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十三期:父亲的水稻田

来源:新浪浙江

载入中...

父亲的水稻田

图文丨周华诚 编辑丨李广博

2014年,我做了一件让自己想起来特别骄傲的事儿。

一开始我跟父亲说,我想在老家乡下种一小片田、跟城里人分享我们亲手种的粮食的时候,我父亲惊讶极了。

当我说到一斤大米30元的价格时,父亲嘴巴都张大了。

这件事太异想天开了。父亲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当然后来他相信了。

因为这个在城市里生活的儿子,不仅自己回来种田,还把城市里的大人和小孩一起带来,几十个人高高兴兴干农活,大家一起插秧,一起割稻。

当我把收获的一千斤大米仔细地打包、装箱,快递送到了全国各地朋友的手中时,我知道,父亲心里自豪着呢。

其实,“父亲的水稻田”这个项目,不仅是我个人的一项村庄纪录行动,更可以看作一个小小的村庄实践项目。

种了一年水稻,我的收获其实还有很多很多。

水稻的时光

2013年冬天,我在网上发起这个叫“父亲的水稻田”的众筹项目,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在家乡和父亲一起,用最朴素的耕种办法,种上一小片田。

我在杭州工作、生活,我知道很多城市人其实很想吃到真正“纯净”的食物,但是这个愿望很难很难实现。同时,我也想借这件事,挽留、传播农村在我看来即将消逝的传统农耕文化。这个事情里面,蕴藏了一份对于土地与农村的感情。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父亲的水稻田”这个种田项目上线两个月,限量一千斤的大米就被大家订完了!我更没想到的是,那些支持者来自全国各地,南到海南海口,北到东北三省,西到贵州遵义,东到东海之滨;而且绝大部分都是我根本不认识的。于是,种田就这样开始了。

早春时候,我带上我的女儿,和我父亲一起去田里用锄头翻地。这块田是“父亲的水稻田”项目实施地,面积不大,只有不到两亩。我也跟在耕田佬后面,拍他怎么犁、耙、耖,采访记录写了十几页。

2014年5月11日,父亲把稻谷种子浸湿、保温、催芽。到了第三天,谷种冒出了白色的乳芽,然后播种到秧田。6月,秧苗长齐了,就可以插秧了,我又在网上发了一个通知,让有兴趣的朋友,带上孩子,一起来我们的稻田里体验插秧。

结果,6月14日那一天,从杭州、衢州、常山等地去了三四十位朋友。大家卷起裤腿,兴高采烈地下田。有的孩子从没下过水田,一站到田里就哭了起来。 在整个种植过程中,我要尽可能全面地用文字和图片记录下来,同时,还要把这些文图与大家分享。这个分享的过程本身,也是传播农耕文化的过程。

从耕田、备种、催芽、播种,到插秧、灌溉、除草、抽穗、扬花,再到成熟、收割,我只要有时间,就会从杭州回到老家,在田间观察与记录。然后写成文章,发到“周华诚”公众号上。这样,大家随时都可以看到水稻的生长情况,也可以随时发信息给我,相互交流。

城里人的水稻田

因为种田,那么多城市人也来到我们家的水稻田。稻秧的时候来了一次,到了水稻成熟时,大家又纷纷带着孩子来到了田边。

10月2日,我们的水稻可以收割了,田里又来了三四十位朋友。大家一起扛出沉重的打稻机,一起用镰刀割稻。这些活儿,不要说孩子们,就是很多大人都是没有体验过的。

大家额上挂满汗水,脸上带着欢笑,一边劳动,一边又笑又闹。

不过,我也注意到,来参与收割的朋友们,因为技术不过关,经常是割一把,就落下好几穗在田间。父亲等大家散了,在田间耐心地拾稻穗。

只有农民才真正知道,粒粒皆辛苦。粒粒都是汗水凝结而成。那么多艰辛都付出了,终于等来收获,岂肯让稻谷白白地浪费在田间。我想起一幅国外的油画,“拾麦穗者”。麦穗也好,稻穗也好,我相信拾穗的人其实是在弯腰向土地致谢。

这样的收割活动,是水稻田两次小规模的体验活动之一。那么多来自城市的孩子得以有机会与土地接触,感受劳作的辛苦,也对粮食的种植过程有直接而深刻的感受。这两次活动,大人也好,小孩也好,反馈都很不错,觉得“实在太有意义了”。

在那之前,7月下旬,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记者专程来到我的家乡,对“父亲的水稻田”整整采访和拍摄了两天。这一片水稻面积不大,“待遇”却挺高,小山村第一次被中央媒体关注。节目后来在央视播出,我的父亲以及几位一起到田间干活的我的朋友,也在央视露了一个小脸,大家都很开心。

朋友们收到后,跟我说,“是的,这就是小时候的米的味道!”还有朋友说,“孩子今天吃饭吃得特别用心,从来没这么认真地吃过饭,把每一粒饭都吃掉了。”也有朋友说,“今天我吃了一碗白饭。真香。”

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当初“不切实际”又带着“天真”的想法,加上许许多多天遥地远的朋友们的精神鼓励与实际支持,使我把这件事情做了下来。当然,我很庆幸把这件事情做下来了。

我为此感到自豪。当然,最自豪最高兴的,还是父亲。

父亲种了一辈子田,从没有因为种田而这样地感到过骄傲。

我也希望,有一天,更多的和我父亲一样的农民伯伯,会因为自己是个农民而感到骄傲。

在种完一季的水稻之后,村里有好多老农,他们对我父亲很羡慕。我就在想,能不能让他们也加入到“父亲的水稻田”中来。因为他们也是一个个子女的父亲,也是留守在土地上的老农。

所以今年,又有两位农民父亲加入到“父亲的水稻田”中来,一位是67岁的凌云法,一位是44岁的黄仁良,再加上我的父亲,今年的水稻田就是三位父亲的水稻田了。

(本文及图片版权为作者周华诚所有,授权新浪浙江使用,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