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山东潍坊峡山区使用剧毒农药神农丹生产大姜一事经媒体报道披露后,涉嫌销售剧毒农药神农丹的潍坊市峡山区某经理于5日被潍坊警方刑拘,其经营的赵戈果树(蔬)医院被查封。6日,潍坊政府部门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施用“神农丹”种植大姜的土地将被全面翻耕。山东潍坊的大姜主要分布于青州、昌乐、安丘、昌邑、寒亭、坊子,总种植面积约40万亩,其中安丘姜更是因品质上佳驰名海内外。

  关注:杭州本地生姜检出农残超标 做菜用姜最好彻底去皮

姜农把神农丹化肥混合播撒

记者来到了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王家庄街道下辖的农村。正值种植生姜的时节,在西波浪泉村附近的生姜田里,记者看到农户正拿着一个蓝色袋子,往地里撒着一种东西。记者找到农户丢弃的包装袋,发现这是一种叫神农丹的农药。这种神农丹每包1公斤,正面印有“严禁用于蔬菜、瓜果”的大字,背面有骷髅标志和红色“剧毒”字样。种姜时,农户直接把神农丹和化肥一起撒在已经发芽的种姜边上。

在3天的时间里记者走访了峡山区王家庄街道管辖的10多个村庄,发现这里违规使用神农丹的情况比较普遍。田间地头随处可以看到丢弃的神农丹包装袋,姜农们都是成箱成箱地使用神农丹。

神农丹,主要成分是一种叫涕灭威的剧毒农药,50毫克就可致一个50公斤重的人死亡,所以不能直接用于蔬菜瓜果。涕灭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能够被植物全身吸收。[详细]

  

山东毒姜不出口专内销

据了解,潍坊当地出产的生姜分出口姜和内销姜两种。因为外商对农药残留检测非常严格,所以出口基地的姜都不使用高毒农药。同属于潍坊市管辖的安丘市生姜种植面积有15万亩左右,其中大多数供出口。和峡山区不同的是,安丘市对高毒农药管理非常严格,每个镇和街道,每个社区,每个村都设有农药监管员和信息员,对农药的经营和使用实现无缝隙监管。

与出口姜的严格管理不同,潍坊其他地区生产的内销姜对农药残留实行的是抽查制度,一年抽查不了几次,无论是做内销姜生意的姜贩还是农户,对这种抽查都不太担心。

一位自称做加工出口姜生意的老板告诉记者,这并不难。因为检测都是自己送样品,只要找几斤合格的姜去检验,就可以拿到农药残留合格的检测报告。[详细]

神农丹姜何以能“特供”国人?

潍坊菜农按照国内外不同的监管水准,而启动“有毒生产模式”或“无毒生产模式”。当地菜农显然知道,出口日韩等国的蔬菜没法蒙混过关,所以,种植外销大姜、大蒜、大葱等等都不敢逾越雷池。

潍坊的农民并非不能生产安全可靠的生姜,种植“神农丹姜”也不是因为无知与蒙昧。“神农丹姜”固然生长于“人人相害”的伦理土壤中,但是,其成为国人的“特供”食品,更离不开国内食品安全监管的宽松和懈怠。

尽管,目前尚无权威的检测报告表明,“神农丹姜”药残是否超标,危害性究竟有多大,但是,这也恰恰显示了食品安全监管机制的“无能”。当地用神农丹种植生姜,不是一年半年的事情了。然而,我们的食品安全监管没有领先媒体发现问题。从产地到销地一道又一道监管程序,那么多地方的政府部门,竟然阻挡不住“神农丹姜”,真是个笑话。

国人享受有毒食品、不安全食品的“特供”,无疑是一项悲哀的现实。[详细]

建议:用更先进的生产方式铲除毒药姜

为何严加打击,类似事件仍屡禁不止?这里面有某些人道德滑坡的原因,也有违法犯罪成本过低、监管不力等原因。不过,如果更深一步追问,则会发现更复杂的根源。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农业基础仍然薄弱,农村发展仍然滞后,农民增收困难的局面并未有根本改变。

目前我国农产品流通体系尚不成熟,买贵卖难多发,流通成本高企,造成农民实际受惠有限。客观地说,这种利润较薄、收入不稳定、生活水平低的实际情况,无形中刺激了个别农户为减少成本、增加收益铤而走险。另一方面,当前农业小、散、乱的经营模式,增加了监管的难度和成本。对千千万万个主体实现无缝隙监管,在当前条件下并非易事,这也给农产品安全问题留下了“口子”。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指出,要创新农业生产经营体制,稳步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并提出了多项举措。我们希望国家和地方政府给予农民更多扶持和引导,只有农民做大做强了,才更有基础和动力去保证农产品质量,走上高品质——高收益的良性循环。规模化生产普及了,才能保障持续有效的监管。[详细]

结束语:一方面,希望山东方面珍视“中国菜篮子”的声誉,不要头痛医头,而是从根本上加强和改进药残检测等制度;另一方面,国家层面在加强立法、鼓励媒体监督之外,也要加强一线的监管力度,推进食品检测信息的公开透明。如此,方能早日让国人告别食品安全的焦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