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家住三门县的沈军通过微信“摇一摇”,竟然“摇”到一位心仪的“女友”,两人通过微信聊天,感情迅速升温。

  微信里双方还以老公、老婆相称,但交往4个多月来却未谋面,反而被“女友”以各种理由“借”走128000多元。

  10月26日,当民警将犯罪嫌疑人林斌抓获时,发现“女友”竟然是男人装扮。

  微信“摇”来女友

  今年4月的一个晚上

  沈军通过手机微信“附近的人”

  认识一个叫黄梅的女微友

  主动加她微信后

  对方就向自己要红包

  沈军发给对方10多元

  第二天

  黄梅又向沈军要红包

  沈军要求对方发张照片

  来确认身份

  黄梅马上将自己写真照

  发给沈军看

  一看美若天仙的黄梅

  沈军心动不已

  心想着黄梅就是自己要找的女友

  通过聊天,沈军得知黄梅是三门亭旁镇邵上村人,年幼时母亲自杀,她随父亲在广西生活。由于与继母关系不好,前不久黄梅刚从广西回三门,目前暂住在姑父何文军家。

  黄梅告诉沈军

  刚回三门水土不服

  一直在生病

  为看病向朋友借了5000元

  现在朋友催她还钱

  想问沈军借3000元

  过些天等自己病好

  找份工作把钱还他

  还愿意当沈军女朋友

  沈军当即将3000元打入黄梅帐户里

  5月的一天,黄梅说自己腿摔断了,手机也坏了,向沈军借3万多元。

  一直没有与黄梅见过一面,沈军心里没有底,为核实黄梅信息,他以快递员身份打电话给黄梅姑父何文军。

  何文军告诉沈军侄女黄梅是苦命孩子,前不久得了场大病,现在又摔断腿。

  黄梅的话在何文军那里得到证实,沈军心里顾忌顿时全无,马上将3万元通过手机转账给黄梅。

  6月1日

  黄梅通过微信告诉沈军

  父亲得了癌症

  她得去广西照顾父亲

  向沈军借5万元

  沈军通过手机转账给黄梅5万元

  直到9月份,沈军发现“女友”黄梅已经“借”走自己128000多元。

  然而,沈军每次要求与黄梅见面,都被对方以各种理由拒绝,为验证黄梅真实身份,沈军前往黄梅家亭旁镇邵上村打听,结果查无此人。

  沈军又找到何文军,对方根本就不知道谁是黄梅,此时的沈军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

  漂亮“女友”是“男儿身”

  三门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城关中队接警后,民警根据沈军提供的线索,通过侦查发现沈军提供的黄梅信息是假的,调取银行取款人视频发现是名男子,民警暂时无法查清取款人身份。

  10月4日

  刑侦大队民警在

  会商“除毒瘤、净土壤”行动中

  提及沈军这起诈骗案

  有民警发现诈骗嫌疑人的微信号

  与其朋友林斌的微信号相似

  随后,民警经过大量信息比对,最后锁定了林斌有重大作案嫌疑,此时的林斌销声匿迹玩人间蒸发,警方将林斌列为网上在逃人员。

  10月26日

  亭旁派出所民警

  在三门县动车站巡查时

  一男子行迹十分可疑

  民警遂将其拦下进行盘查

  对方神色慌张

  又无法提供准确的身份信息

  民警将其带到警务室

  进行身份核查

  发现该男子正是

  警方要找的嫌疑人林斌

  昔日受害人今成嫌疑人

  我也是受害人啊

  此前在微信附近人

  聊到一叫黄梅的女孩

  面是没见到

  钱却被对方骗走40多万元

  今年44岁的林斌一直没有娶老婆。

  为找个女孩与自己生活,他通过微信认识叫“黄梅”的女孩,但双方一直没有通过视频聊天和见过面。

  后来被对方拉黑后,方知上当受骗的林斌是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没有向警方报警,而是想用这方法骗点钱回来。

  他注册了两个女性微信号

  等“鱼”上钩

  沈军加入后

  林斌用自己上当经历

  用在沈军身上

  先试探性讨红包

  再用一套家世贫寒、母亲自杀、

  父亲远走他乡、自己生病

  等谎言博得沈军同情

  然后再进行诈骗

  为博取沈军信任,林斌也花了番心思,他将此前在路上捡到的亭旁镇邵上村邵某身份证复印。

  然后在复印件上将邵某名字更改黄梅,拍成照片通过微信传给沈军。

  同时将路上捡来的何文军身份证冒充是黄梅姑父,当沈军打电话给何文军时,接电话的就是林斌。

  为了让沈军相信自己就是黄梅

  林斌让沈军把第一笔

  3000元“借款”打入黄梅银行卡

  (这张卡号是林斌上过当的账号)

  接下来

  每次“借钱”都让沈军

  将钱用手机转账方式转到其帐户里

  4个多月来,林斌一人扮演两个角色,从沈军手上骗走128000多元。

  目前,林斌涉嫌诈骗罪被三门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