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大学生毕业季已经临近,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踏上了找工作的征程。但是据官方数据统计而知今年被称为就业最难的一年,毕业生人数达到669万,这么庞大的数字也令大多人心生怯意。到底大学生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要怎么找?又要怎么看待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呢?[详情]

现状:中国699万大学毕业生遭遇史上最难求职年

步入5月,2012-2013年度高校毕业生求职期已逐渐走向尾声。记者采访了解到,不少高校毕业生在求职的最后关头承受着相当大的心理压力。专家呼吁社会各方面给予待业者更多关注和支持。

5月:“最后的机会”

教育部发布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达699万人,比2012年增加19万人。在大学毕业生数量最多的一年,又逢宏观经济低于预期增长,始于2012年9月份的2013大学毕业生求职周期被称为“史上最难”。多地、多学校的统计数据也显示,今年大学生的就业形势不容乐观。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应届毕业生李启明告诉记者,去年9月份以来,他先后五次参加了四大银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招聘考试,但在简历筛选、笔试、面试、实习等环节败下阵来,现在还没找到工作。“5月是年度就业周期的尾声,像样的企业已招聘完毕,连补招都结束了,国家公务员、地方公务员、事业单位考试也尘埃落定,还没找到工作的大学生只能背水一战,寻找最后的机会。”李启明说。

除了屡次碰壁的求职者,还将有一部分原本满怀希望的大学毕业生“梦碎5月”。据介绍,目前国内高校研究生招生一般实行差额复试制度,复试人数与录取人数比例为1.2比1,5月份研究生录取结果公布后,将有近20%的考研复试生落榜。此外,一些事业单位、知名企业、地方公务员等也将在5月实习期满后“刷掉一部分人”,实习录取比一般为2比1,甚至3比1,竞争激烈。[详细]

 

调查:65%毕业生第一份工作坚持不了一年

5月26日,是陕西汉中小伙严涛去南京新公司报到的日子。早上8点,严涛提着简易行李箱,关上了求职公寓斑驳的大门。

这家求职公寓位于南京火车站边的赞成湖畔居小区内,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放着6张高低床,住着6个外省90后毕业生,来自安徽、河南、陕西等省,他们有的才来几天,有的已住了一年。

严涛是咸阳职业技术学校的应届毕业生。求职公寓的房租包月430元,每天吃饭、坐车、打印简历还要20多块钱,他此前打工攒下的几千元钱就快没了。爸爸希望他回家考公务员,他则想闯荡几年再说。[详细]

  

个例:大学生毕业八年换十几份工作 一度流落街头

小畅是运城人,2005年大学毕业后,四处打工。8年里,先后换了十几份工作。去年后半年,在西安打工的小畅因父亲在电话里训他,关掉手机失踪4个多月。父母赶到西安寻子,发现大学毕业的儿子竟流落街头。经回家休整,小畅再次到西安找工作,通过参加多场招聘会、投递简历,4月15日,小畅终于再次找到工作。

小畅之前为何会流落街头?记者近日对小畅及其父母进行了采访。

毕业8年换了十几份工作

小畅的老家在运城农村,他是家中第二个孩子,上面有一个姐姐。姐弟俩都很争气,先后考上大学。姐姐大学毕业后,到上海发展,成了一名律师。

2005年,小畅从西安财经学院毕业。父母托关系为他在运城一家电厂找到一份工作。然而,对家里的安排,小畅却不同意,他要以姐姐为榜样,到外面闯世界。[详细]

 

周凌波:大学毕业生的第一份工作重要吗

媒体将今年称为中国大学毕业生“史上最难就业季”,其实,就业就像当年同学们备战高考一样,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那么,在就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大学毕业生们是不是应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抓住一个工作(而不管它适不适合自己)以实现就业再说?我认为这样是不妥当的。越是在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的时候,越不能忽视工作与专业的相关度。

应该承认,大学毕业生如果想一步到位找到“好”工作,一定程度上是加大了就业难度。在就业困难时期,有些毕业生肯定是采取“先就业后择业”的方式,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实施“权宜之计”。但如果看得稍微长远一点,就会发现,“先就业后择业”其实会导致较高的离职率,对企业和个人都会带来一定损害。根据高校培养质量评估专业机构麦可思的研究,2012届中国大学生毕业半年后,从事与专业相关工作的离职率,要显著低于从事与专业无关工作的群体,比如,文学类毕业生的这两种离职率分别为26%和41%,经济学类毕业生的离职率分别为17%和34%,医学类则分别为14%和36%。

由此可见,在大学毕业生确定“第一份工作”所应考虑的诸多因素中,专业与就业之间的匹配度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要考虑“学以致用”,这样从职业发展的可持续性上来说是一种优选策略。[详细]

杨东平:大学毕业生就业究竟有多难

大学毕业生就业难几乎已成定论。但是,究竟有多难,有没有评价的尺度呢?

从2002年高校扩招之后的首届毕业生就业开始,毕业生总量不断打破纪录,大学生就业难就成为年复一年的新闻主题。对于突然增长的就业需求,市场的吸纳需要时间,难一点是必然的。纵观十来年的经验,每年新增长的大学毕业生基本都被消化了。可见,虽然有困难,但没有传说的那么严重,这是一个基本事实。还需要认识到,劳动力市场中新增的就业大军有三个主体,即进城务工农民、城市下岗再就业人员和大学毕业生。比较而言,年富力强、高学历的大学毕业生,绝对不是其中的弱势群体,这是另一个基本事实。

那么,越拉越响的大学生就业难的警报,究竟来自何处?我的答案是来自不合理的就业率统计。警报总是在3、4月份拉响,因为在大四第二学期,大学按月进行的就业率考核开始了。4月、5月百分之十几、二十的统计令全社会惊心,然而,那是完全不科学的。因为在市场环境下的双向选择,高端人才就业岗位的匹配,比低端人才复杂得多,必须有一个较长的过程,学生在毕业后花半年至一年时间找工作是很正常的。由于就业环境趋紧,一些调查显示,大学生的择业期呈延长的趋势。[详细]

专家支招:大学毕业生就业请“脚先着地”

今年,全国毕业生数量达到699万人,是60多年以来最多的一年。各地应届毕业生就业签约率普遍明显下滑,其中北京签约率为28.24%,上海签约率为44.4%。今年被戏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年”。(5月19日《现代快报》)

仅从毕业生的绝对人数、目前的应届毕业生签约率就判定今年是“史上最难就业年”,并不具有太大的参考意义。因为,毕业人数是个定量,就业岗位是个变量,这个变量有多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学毕业生的选择标准,标准越高,这个变量就越小,就业就越困难。相反,标准越低,变量就越大,就业就越容易。

至于签约率,在较大程度上同样取决于这个标准。现在是双向选择,就有双向的“期望”,这种“期望”不能形成某种默契,过高或过低,签约率自然也上不去。无论求职学生多么优秀,无论就业岗位多么吸引人,最终都会分道扬镳。[详细]

另辟蹊径:大学生“回炉”当技工有何不可

近日,武汉铁路桥梁高级技工学校宣布,今年将重新开设停办了两年的“大学生班”,并且还扩招成两个班。有人称这一现象是高等教育的伤疤,“是对高等教育模式的一个警示”,也是对“教育资源的再度浪费”。然而,笔者认为,大学生“回炉”自有其道理。

众所周知,大学教育和职业技术教育虽都承担教育之责,却拥有不同的任务:前者主要负责理论知识的教育,重在培养专业理念和学习能力,而后者主要负责职业技能的培训。大学教育目前的确存在着各种问题,但对大学生毕业之后继续接受职业教育现象的批评者无疑是模糊了二者的界限。

笔者认为,大学理应更加注重学习能力的获得和学习的迁移作用,而非单纯的技能获得。惟其如此,学生才能成为一个丰富的、保持着多向度发展潜力的人。武汉铁路桥梁高级技工学校副校长李舒桃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大学生班”的毕业生很受欢迎,不少学生毕业后,不到两年,都当上工王(技工之王),带领团队了。而像中专生毕业的工人,要想当上工王,一般得15年。个中原因,不能说与大学生在大学中培养的学习能力和可塑性无关。[详细]

  结束语:大学生就业是每年毕业季都会存在的难题。当面临今年如此严峻的就业形势,很多人就会认为毕业就是失业。但是,其实在找工作的时候放松心态,不要一味的追求高薪,而是从累积经验做起,从工作中提升自己的能力。那么,找工作就不再是那么难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