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SOHO中国旗下的共享办公产品“SOHO 3Q”杭州首店开业。开业当晚,潘石屹带着他的“潘谈会”来到杭州,会议邀请了贝贝创始人兼CEO张良伦、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等企业家,畅谈 “消费升级,美好生活”。

  这是SOHO 3Q首次走出京沪两地,而杭州是“第一站”。之所以会选择杭州,潘石屹认为 “杭州是一个互联网城市,是一个未来城市”。此次邀请张良伦、吴国平等企业家,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老潘的颇具前瞻性的“未来”格局。

  老潘的潘谈会:大佬盛宴,露面的都是狠角色

  2016年起5月,第一期潘谈会上线。论互联网行业,谁能请得起雷军、李开复、刘强东、俞敏洪等互联网行业巨擘先后站台,非地产大亨潘石屹的“潘谈会”莫属。人称“萌叔”的潘石屹总能通过娓娓道来的方式煲一锅创业鸡汤,使得众大佬纷纷亮出干货予以回报。

  15年6月,雷军回馈老潘的是观点:选择了创业,你就选择了一个无比痛苦的人生;15年12月,刘强东给予的干货是:“一拖三”理论——在优秀的成功的团队基础之上,只要把用户体验,成本和效率三者,至少做到一点,同时另外两点又没有减损的情况下,基本上就可以算成功。

  2018年4月,老潘的饭局来到西子湖畔,贝贝创始人兼CEO张良伦表示:社群经济将引领消费升级。而“餐饮大亨”吴国平说,回归自然是这个时代的消费升级;

  消费升级,是不同消费者完成不同模式的升级

  此次“潘谈会”的主题定在了“消费升级,美好生活”。

  外婆家的创始人吴国平率先打出了温情牌,在其眼里:过去, “消费升级”是儿时对“四个轮子的车“的渴望,当下,从“餐饮业”到“民宿”业,消费升级是“回归自然,找回儿时的记忆”。

  而贝贝创始人兼CEO张良伦则表示,这个需要眼球和焦点的时代促使世界诞生了很多新名词:“消费升级”、“消费降级”、“消费分级”。然而,在其看来,其实三者的本质是一样的,只是不同的消费群体里在不同的环境下完成了不同模式的“升级”:中产阶级开始追求更高的品质,低线城市人群开始追逐新的消费方式。

  需要强调的是,在谈论消费升级之时,不能只关注所谓的 ”新中产阶级群体”,而要意识到每个群体提升的方向和进度是不一样的。

  而这个过程,用户都在受到一件事的影响,那就是——社群效应。以贝贝集团旗下的社交电商业务贝店为例,张良伦自信的表示:这会是自己下一个独角兽作品,而且绝不亚于当下贝贝平台的体量。

  人们以为所有人都在用微信聊天,用淘宝购物。然而事实上,微信10亿月活对比淘宝5亿月活,数据告诉我们:有很大一部分人选择用微信解决购物需求。

  对于这位85后互联网独角兽的观点,潘石屹表示认同。这位从88年开始创业的“老炮”说:在我看来,未来的中国是平的,互联网的社群效应让消费变得更加扁平,普通人家的冰箱和扎克伯格家的是一样的。

  互联网或线下,都在为创造美好生活

  关于当下大火的线上线下之争,老潘口中的“60、60、85”后三人组,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意见。张良伦表示:新零售,并不是干互联网的人去开一家线下店。以贝店为例,其在将线下零售做的事搬到线上,又通过online的方式去触达线下的人。平台方以传统线下的模式对供应链和物流有着严苛的把控,而贝店用户用线上的方式去实现买卖,这是过去加盟与自营的模式所不能实现的速度与效率。

  对此,任性的uncle吴(吴国平)则表示:“商业世界是和多元的生态,不用强硬“上线”,而最资本的事,依旧要通过线上解决。” 颇发话有叫板之意。

  此时,在一旁看热闹的老潘发话了:“他们俩充分证明,搞互联网的和不搞互联网的是俩个世界的人。”玩笑后,老潘以在纽约第五大道其租给乔布斯的苹果体验店为例,其表示:“人们需要苹果线下店,那里是果粉的‘庙宇’,是用来朝圣的,而果粉也需要线上渠道去消费,这就是线上线上的相互作用。” 用同样的逻辑,老潘把望京SOHO的商铺,“忽悠”给了雷军的小米之家。

  而后,当三位大佬聊到创业心路,张良伦动情的表示:感谢这个时代,即使在资本的环境下,创业者依旧是甲方。尾声,当主持人问到“什么是三位心中的美好生活?”你会发现,三者方式各异,或互联网或线下,却都是在谋求一个“美好生活”的局。

  畅谈过后,老潘和uncle吴一起为众位坐上宾客做了道地道的杭州菜,似乎预示着:在创业的江湖里不只有“舍命狂奔”、“流量焦虑”,还有一顿饱含深意的红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