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在杭州打车,是需要点经验的,尤其是早晚高峰期,那便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都恨不得自己有一双翅膀。而且,杭州的拥堵全国闻名,于是,一款加价打车软件便应运而生了。你多加五元或者十元,有一辆出租车于万人从中飞驰到你跟前,岂不神奇。但是与之而来的也是各方争议,那么,不知道你是否有过加价打车的经历,你又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网民调侃:在杭州打车跟中彩票似的!

对于杭州打车难的原因,许多一线的士司机不约而同地给出了同样的答案:堵车。一位女司机告诉记者,杭州出租车难打,最大的症结其实在于城市道路拥堵。“比如今天早晨我接的一单生意,总距离只有5.4公里,但开车途中,光等待的时间总计就有57分钟。如果这些时间没有用于堵车,我可能又能接下两三笔生意了。”

杭州出租车还有个区别于其他城市的“怪癖”,就是习惯在下午4-5点交接班。有分析称,由于出租车司机很多都是外地人,当下午4-5点晚高峰即将来临之际,杭州却有大量出租车向着远离市中心的城乡结合部驶去。

杭州出租车总量为8066辆,常驻人口240万人,每万人拥有33辆,每年到杭州的游客大体在5000万人次。如果算上这个数字,相关部门估算杭州每万人拥有出租车辆大概只有13辆左右,还不足国家对旅游城市规定标准的1/3。[详细]

  

什么是打车App

打车APP是通过定位用户位置,显示在用户规定搜索范围内的所空车信息,用户点击电话图标即能直接与的士司机通话确定服务。

通过定位用户位置,打车APP会将用户规定的搜索范围内所有的空车列表显示出来,上面会有空车的车牌、司机电话、行驶速度、距离、当前位置,用户点击右侧的电话图标可以直接拨通的士司机电话。用户也可以呼叫电召中心,进行的士预约。预约界面也会将用户所在的地址名称标出,用户即使是到了陌生的地方也能准确说出地址。

用户可以设置系统的刷新时间与搜索半径,考虑到的士行驶的速度与接通电话所花费的时间,因此推荐将搜索半径设置成500米。调用手机上的地图,直观的显示用户与空车的位置关系,的士行驶的方向也会准确的显示出来。用户可以直接点击车辆图标查看该车信息和拨打电话。[详细]

体验:手机先装软件再注册 打车只要短短几分钟

点击软件进入下一步后,系统要求记者输入要去的终点,和想要打车的时间,比如10分钟内,也可预约具体时间,然后会出现你愿意多付给司机多少钱,有5元一档,10元一档等,还可选择是否愿意拼车。

点击加价5元,确认后,系统又恢复到了地图界面。不同的是,此时地图上出现了正在记者附近的出租车。过了几秒钟,系统显示有1辆“浙BT2088沈师傅”的出租车接了记者的单子,距离记者所在位置还有1.4公里。同时,司机也发来了一个语音消息:“我正赶来。”

下午5点,晚高峰来临,记者又使用这款软件体验了一回,此时显示附近有93辆出租车。记者输入去高新区,加价5元,大约过了2分钟,“浙BT4540邹师傅”的车接了记者的单子。[详细]

司机:加价越高越愿意接单 每天可额外赚几十元

出租车司机沈师傅告诉记者,他是在机场、加油站等地看到了推广这款软件的广告,就安装了这款软件,并以出租车驾驶员的身份注册成功。

沈师傅说:“装上这款软件后,如果是白班,一天可以接到四五十单生意。”如果有附近的人打车,手机就会有语音提示,比如某某位置有客。“如果正好是空车,加上距离近,就会考虑接这个单子。”

记者从一些使用类似软件的司机那里了解到,如果用得好,每天可多赚五六十元。而这些钱,用司机的话来讲,属于“多肉”(意为无成本的纯利)。[详细]

争议:有人说加价是市场行为 有人说破坏了“打车生态”

有人说,打车是刚性需求,充分利用这个软件,对司机和乘客都有利,它能充分调度车辆,减少空乘率。而打不到车的时候,加个小费,为的是激励的哥过来接单。

软件公司统计,用这一软件叫车,杭州的成功率要比其他城市相对高一些,平均有80%。这意味着,杭州人对这一叫车形式的认可度还是比较高的。

但也有人对“加价”反感:“听同事介绍后用了这款APP,在上海顺利打到了车。但周末去了杭州完全打不到。跟好几位出租车师傅聊这个状况,他们都说不加价,基本上他们就不会接,完全把打车生态破坏了。希望政府可以出面,避免乱象继续下去。”

截至目前,杭州还没有出现过乘客因为“加价”投诉出租车司机。市运管局工作人员也证实,目前还没有遇到过此类投诉。[详细]

专家:乘客自愿加价购买更快捷服务应不在法规禁止之列

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军看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法律问题。即乘客自愿加价呼车而司机前往接受,是否违反了票价管制?

软件公司统计,用这一软件叫车,杭州的成功率要比其他城市相对高一些,平均有80%。这意味着,杭州人对这一叫车形式的认可度还是比较高的。

王军表示,从法律解释上说,第15条的目的是防止司机欺诈、胁迫乘客,或者乘人之危赚取不当利益。但是,使用软件打车是乘客自愿加价,是乘客自愿花较多费用购买更快捷的服务。“我认为,应该不在法规禁止之列。”王军说,从社会效果上看,这种自愿加价是在信息技术发展到一定水平后,对人们市场交易行为的扩展,是矫正或者弥补出租车价格管制缺陷的创新。[详细]

杭州运管:手机打车软件加价功能于法不合

“打车神器”的手机软件是一个新鲜事物,其中“加价”这一环节,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更显得微妙。

全国很多城市的运管部门,也都在想办法,让这种新型的打车方式更加规范。比如,北京市交通委拟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规范出租车电召服务,并强制统一在线打车应用。

上海交港局则认为,因为这些打车信息都没有纳入企业的统一电调平台,缺乏监管,容易引发纠纷,目前正与有关部门研究制定“出租车预约标准”。

杭州市运管局昨天明确表示,根据《浙江省道路运输条例》第二十三条,的哥收取运费不得超过计价器明示的金额。因此,通过手机叫车软件加价,也是不合法行为,运管部门明确反对。一旦有乘客以此投诉,出租车司机将被视为“涉嫌违规收费”,查实后,要面临300-3000元罚款。[详细]

结束语:杭州运管是禁止打车App软件的,但是因为说没有接到过乘客的投诉,所以采取一种默认的态度。有人说,这是市场化的结果,有需求便有产品。有人说,这是一种垄断行为,出租车因为加价不同会挑选乘客。也有人说,这种市场需求迟早会被政府统一平台取代。但是,不管怎么样,有一个事实不变,那就是这种行为是不合法的,是应该禁止的。若更深入一点,便是城市交通的不合理,太过拥堵,机动车饱有量庞大。政府出台政策,是不是多从一些源头思考,而不是到最后又嫁接到消费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