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资讯|美食|旅游|时尚|同城|汽车|城市|健康|教育|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浙江> 旅游>新鲜旅攻略>正文

海宁那些垂老的皮影戏

来源:远方网2012年6月6日【评论0条】字号:T|T

艳说长安佳子弟,熏衣高唱弋阳腔 艳说长安佳子弟,熏衣高唱弋阳腔

  艳说长安佳子弟,熏衣高唱弋阳腔

  冬日的阳光暖暖地斜在头顶,猫在阳光里斜成长长的慵懒的身影。

  盐官镇的冬天就是这样安逸并且舒适。当我走过那座修缮得中规中矩的状元第的时候,忽然有些诧异,时光倒流了吗?

  也许皮影这样一种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老艺术,在这样的千年古镇里存在,才是最适合的。

  皮影艺术馆。一丛比较少见的紫竹静静地在墙角站立。

  三位老人看着我们走进来,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说:“来了?看一出《白娘子》吧。”

  笛声悠扬地响起。断桥下的水波袅袅婷婷,白娘子袅娜的身段在幕布后为着千年的爱情叹息。龙或者凤,在古老的幕布上腾云驾雾,在传统的故事中永远是主角;无论是甩着水袖的真人,还是凝聚了许多艺人的无限暇想的那一方小小的皮影里。感人的情绪在千百年后依然感人,我们,也和千百年前的他们一样,随着皮影里的那一方寸小人的命运,情绪起伏。

  弋阳腔咿咿呀呀地持续着,我们在台下呆呆地看着。听不懂戏文的具体词曲,但是情节依然感人,更感人的则是巴掌大小人儿身上的绚丽色彩、流畅动作。

  我坐在风里,坐在阳光照不到的厅堂里,看着蓝花镶边白布上的小人热闹地往来,感伤不已。

  这便是皮影戏,曾经是中国皮影南方流派的代表——海宁皮影。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与断井颓垣踟躇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与断井颓垣踟躇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与断井颓垣踟躇

  虽然耳边笛声、锣声、梆子声声声入耳,台上打得也热闹。但是我不可遏制地想起了这个词。

  如果任何一种事物都可以用一个词来描绘的话,那么我愿意把这个词给予海宁皮影。直到我离开盐官,脑海里总是映着这个词。

  在江南,皮影太寂寞了!

  当老人寂寥的身影陷在宽大的藤椅中晒太阳的时候;

  当皮影惟一的传人用生满冻疮的手灵活地在幕布后操作的时候;

  当皮影逐渐成为书上记载的一个剧目名词的时候;

  当皮影戏被列入濒危绝灭的艺术保护名录的时候;

  当皮影所有的历史和悲伤离合的故事隐在狭小的幕布之后的时候;

  我愿意把这个充满历史的凝重感、时间的遗忘感,还有一丝丝悲伤的词送给皮影,在我所目击的状态下,也许用这个词来形容皮影才是最贴切的。

  咳嗽着,老艺人徐二男放下手中的皮影,又把双手插回了袖筒,仍然坐回阳光下的藤椅里。他叹了口气:“现在的人都没有耐心听完一出戏啦。有客人来,我们就演些热闹的简单的段子给他们看看,《蜈蚣岭》、《鸡头山》这些足够了。大概知道些什么叫皮影戏便可以了。”

  “客人”指的是那些被旅行团带来参观盐官千年古镇风情街的游人,大多数人都对能够在这里看到皮影戏感到吃惊和新奇,毕竟,盐官的皮影并不是旅行社招徕客人的金字招牌,在很多人眼里,古街和海宁潮才是旅游业的主打项目。

  旅行团的团友们排排坐在幕布前,往往没有看完一出戏,便被导游指挥着赶下一个景点了,有心的人也许会抓紧时间掀起通往后台的那块布帘,好奇地看一眼幕布后面的神秘。

  更多的时候,台下坐着三三两两的散客,如果指望他们能够安静地听完一出《游园惊梦》,这也是不可能的。时间固然是个原因,但是唱皮影戏所使用的弋阳腔和海盐腔,也远非一般游客所能领会的了,许多词也许连当地居民都理解不了。

  于是,灯光照映下的幕布重复上演着蜈蚣和公鸡的大战,两个武将举着大刀砍来砍去。当公鸡一脚踩住蜈蚣、一个武将一刀砍下对方的头的时候,一出皮影戏便算大功告成了,台下八九不离十地会响起“啧啧”的惊叹,满意而知足。

  这些入门级的剧目,徐二男早已放手给18岁的徒弟陈沁岸去演了。蜈蚣对战公鸡、武将砍头这些动作在小姑娘陈沁岸的手中运用自如,配着高跟鞋在木地板上的敲击,节奏分明,打斗激烈,效果绝佳,常常还能省了徐二男在旁边敲边鼓。

表演皮影的老师傅表演皮影的老师傅

  徐二男上场往往是要唱大段的文戏的时候,那是要碰到真的痴迷皮影看了一场又一场不肯走的主儿,他才肯亮起嗓子露一手:白娘子妖娆地走过桥来,顾盼生辉,唱起大段内心独白。这一段独白配合着皮影小人儿的身姿,足有五六分钟可以消磨。

  小徒弟陈沁岸悄悄地告诉我,徐二男脑子里可藏着248出戏呢,“可是师傅从来不把戏文写下来,教我的时候也只是唱两三遍给我听,然后便叫我背下来,隔天再检查我有没背熟。”

  “我师傅教我的时候也不把戏文写下来的,写下来看着背就是没有听着背记得牢!纸头上写着字你便有依赖了,整天想着背不下来好看书的,不写下来你就只好牢牢地记在脑子里了。”徐二男觉得传统的教法更有利于传统的传承,许多说不出来的手势、感觉都是师徒手把手传教的,这样才能保证原始的韵味。“年轻的时候我能一口气唱下248本戏呢,全本的,词曲都记得清清爽爽。”徐二男叹着气,摇摇头:“现在不行了,都记不清了,长久不唱了。”

  没有客人来的时候,徐二男便会想起年轻时候皮影风光的辰光。到如今,74岁的徐二男老人已是海盐周边惟一会全套操作皮影的艺人了。

  算起来,真正算得上非表演性质的民间演出,也已经是90年代初的事了。那时候徐二男还和皮影戏班受邀请下过乡,为乡民唱上几出戏。

  唱皮影就和老底子看戏一样很有讲究。民间的戏曲总是从堂会、庙会发展起来的,越剧、京剧都这样,皮影当然也不例外。

  皮影曾经在海宁地区很盛行,于是就像越剧、绍剧、婺剧一样,它也常常应乡民之邀去演出。结婚了、生子了、生日了、过年了甚至着火了、养蚕了,都会请皮影戏班去唱上几出。当年海宁皮影剧团中著名的郎家班,便是这样在乡间的辗转演出中唱响的。

  “演戏是件很有讲究的事,东家叫我们去演出的时候,经常不点剧目,全凭我们自己演。所以私底下我们得打听好许多事,先要了解东家是为什么要请戏班。如果是因为刚刚火灾过请戏班压惊,那么我们就要演水戏,这叫‘讨口彩’,比如《水漫金山》、《水战杨绕》等;如果是小孩过生日,那就演《养子得宝》、《儿孙福》、《白家双状元》等;如果这家人姓黄,那么就演《黄巢登帝》,反戏是万万不能做的,如果你演了《灭黄巢》,那么这个戏班以后别人也不会再叫你了。总之演吉庆、好看、热闹的戏是没错的。”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也许皮影的衰落比之传统戏剧的衰落更有些必然。在唱念做打之外,皮影还比一般的戏剧多了些麻烦——道具的制作和保存。

  海宁皮影的道具都用黄牛皮,一张牛皮可以做500个道具头像,但是能够撑起一个戏班的道具,则至少需要2000多件。

  南方的天气,很适合皮影的保存,因为湿润,所以牛皮不会发脆断裂,但是皮影得提防那些馋嘴小动物,比如老鼠、蟑螂。因为牛皮成像、画上图案以后,还要再刷一层油。香喷喷的油和牛皮容易引来这些动物的觊觎。所以道具都锁在一个结实的大樟木箱子里,春天天晴好的时候,还得拿出来放在阴风里吹吹。

  到如今,肯下功夫学皮影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连徐二男的几个子女也完全脱离了这个行当。徐二男倒是很理解年轻人的想法:“连我自己都看不到学这个的前途,年轻人谁会愿意整天守着这箱东西呢。”

  曾经有人从外地赶过来学皮影戏,但是仅学了2个月,便功利心十足地走了,收集了一些皮影道具单门独户地闯世界去了,听说现在俨然算是某地的小有名气的皮影艺人了。“她那是算学了些什么哟。真正能学到点东西,接得下皮影绝活至少要4年时间,那才能唱全基本的皮影戏剧目,学全皮影绝活。”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微博爆调查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