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两天前,浙江江山市市委办主任跳河自杀,原因是“长期工作压力导致抑郁”。记不清这已经是近两年来的第几个官员自杀事件,当然也更记不清这是自杀官员里的第几个抑郁症。总之,中国官员自杀率高,自杀的官员里患抑郁症的比例高,而且高得离谱,让人甚至不得不有那么一丁点儿怀疑。

江山市委办主任跳江自杀 患有重度抑郁症

前天下午,江山多位读者爆料:有人跳江了!就在江山闹市区的彩虹桥上,桥下便是横贯江山市区的钱塘江支流须江。目击者张先生称,前天中午11点左右,一男子以直立的姿势跳入江里。跳下去后,他双手还扑腾了几下,但很快就消失在水面。

昨天上午10时,江山市委宣传部向媒体通报这起跳江事件的相关情况。6月11日上午11时8分,江山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市民报警称,见到一男子从城中大桥跳入须江。经过20多小时的搜救打捞,尸体于昨天上午9时许被打捞上岸。

经核实,死者周遐清,51岁,家住江山市区,系江山市委办主任。据死者家属相告,周患有严重抑郁症。自今年4月病发严重,5月初前往杭州等地医院诊疗后,转入当地医院住院治疗,6月初在家疗养。11日上午10点多,他从家中出走后,去菜市场买东西,家属见其未回,就出去寻找,不料他已经跳江身亡。 [详细]

官员为什么会选择自杀?抑郁症又有何诱因?

调查显示,官员抑郁症发生高峰多在职务升迁和身居高位时期,譬如有些官员与“一把手”关系搞不好,压力很大;有人自身能力不足,疲于应付,遇到事业低潮期,就开始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自我贬低,并自我抛弃。不少专家在分析官员自杀现象时,都提到了官员的压力问题。在社会转型期,原有的领导模式、思维方式均需更新,自己又面临巨大的晋升压力,而日臻完善的问责机制,也让官员的心理压力大增。

为保住利益群体,保住家小,在官员看来,除了自杀,别无出路。这一点,既有明规则也有潜规则的双向保障。在官场中,有着这样不成文的规矩。一个官员自杀了,无论他事实上是否“有事”,通常也没有人再愿往下查。这既是为了表示对亡者的尊重,也是为了摆脱“刻薄”的恶名,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潜规则”。

不仅是“潜规则”,就是正式的规则,也主张对官员自杀不再追究刑事责任。按照《刑事诉讼法》第15条的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具体来说,如果官员自杀时尚没有立案,就不立案;如果案件在侦查阶段,就撤销案件;如果案件在审查起诉阶段,就不起诉,而如果案件在审判阶段,要么是裁定终止审理,要么是判决宣告无罪。因此,有些官员相互之间形成了牢固的利益联盟,大官保小官,小官保老板,盘根错节。当这个利益链中某个官员出了问题,眼看即将“全军覆没”,有人就会牺牲“小我”,丢卒保车。

除了贪腐上的压力外,官员心灵空虚也是主要诱因。许多官员只身躯壳在国内,而一家老小早就安排到国外,成为名副其实的“裸官”,目前这个群体有逐渐壮大的趋势。[详细]

 

官员自杀不能“被抑郁”

但是所谓“有抑郁症状”,还是让人觉得十分蹊跷:自杀了,就被发现“生前身患疾病,有抑郁症状”了,为什么在其安然在世时,有关方面没有关心、爱护一下官员?一个有心理疾患的人,承担繁重的公仆之责,有关部门是否有必要知会一下当家做主的主人?领导出事了,真相出来了,未免让人觉得太过突然。

有人自杀,不管他是不是官员,是否抑郁应该有医学专家来判定,频频出现政府、单位、家人和自己的越俎代庖,岂非咄咄怪事?回顾官员自杀事件,最高危的是办公室主任、秘书长和副职,按理说他们的工作压力远不如正职,为何最后总是他们不堪重负,果断抑郁,选择了轻生的不归路呢?而且作为政府官员,无疑都执掌着一定的权力,权力和权力之间又都会有着各种微妙的、不足为外人道的关系。一旦有人自杀,其实最应该是监督部门、公检法部门介入的好时机,是清是浊,一查便知。怎能如此仓促下结论,把罪魁祸首归咎于“抑郁”呢?这不仅是对生者的不负责任,也是对死者的不负责任。

将事故责任都往临时工身上转移,其实是领导不负责的极端表现。临时工是单位正式聘请来的,主管领导和单位就要负责培训,严格监督和把关,不可能让“临时工”独挡一面吧!临时工的待遇低,还要让他们承担全部责任,这是什么制度规定的,还有天道王法吗?让人社部公开临时工信息,群众大力支持大学生的建议。盼望能有迅速的回应。因为,公共安全太重要了。 [详细]

别让抑郁的官员留任了

这些官员自杀确实与抑郁有关,也难以祛除公众的不安与震惊。原来,我们是在被一些有病的官员所管理。

不容回避的是,这些官员自杀之前都在任,换言之,他们有病了并没有休假,也没有病退。因抑郁而自杀,足以说明这些官员在自杀前已经到了多么痛苦的地步,痛苦得无法忍受,崩溃了。自杀前仍在任上,与其说这是敬业,不如说这是残忍。一方面,这是自我伤害,另一方面也缺乏对公众的尊重。原因很简单,罹患了严重疾病,还坐在关键位置上——不少自杀官员还是一把手,位置很关键,万一有了各类差池,岂不可怕?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抑郁症已成为世界第4大疾患,预计到2020年,可能成为仅次于冠心病的第二大疾病。

官员也是人,患上抑郁症并不奇怪。问题是,患病之后,其家人是否知情,组织又是否知情?如果组织知情了,该不该让其继续待在关键位置上? 对官员的选拔和任命,除了符合必需的程序,是不是也应该引入新的门槛,即患有严重疾病就不应该担任要职?或者不应该继续留在关键位置上?否则,这既害了患病的官员,也会埋下隐患——一是该官员可能无法胜任职位要求,二是因疾病问题,往往会损害公共利益。不知道还有多少官员患有抑郁症?为了减少悲剧发生,为官员健康计,更为公共事务计,不妨迅速对官员进行一次全面和真实的大排查,让患病官员及时救治,免得因继续留任官员而贻误病情。[详细]

  结束语:近来,官员自杀的新闻屡屡见诸媒体,是什么导致他们情愿放弃生命而走上绝路?除了个人抑郁之外,是否还有其他隐情,需要一直追查下去并向公众说个明白!不能让官员自杀成为永久的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