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高速交警查获鸡年省内高速第一起毒驾

  2月1日凌晨5时许,正在杭长高速百丈收费站外广场执勤的杭州高速交警支队四大队民警孙金湘,接到指挥中心指令,往长兴方向43公里的位置有一辆小车碰撞边护栏事故。

  接警后孙金湘立即赶到事故现场,一辆浙C牌照的小轿车碰撞桥墩后又冲到了路边坡上,车头严重受损。一位小伙子背着双肩包站在车边来回走动,驾驶员在车内东摸西摸好像在找东西。

  事故车辆

  孙金湘把车外的小伙子带上了警车后,回到事故现场把驾驶员从车里拉了出来。在把驾驶员带到巡逻车上的过程中,孙金湘发现他的精神有些恍忽,反应迟钝。驾驶员自称是温州人,没有喝过酒。孙金湘联想到刚才车边上的小伙子也有类似的状态,精神萎靡。他们难道是毒驾?

  为了不暴露对他们涉毒的怀疑,孙金湘对两人说:“高速公路很危险,我先带你们到前方六公里的安吉出口去,你们的车施救人员会拖下来的。”

  随即他带着两名当事人往安吉出口驶去,同时将情况报告给了大队值班领导竺春璋。

  竺春璋接到有涉毒驾嫌疑报告后,立即和备勤民警一同赶往现场。

  孙金湘带着两人出了安吉出口后,又以涉嫌酒驾为由带两人去了安吉医院进行了抽血。从医院抽血返回收费站的路上,孙金湘听到其中一个伙子在电话里用温州话说,自己出了车祸,叫对方从温州赶来把包拿走,感觉到这话里有文章。

  教导员竺春璋带领增援警车到达安吉收费站,在了解到关于“包”的情况后,要求小伙子把包拿出来检查,然而,这时小伙子竟然说没有带包!

  明明在事故现场将他们带上警车时和到达医院抽血下车时,看到小伙子将一个黑色双肩包往前挂着并一直用手抱着,现在竟然说没有,竺春璋和孙金湘感到事情有蹊跷,立即组织人手到收费站外广场和已拖至收费站的事故车上仔细查找,最后在收费站路边的垃圾筒内发现了这个黑色的双肩包!同一时间,两名嫌疑人也接受了毒检,结果尿检呈阳性,毒驾证据确凿。

  通过开包检查,警方找到4包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白色粉状物品和20包黄色袋装的物品,经现场小伙子指认,这些物品系他所有,里面装的是K粉

  包里搜出的毒品

  经进一步审问,得知这两人系温州市鹿城区人,驾驶员姓周,另一人姓胡,都是1987年所生,两人凌晨2时左右从上海拿了毒品返回温州,由于出发前为了提神吸食了毒品,在驾驶过程中毒性发作,误将车开上了杭长高速,并在离湖州安吉出口不到6公里处碰撞边护栏发生车祸。当从医院返回到达收费站时,这名姓胡的小伙子乘民警不注意偷偷将随身所带的双肩包丢进了旁边的垃圾筒,并通知朋友来垃圾筒拿包,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发现了……

  犯罪嫌疑人在指认扔包的垃圾桶

  所幸此次毒驾未造成人员伤亡,现案件已移交安吉公安局处理。

  因为车流中的几声喇叭,结果双方大打出手,最后……

  “在离乾潭出口一两公里的地方,我看到前面一辆浙A牌照的福特翼博车呈S形路线在开,我就踩了下刹车把速度减下来,按了几声喇叭,随后我们一前一后从乾潭收费站出去。刚出收费站的时候,前面那辆车就停下来了,我也被迫停了下来。就见前车驾驶员气冲冲地走到我车前,很用力地用拳头砸我的引擎盖,还大骂‘你叫毛啊叫!’我一下就火了,气不过下车和他打了起来。后来我发现他一身酒气,我怀疑他酒后驾车,就打110报警了。”觉得自己很无辜的驾驶员郑某委屈地说。

  1月31日20时左右,高速交警杭州支队三大队民警陈旭正在路上巡逻,突然接到指挥中心指令说在乾潭收费站有人涉嫌酒驾。陈旭接到指令后,迅速赶往事发地点。

  到达现场后,发现翼博车只有驾驶员潘某一人,其脸部多处受伤,一身酒气,口出狂言,正在与后车途观驾驶员郑某在撕扯,于是就马上稳定双方情绪,但是潘某还是一个劲的手舞足蹈,用夸张的肢体语言向民警表述着自己受的“委屈”,看到这一切再加上潘某一身的酒气,陈警官当即就判断潘某喝了不少酒,于是就拿出酒精检测仪检测双方血液酒精含量。

  结果,潘某血液中酒精浓度为215mg/100ml,涉嫌醉酒驾驶

  陈警官迅速将潘某带至乾潭镇中心卫生所抽取血样,郑某被110民警带至乾潭派出所调查。抽血期间,潘某借着酒劲胡乱辩解:“车子是我老婆开的,又不是我开的,就算是我看的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抽完血,为了进一步调查案件,陈旭又带上嫌疑人潘某来到乾潭派出所,并向打人的司机郑某了解了事情的具体情况,郑某也对自己的打人事实供认不讳。

  21时30分左右,潘某的妻子黄某急匆匆的感到派出所。“都怪我,我不知道这个车子没有钥匙也能开,这下闯大祸了。”

  潘某妻子懊悔地说,“今天我和老潘到马目镇叔叔家拜年,一家人高高兴兴吃了晚餐,老潘也喝了不少酒。由于明天是大年初五,我们还要赶回杭州接财神,老潘喝酒后不能开车就只能由我开车去杭州。我平时开车开的少,又是晚上,不敢开快,一直是40码左右的速度,快要上高速的时候老潘说我这样的速度上高速不安全,要闯祸的,让我停在旁边加油站等他休息一下再指导我开。我看他下车了,我也跟着下车了。我跑到加油站里面给他买瓶水喝,不料等我出来的时候老潘和车子都不见了。车钥匙我明明带在身上,车子怎么还能开!我后来到处找他,直到接到警方电话才知道他被带到乾潭派出所了,还好没有发生事故,现在想想都害怕,真是喝酒误事。

  目前该案件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都市快报记者 章贝佳

  通讯员 吕杰 钟俊鹏 孙俊艺 竺春璋 宋敢 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