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资讯|美食|旅游|时尚|同城|汽车|城市|健康|教育|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浙江

新浪浙江> 资讯>综合>正文

浙江话剧团情景诗剧《我有一个梦想》杭州首演

A-A+2014年9月3日16:30新浪浙江 评论

  8月30日晚上,由浙江话剧团有限公司创演的“中国梦”情景诗剧《我有一个梦想》在杭州市湖墅南路136号浙话艺术剧院隆重首演,省委宣传部副巡视员何启明、文艺处处长曹鸿、省文化厅副厅长杨越光、艺术处处长薛亮等领导出席观看了首演。

  社会责任  文艺担当   弘扬正能量的浙江话剧团

  2014年全国艺术创作工作会议是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工作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重要会议。抓好以“中国梦”为主题的艺术创作,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释好中国特色,是伟大的时代赋予广大艺术工作者的神圣使命,是当前文艺工作的重要任务。作为改制院团的浙江话剧团,始终牢记文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积极组织深入一线采风,创排推出了“中国梦”情景诗剧《我有一个梦想》。

  近年来,浙江话剧团紧紧把握热点话题,围绕重大活动,连续推出系列主旋律作品,如,为纪念殷夫诞辰100周年创作的音画诗剧《生命如歌》,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创作的献礼剧目《谁主沉浮》,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50周年创排的话剧《雷锋》等等,还有此次的“中国梦”情景诗剧《我有一个梦想》,表达应有的文艺担当,发挥话剧艺术在“凝聚正能量”的积极作用。

  以小见大  寓意深远  非常接地气的一首诗

  《我有一个梦想》讲述的是生活在21世纪的一家六口各自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有了对“中国梦”的感怀。相比于高大上的“中国梦”情怀,《我有一个梦想》切割细化了这个恢弘的命题,更加接地气地讲述了关于每个人自己的中国梦。四世同堂的家族,有救死扶伤的医生,有口灿生莲的外交官,也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教师,有兢兢业业的家庭主妇,有勤于思考的学生,也有历经枪林弹雨的军官。可以说看似小家,实则映射了社会各行各业的大家,折射出了社会各个层面的梦想,用最平实的手法巧妙地将个人的梦想融入了“民族梦”、“国家梦”,弘扬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等各个层面的中华民族美德,反映把个人的梦想融入到国家的梦想、民族的梦想,凝聚每个人的力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这个主题。全剧虽然没有宏大的场面、激烈的矛盾冲突,但它却在诗意中彰显出温馨和感动,引领我们深思。 

  “这不是一个剧,这个‘中国梦’是一首诗”,执导该剧的浙江省新生代导演孙晓燕说。该剧由浙江省长城影视公司陶国芬任编剧,两次获文华奖的熊延平担任舞美设计,获全国舞美设计奖的杨光明担任灯光设计,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优秀表演奖得主吉京京、全国戏剧文化奖话剧金狮表演奖得主魏鹏、五次获省表演一等奖的高伟伟等均在剧中有出色表演。

  一天三班,激情创演,全心在戏上的“浙话新势力”

  七到八月本来是演出淡季,大部分剧团都趁这个时间放假调休,一般是一个月甚至更长,但浙话只调整了短短半个月,8月初又召集演员们来参加业务培训,赶排新戏。  

  “连续7天课,从早上9点上课到下午6点,晚上兵分两组,接着排新剧《我有一个梦想》和《红中》……”浙话艺术总监宋迎秋说,“为了尽可能地节约时间,演员们晚饭也都是叫外卖到排练厅来吃,到年底前,要完成6台新剧的排演,不得不紧锣密鼓地排练”。

  排演“中国梦”这样的主旋律作品,全体演职员备受感染,备受激励,大家一天三班,始终保持激情创演。优秀青年演员吉京京既要在《我有一个梦想》中饰演爷爷,又要在话剧《红中》中饰演教育局长,还要准备参加浙江省庆祝建国65周年文艺晚会排练录音,经常是上午参加这个剧组的排练,下午参加另一个剧组的排练,忙得没有喘息时间,甚至有时候两个剧组同时等着他排练。当问他累不累的时候,他说“身体累不重要,戏的压力更大,大家的心都在戏上”。“这既是一次难得的艺术实践,更是一次提振文艺工作者‘精气神’的精神之旅”,在剧中饰演爸爸的话剧金狮奖得主魏鹏表示,“力争把最佳的艺术水平、最好的精神状态奉献给观众。”

  据悉,“中国梦”情景诗剧《我有一个梦想》,今年“十一”前后将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65周年系列展演活动。

  世事无常  人生翻转  黑色幽默喜剧《红中》接踵上演

  8月30日完成诗剧《我有一个梦想》首演后,浙话将连夜翻装话剧《红中》的台,9月4-5日,由李钺、吉京京、张康男、蒋宁等“浙话新势力”担纲主演的另一部现实主义话剧《红中》将在浙话艺术剧院首演。

  黑色幽默喜剧《红中》编剧杨硕,特邀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一级导演钟浩执导。钟浩导演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曾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多次获文华导演奖、话剧金狮导演奖、文化部优秀剧目展演优秀导演奖等,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他导演的青春剧《柠檬黄的味道》、杂技剧《你好,阿凡提》、儿童剧《古丢丢》、音乐剧《月光摇篮曲》、童话剧《小蝌蚪找妈妈》等均获国家舞台精品工程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他曾与浙话多次合作,导演了话剧《爱的心碎》、《果果的绿野仙踪》、《琪琪的红舞鞋》等,皆在全国赛事上获奖。话剧《红中》与诗剧《我有一个梦想》与是两个完全不同题材的话剧,两者各有千秋。《红中》有着浓郁的杭州本土特色,讲述的是历史老师麻向东和麻将馆老板胡九万因机缘巧合相识,经过一系列跌宕起伏的人生转折,谦谦君子麻向东出史入世,沉迷在麻将的世界不愿再出来。江湖高手胡九万则对历史有了近乎偏执的喜爱,从此韦编三绝,对麻将金盆洗手。小人物的人生翻转背后,有各自无奈的沧桑,也有世事无常的嘲弄。那些让观众爆笑之后的余味,是辛酸,是唏嘘,留于9月4日、5日看完此剧的观众自己思考。

  不得不提的是麻将作为《红中》剧中最大的道具与特色,引起了杭州广大市民的热议。浙话艺术剧院也联合都市快报组织了一批经验丰富的老麻将手来探班《红中》剧组,为剧组“找找茬”“挑挑刺”,这对剧中“打麻将”桥段的真实度大有裨益。

  先期到杭州的执行导演廖伟是个实打实的雀友,他说自己来自湖南,“湖南和成都,打得比杭州还狠,有的甚至成为职业了。街边开的麻将馆比烟摊和超市还多。”以他十多岁就开始摸牌的经验而言,排一出麻将戏是发挥所长,“用《红中》这个戏名,它本来就是东西南北的中心,也是用作‘混儿’的,它可以取代任何牌。”在杭州麻将里,“混儿”就是“财神”。

  在李安的《色,戒》里,四个上海太太穿着旗袍坐在桌前打麻将拉家常,也能看出麻将桌就是个四方的交际场,最容易揭发人性,导演说:“我们以麻将来看出一个人的人生,看麻将带出来的生活是怎样的。”剧中的麻向东是个大学教师,一向看不起沉迷牌桌的老婆,但到了求人办事的时候,自己不得不上桌打麻将,甚至还要故意输钱给人家。“打麻将的时候出牌有讲究,如果一个人在求另一个人办事,那么这两个人打麻将只是一个形式,一个强,一个弱,一个拍马屁,一个不受用。”

  戏中的麻将都是按照杭州麻将的规矩来,“会有杭州话,现在还没处理方言,方言只是在里面点缀,主语还是普通话。”

  浙话以其执著较真的态度对待每一出开排的戏,最大的成就就是灯光暗下帷幕拉开之际,舞台上演的悲喜能移情感染坐席上的观众。金秋来临,天气转凉,走进温暖的剧场,看一看《我有一个梦想》和《红中》这样优秀的戏码无疑是杭州老百姓最佳的选择了。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浙江|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教育|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