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杭州市政府正式发布《关于规范杭州市区经济适用房上市交易和回购管理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该政策明确,签订购房合同(含预售合同)满5年的经适房可上市交易,但需按评估价与当时经适房购买价差价的55%向政府缴纳土地收益等价款……

最新:杭州回应经适房上市政策质疑:经适房性质已变化

8月12日,杭州市政府正式出台《关于规范杭州市区经济适用住房上市交易和回购管理的实施意见(试行)》(下称意见)。该《意见》规定,杭州市经适 房采取分类处置办法,2004年9月1日前签订购房合同(含预售合同)之日起满5年,按照届时公布的评估价与当时经济适用住房购买价之间差价的55%向政 府补交土地收益等价款,可通过买卖、赠与等方式处置该住房。

8月30日,杭州市政府组织房管、物价等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部分市民对经适房上市交易政策的质疑。[详情]

事件:杭州经适房可上市交易 增值部分55%归政府

8月15日,杭州市政府正式发布《关于规范杭州市区经济适用房上市交易和回购管理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该政策明确,签订购房合同(含预售合同)满5年的经适房可上市交易,不过经适房住户要按照评估价与当时经适房购买价差价的55%向政府交纳土地收益等价款。

《实施意见》明确,由于经济适用房性质的政策经历多过次调整,所以采用分类处置办法,以“老房老办法,新房新办法”为原则,制定经济适用房的交易办法。

《实施意见》规定,2004年9月1日前签署经济适用房购房合同的,按《杭州市区经济适用住房上市交易计缴土地出让金等相关费用办法》缴纳相应费用;之后的,将按评估价与购买价差额的55%向政府缴纳土地收益等价款。[详情]

并不是只有杭州的经济适用房可以上市交易

据了解,经济适用房上市交易,杭州并不是第一个,目前,包括金华、合肥、南京、济南、长沙、武汉等地,均放开了经适房上市交易。而北京住建部今年年初则称,拟禁止经济适用房直接上市进行交易,逐步建立经济适用房封闭运行机制。

从放开的条件来看,满五年是一个普遍的规定,但各地对缴纳的土地收益率不尽相同。目前,济南方案要求按照差价的70%向市政府缴纳收益价款,而南京规定溢价部分50%要上交政府,武汉则是按照房屋市场价格与房屋原购置价格价差70%的标准补交土地出让金。

经济适用房可以上市交易 几家欢乐几家愁

杭州经济适用房上市交易细则中,对于2004年9月1日前后购买的经济适用房上市交易补交的费用有所区别。其中,2004年9月1日之后的要补交增值部分的55%给政府,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交易细则见诸于各大媒体后,2004年9月1日前买入经济适用房的业主沸腾了。这意味着9月12日以后,他们被锁住10多年的经济适用房终于可以上市交易了。这几天,东新园业主论坛非常热闹,“一纸文件,我们小区的姐妹脱贫了”,“我们终于是有资产的人了”,“我们的房子可以抵押了”……论坛里的业主非常欢乐。

而购买时间在2004年9月1日后的经济适用房的房主就没有那么兴奋,“市场反应没有这么快”。[详情]

争议:杭州经适房可上市交易遭质疑

    经适房上市交易有违保障属性

任何资源,只有当其能够自由流动时,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益。在这方面,经适房当然也不例外。不难设想,假如经适房一旦分配之后,便不能流转,其实相当于经适房资源被一次性独占了,即便房主的经济条件有所改善,甚至搬到了条件更好的商品房小区,却仍然不得不占着经适房这个坑,本该有机会释放并重新分配的经适房资源,也将因此而被限制甚至固化。

既然允许上市交易,其实相当于承认了经适房可以被用于套利。即便是增值部分的55%归政府,但剩下的45%却仍然将系数进入个人腰包。而经适房的本意则是用于住房保障之需,从这个意义上说,经适房与商品房之间的价差,其实都来自公共补贴。即便撇开经适房上市交易本身的争议不论,增值部分的归属,也理应以此来作为分配依据。否则的话,一旦经适房允许上市交易,意味着公共利益可以向个人转移的话,经适房套利有了公开的出口,本就颇受诟病的经适房分配,恐怕更要因为套利方式的公开化,而被各方垂涎。这恐怕不应该是经适房上市交易的政策初衷。

事实上,交易型保障房,本身恰与保障初衷相悖。正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保障房真要最大限度的发挥其保障功效,当然不应当把保障房一次性销售,而更应让保障对象充分流动起来,保障最应当保障的群体。一旦发现承租人已经不符合保障资格,保障房便可通过转租的方式实现流转,以最优化保障房资源的配置。而无论是香港的公租房,还是新加坡的组屋,之所以能够在高房价地区承担起保障职能,正在于其“只租不售”的管理方式,确保了保障房的有效覆盖与高效流转。

经济适用房的入市能对目前高企的房价起到平抑作用吗?


  从增加市场供给的角度来看,这当然是个美好的愿望。但经适房不用于交易,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空置,从这个意义上说,经适房上市交易,其实并不增加住房的总供给。相反,当经适房被用于交易,必然意味着原本用于保障的住房变身为了商品房,保障性住房的减少,会否将更多的购房需求驱赶到市场上,倒是更令人担忧。
  保障房的关键恰在于保障属性,这就决定了保障房不适合上市交易,“跨界”为商品房。无论是从规避通过经适房牟利,还是便于退出调整,“只租不售”,并完善退出机制,经适房才算是名至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