取的排除“两张”DNA的物证与因他案已经被定罪执行死刑的某罪犯DNA部分比对同一。

“如果张辉是强奸者,他就是王冬死前接触的最后一名男性。”张辉的二审代理律师阮方民称,既然公安机关能够从王冬的指甲中检出更早时间另一名男子留下的DNA,为何不能从中检出在最近时间里张辉留在她指甲内的DNA?

2013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张辉、张高平强奸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详细]

回应:浙江高院称将依法对二人进行国家赔偿

浙江省高院新闻发言人唐学兵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对于依照审判监督程序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受害人有权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他说,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赔偿义务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决定。

 “3月26日,我们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后,即已告知他们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张辉、张高平申请国家赔偿后,浙江高院将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尽快做好国家赔偿等善后工作,尽可能让张辉、张高平能够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唐学兵表示。[详细]

延伸:真凶或系浙大女生被害案死刑犯

那么,十年前的这场强奸杀人案,真凶究竟是谁?

根据杭州市公安局2003年6月23日作出的《法医学DNA检验报告》,所提取的被害人王某8个指甲末端检出混合DNA谱带,可由死者王某和一名男性的DNA谱带混合形成,但排除张辉、张高平与王某混合形成。

而该男性,目前有证据指向勾海峰。

勾海峰,吉林省汪清县人,2002年12月4日始在杭州市从事出租汽车司机工作,2005年1月8日晚7时30分许,勾海峰利用其驾驶出租汽车的便利,采用扼颈等手段将乘坐其出租汽车的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学生吴某某杀死,并窃取吴随身携带的财物。

2005年4月22日,勾海峰因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被终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经核准已于同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详细]

当事人亲述:误判后孕妻离婚孩子没了

冤狱十年,第一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十年来,身不自由,思考却没有停止。

这一天,他们等待了10年。而今,百感交集,却只化成一句话:“终于清白了。”

张高平: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我相信这一天会来的。如果没有枪毙掉我,我就去找勾海峰的家属,我知道DNA可以通过家属鉴定。虽然我能出来很高兴,但是我还是有顾虑的,我都49岁了,我不知道回去做什么事情,怎么生活,我身体也不行了,一天到晚耳鸣,眼睛老花,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张高平:我被判刑以后,妻子跟我离婚了。那时她24岁,还怀了4个月身孕。高院判决书下达以后,她就来监狱(跟我签字)离婚了,孩子也没了。[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