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住在普陀区六横大脉坑村的刘老太的老伴,被入室行窃的三个男子杀害。11月1日上午,86岁的刘老太终于看到杀人嫌犯。她看着老伴的遗像痛哭流涕,“老头,你终于可以瞑目了!” 

  11年前三人夺走老汉性命

  2006年1月15日,距离除夕还有12天,普陀六横镇龙山社区大脉坑村洋溢着过年前的喜气。这个村有200来户人家,邻近中远、龙山等几家船厂。

  70多岁的老周是大脉坑村外周家自然村村民,他早年在宁波办了一家电镀银加工厂,赚了一些养老钱,家里盖起了两层楼房。他育有4个子女,皆已成家立业。老周把厂交给孩子打理,已经在家休养几年了。

  当天夜里,下起了雨。大约晚上11时,村子里一片寂静,但二老在睡梦中听到家里似乎有响动。夫妻俩竖起耳朵一听,卧室门口窸窸窣窣的,好像有人正在开房门。于是,他俩下床去开灯,想查看情况。

  灯亮起来的一瞬间,房门打开了,闯进来三个汉子,都戴着白口罩和白手套。还没等夫妻俩回过神来,那三人一个箭步上前,将他俩摁倒,不让发声呼救,并马上关掉了灯。两个老人拼命挣扎几分钟后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老太醒过来,三个男子已不知去向,卧室里的橱柜被翻动过。她起身呼唤躺在一旁一动不动的老周,但老周没有反应。刘老太很害怕,赶紧向邻居求救,邻居马上报了警。

  经警方鉴定,被害人老周系被扼颈捂闷口鼻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刘老太受皮外伤。经查,房中的2000余元现金被抢走。

  搜寻一年无果成悬案

  经警方初步认定,三名犯罪嫌疑人为案发地周边的务工人员。由于这三人具有反侦查意识,案发现场并未留下有价值的线索。而村里当时也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附近的码头和隧道安装的一些监控设备,也未能拍下有价值的线索。

  线索的缺乏,迫使警方采用“人海战术”——对海量的务工人员进行调查排摸,挖掘线索。2006年,正是六横船舶业的繁荣期,岛上的几家船厂共有流动人口3万人左右。船厂务工人员的流动本就频繁,加上过年返乡高峰,成千上万的人即将离开六横。

  从1月16日一早开始,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组织上百名警力,深入社区和员工宿舍,对务工人员进行地毯式调查访问。同时,警方在六横各个码头设卡,严防犯罪嫌疑人逃出六横。侦查过程如同大海捞针,办案民警每天要调查到深夜12点,之后要开会,研究布置第二天的工作。有的“可疑”人员已经返乡,民警要出差至省外,异地进行调查访问。

  现年39岁的张豪杰是普陀刑侦大队大队长,2006年作为侦查员参与了此案的调查工作,他对当年的调查工作记忆犹新。

  这样的大兵团作战持续了三四个月,排摸调查近3万人,除了内蒙古、西藏等少数省份,办案民警几乎跑遍了全国。凶手好似人间蒸发一般,警方调查一年后,此案成了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