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教育局:杜绝奥数与升学挂钩 初一入学必须平行分班

虽然浙江省教育厅早就禁了奥数,并且近几年接连不断出招减负,包括2010年8月出台的史上最严厉的“减负令”,但记者了解到,为了进优质民办学校、为了初一分进快班、为了中考取得好成绩,浙江的中小学生仍轻松不起来。[更多]

浙江省减负令难推 亟需改体质转观念

“自2010年来,浙江省新一轮的减负工作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情况还没有根本性的改观。”在29日的浙江省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视频会议上,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如是说,他还指出接下来减负工作一定要建立健全制度,改革中高考体制,加大督查力度,引导学校老师家长转变思路。[更多]

理想很美好:浙江省从源头减负

    今年秋季开学后,浙江省普通高中将实行学分制和弹性学制,学生在三年内修完学分,通过学业水平考试和综合素质评价,可提前毕业,参加高考。而且,与之前的方案相比,还降低了必修学分的比重。[详细]
    记者从浙江省教育厅了解到,为减轻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2012年秋季学期起,浙江要求各地市优质高中的保送生比例不得少于50%,同时控制中考难度。[详细]

现实很残酷:中国式教育下的暑假

     摆在大多数中小学生们面前的现实问题,其实并不是“补不补课”的问题,而是“怎样补,补多少”的问题。[详细]
     这是一份属于一个5岁孩子的暑期课程表:“周一至周五,幼儿园暑托班,学写字、图画、数学、英语、唱歌、舞蹈;周六上午参加游泳班,下午是钢琴家教‘一对一’上门辅导;周日上午上钢琴班大课,下午是英语口语提高班。”[详细]

减负亟需改体质转观念

     有些学校至今还没有建立完整的减负制度,比如还没有建立课业负担征求意见制度和教学活动安排公示制度。“有些学校减负制度,虽然已经建起来了,但是流于表面,没有认真执行,或者会制定两张课表,应付检查...[详细]
    杭州市教育局发出了《关于做好党员教师不做有偿家教承诺工作的通知》,杭州市168位在职特级教师和党员教师签了“不做有偿家教”承诺书...[详细]

相关新闻

随着这次媒体对“吊瓶班”高考成绩的曝光,他们将再一次陷入众多网友的讽刺挖苦中。如果前一次我们应该从“吊瓶班”反思当前的高考制度,那么这一次,该反思的是媒体的追踪报道了。。[更多]

官方微博

微博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