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黎曙光

微笑设计师
杭州口腔医院城西分院 副院长
杭州口腔医院海宁分院 院长
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口腔系
口腔临床技术全面
注重个性化治疗及口腔预防保健

What?笑不露齿?都什么年代了,早就不兴这一套啦!我们既要古典婉约美,又要做现代豪放派!我们要的就是您的美牙,大胆放肆的笑!本期《名医来了》邀请到“微笑设计师”杭州口腔医院城西分院副院长、杭州口腔医院海宁分院院长——黎曙光,与您聊聊牙齿美容的那些事儿。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后看本期名医来了,本期邀请到的嘉宾是杭州口腔医院城西分院的副院长黎曙光医师,你好

黎曙光:各位伙伴,大家好我是来自杭州口腔医院城西分院的副院长黎曙光医生

主持人: 能不能跟我们广大的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您主要医治范围?

黎曙光:我其实是一名口腔全科医生,目前在杭州口腔医院城西分院名医馆,在我们这个科室主要是进行全面、高端的口腔服务,在这里像我们常规的拔牙、补牙、镶牙、种牙都是可以得到一站式的服务。那么我本人是比较喜欢,最喜欢做美学修复这一块,因为我觉得把一个不够自信的、或者说不够美的笑容把他变得非常自然、仿真,让我们身边的客户能够绽放出笑容,这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所以说,自从工作以来,一直在这方面不断学习和提高,今天和大家来交流美学修复,这也是我最擅长的一块专业的治疗。

主持人:黎医生,我听说您有一个外号,叫做微笑设计师,您一直致力于美学修复这块,您在这方面做了多少年了?

黎曙光: 我工作到现在为止差不多15年了,在美学修复这块,国内兴起大概也就七、八年以前吧,一个是自己非常喜欢,第二个是有这么一个氛围,有很多老师和同行经常进行交流和学习,所以说才能大家一起进步。

主持人: 那您有给自己设计牙齿吗?

黎曙光:像我自己的牙齿也还不错,这个是天生的,一直以来都挺自信的。当然微笑设计师这个名字也是当时我的老师提出的一个概念,我觉得这个概念很棒,所以我就把它引用过来了。我觉得我们做美学的牙医都可以做微笑设计师,这并不是一个固定的称号,我非常喜欢,所以就引用了。

主持人:那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美学修复这块有哪些技术在牙科这方面?

黎曙光:美学修复发展到现在基本上是以改变牙齿的缺陷为主,缺陷有哪些?常见的就是牙齿排列不整齐,还有牙齿颜色的问题,比如说四环素牙、氟斑牙还有一些颜色其他的问题,至于其他可能还会牵涉到嘴唇、脸型,这都是整形外科的事情了。

主持人:之前我听说一些美容冠、七天给您一个非常完美的牙齿,这类靠谱吗?

黎曙光:这个是这样的,因为我们说到矫正,当您牙齿确实不整齐,我们首选的方式是通过矫正、正畸的方式,但这个过程一定是有时间的。因为大家想,把原来排列不齐的牙齿重新排列整齐,它的原理说得简单点,就是位置移动。位置的移动不光是看得见的牙冠的移动,它连根是一起移动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一定是需要时间的。一般来说我们成人的矫正包括青少年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这些所谓号称七天快速矫正,其实它就是做烤瓷冠,它把你非常突出的牙齿全部切掉磨掉,甚至把牙神经去除掉,它是建立在损伤全口牙齿健康的基础上。所谓七天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一个修复的牙齿烤瓷冠,取模型到送到加工厂加工,一般就是6-7天的时间。当然现在我们也有系统有些修复可以当天完成。所以说我们非常反对这样一个概念,七天快速矫正。大家一定要明白,当你牙齿不整齐的时候,一定要首选正畸,如果说给您治疗的医生,一定让你去做所谓七天快速矫正还不伤牙齿,那他就是在忽悠你。这样的医疗机构,还是避而远之吧。

主持人:对,所以我们要给广大网友提个醒。那黎院长,您能跟我说一下关于您现在最擅长做的那个DSD的微笑设计吗?

黎曙光:DSD其实是美学修复当中的一个元素,它并不能囊括整个美学修复。打个比方,我们要建造一个楼房,我们需要一张图纸,当我们做美学修复的时候是同样的,因为我们不可能凭空将牙齿去修模和矫正,那这个时候你、我、技师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茫然去做后果很难控制。做DSD设计分两个层面,一个是用数码的方式,比如说给您拍了照片,正面的、侧面的牙齿的各个角度,然后我们会在电脑上用线条进行设计。因为我们牙齿都是有轮廓的,有区别但也有共性,我们会按照预想的标准或者是符合你个性化的方式进行轮廓的设计。然后把它红白美学这块,至少在图片上做得比较协调。我们还可以做一些模拟的牙齿形态,把它贴上去,当我们再次做起来的时候会发现,我可以给你看一些你未来的大致的一个样子。如果效果不错们大家都认可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开始立面图的设计。立面图说得简单点,就需要跟医生、技师去合作,我们必须要通过模型,进行三维的恢复,这个完全就可以参考二维的图纸去做。因为它会有很多数据,比如说你牙齿的宽度、高度、厚度都可以测出来。

主持人: 那跟牙齿的年龄有关吗?

黎曙光:年龄倒还好,比如说你是十几岁或者说四五十岁,都没有问题,因为这个只是根据你现在的牙齿状况,我们给你进行一个重新的设计,这个设计会让原来不完美变得完美些。所以说我们有一些相对靠谱相对标准的模板去做,当然也要融入个性化。

主持人:那我想问一下是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做DSD?

江劲:刚才也说了,DSD其实就是一个设计,因为很多时候去看牙齿,比较简单的可能就是跟你说你这里有颗蛀牙,有个洞,你要补一下。但是事实上,你如果没有看到这个洞的话,其实你心里并不知道这个洞有多大,大概多大危害。我做美学这块,给我带来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我喜欢拍照。拍照就是拍牙齿的照片,如果说我们第一次见的话,我会考虑给你把有问题或是没问题的牙齿照片都留下来,这样的话我们在电脑上,直接就可以看到这些问题的细节了。如果是个蛀牙,那这个蛀牙有多大有多深,深度可能看不出来,但至少面积、缺损的形态能看得出来。如果你的牙齿不够漂亮,那它为什么不够漂亮,也许是长短、宽度、排列、颜色有问题,在照片上是一目了然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沟通就会非常方便。

黎曙光:年龄倒还好,比如说你是十几岁或者说四五十岁,都没有问题,因为这个只是根据你现在的牙齿状况,我们给你进行一个重新的设计,这个设计会让原来不完美变得完美些。所以说我们有一些相对靠谱相对标准的模板去做,当然也要融入个性化。

主持人:那在这个设计的过程有哪几个步骤?

黎曙光:设计就分两步走,第一步就是在电脑上进行轮廓的描绘,而且可以测量出它原来的情况以及做出它未来想要的结果。当我们沟通后,我们会把图纸的内容给到医生和技师,通过取得初始模型,用腊进行恢复,这是可以参考图纸的,把二维转化为三维,其实这一步是最难的。做DSD,只要是我们医生同行,你都会明白,你在二维的上面做几个线条和轮廓很简单,但是要把它转换为诊断蜡型。

主持人:您说的诊断蜡型就是模板?

黎曙光:对,就是真正要产生模板了,前面只是看,后面就是跟造房子一样该有样板房了。必须亲自感受过这个样板房,你才会觉得这个是不是值得你去拥有。

主持人:那这样听下来费用会不会很高?

黎曙光:费用方面,现在在国内这几个方面并没有涉及过多的费用。现在在国内牙齿的收费体系基本上是根据您选择的一种修复方式,还有它的材料来决定的。就设计这块,其实有些比较擅长美学或喜欢美学做细节的医生,他会愿意去做这个设计,他可以做得非常细致,会用一定费用。但最终都会体现在修复效果里面。

主持人:再问一下黎院长,DSD的整个周期大概是多久?

黎曙光:周期其实很快,像第一步的表面平面的设计,如果我取得了照片,那我在15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第一次初步的设计。进行进一步的测量,反映给我们的技师,做一些二维到三维的转化,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这个需要去沟通,然后技师再去把它实现,这个是需要制作的,一旦需要制作就需要3-5天的时间去完成。所以说,我们一般的习惯是第一次过来先留资料,比如所X光片、照片、模型,留下来之后就可以开始做设计了,一周之后我们就可以看初步的结果。如果觉得不错达成共识,那我们就可以开始做下一步的治疗了。

主持人:您之前在这个设计上有操作过一些比较特别的案例吗?

黎曙光:因为案例是什么样子的都有,难度最大的,对我们来说就是排列上面如果有问题,做DSD设计还是蛮难的。如果说有凸有凹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就不一定会做DSD设计,因为这个问题应该是去正畸,那就没有必要去做DSD了。如果牙齿太乱了,只需要矫正就可以了,矫正齐了之后,再针对你的形态颜色进行个性化的设计。这个其实就引申到,像我们这个团队做DSD设计的话,很多是做微创美学修复,因为现在大家也会知道,很多传统修复方式是非常可靠的,比如说全冠这些,但是发展到现在,世界上口腔界的主流的趋势越来越向微创上面靠拢,因为大家总想牙齿少磨一点,健康组织留得多一点,这样未来才有更大的余地。要是牙齿一下子全部磨掉了,就像刚才说的美容冠,首先你的健康就被打破了,第二它会引起一系列牙周或其他问题,挺可怕的。我们也接手过一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美容冠,后来只能全部拆掉,看牙齿里面已经全部烂掉了。这几年下来,我都是倾向于尽量少磨牙齿甚至有些个别情况下可以不磨牙齿的。这样的话,我觉得健康才是第一位的。我们现在的牙医,应该首先着眼于健康,第二个把它做得美和协调。健康一定是第一位的。

主持人:像DSD设计,比如说一个患者治疗结束之后,他会有一些后遗症吗?

黎曙光:DSD设计和后面的治疗并没有这样直接的关系,刚才我也说了,设计其实就是效果图,包括我们后面说的第二步做的模板,同样也是一个效果。至于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做,像用微创的方式去做还是全冠去做都是可行的。其实后面的一步,那就要看牙医的水平了。但是说如果当中某一步出了问题,比如说牙齿的精度出了问题,比如说在戴或者修整的时候出了问题,后续就会有困难。因为牙齿是个非常精密的学科。

主持人:那您跟我们介绍一下口腔医院城西分院的一些专家团队吧

黎曙光:刚才也提到过专家团队,分隔还是比较细的。大家都能想到的一些口腔科专科都是有的,那么当然提到美学修复专科,我们确实有一批医生都是非常擅长这块,比如说我们名医馆的几位医生,都是非常资深的全科医生,我们再美学这块交流得非常多。另外在我们的特需门诊、综合科都有一些医生加入到我们美学修复团队里面来,因为他们都热衷于做得更美更有个性化。我们成立这个团队的初衷,也是为了至少让这批医生能先做好,有个示范效应、榜样效应,带领我们更多的医生慢慢向这方面靠拢。包括我们也有一个非常好的技工室,这个技工室完全是建立在数字化的基础上的。我们现在做牙齿,很多时候会尽量减少人工的因素。我还是比较推崇德国的一些技术,他们会用机械设备,尽量把人为因素降到最低,人越多失误肯定会越大,刚才说的是一个非常迷你的技工室,它其实建立在现在非常好的、未来成主流的数字化技术。以前我们看牙齿,要取模型,有些哪怕只做一颗牙齿修复,都要做全口的模型,其实那个挺难受的。但是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数字化的设备后,我们就可以扫描,到那边不用取模型,我们有一个专门的设备取数字化印模,在口腔里面扫一圈,牙齿的情况就直接在计算机呈现了。

主持人:那样更直观。

黎曙光:对。同时我们的技师就是在计算机系统里进行设计,这个就非常精准了,不像以前有些传统方式,做出形态去烧制等,整个过程会牵涉到很多环节。这个完全就是数字化设计好,然后我们确定好它的形态后,把合适的材料放到加工的仪器上,就直接切削出来了,它的环节就很简单,就是医生处理好这个之后,患者过来扫描,然后设计,直接加工出来,整个过程都是非常精准的。相当于原来几十步的东西,就变成只有这三步,而且出来的修复体再经过一些及时的调整、染色或者说这些处理,就栩栩如生了。关键是它的稳定性很好,因为人为因素少了,失误也少了,可以精准到零点零几毫米。

主持人:所以说技术团队还是很强大的。

黎曙光:是的。我们人当然是最主要的。说句实在话,做口腔这个行业,人是最主要的,机器是一个辅助的,但是你有更好的设备,你会发现我们医生、护士、专家团队会做得更加高效,患者也会觉得非常舒适。

主持人:那所以说,现在我们患者到口腔医院城西分院就可以感受到一站式的护牙的服务了。

黎曙光:没有问题,是的。

主持人:那今天谢谢黎院长做客我们的演播室,我们下期再见。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