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资讯|美食|旅游|时尚|同城|汽车|城市|健康|教育|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浙江

新浪浙江> 资讯>综合>正文

十年坚守,只为盼你醒来

A-A+2014年8月20日12:39衢州新闻网评论

  记者汪培坚文/摄

  无法言语的丈夫,47年的相濡以沫,10年病床前的陪伴,还有一个几乎看不到亮光的“希望”——这是65岁的詹兆华现在的人生。前几天偶然间听人提起她,仅仅是这几个关键词,就让记者坐不住,想走近她听听她的故事。

  詹兆华呼唤着老伴

  十年每天24小时陪护病房成了她的家

  走进衢化医院3号楼11号病房,已是晚饭时间。詹兆华放下手中的饭碗,和记者打起了招呼。记者看到,几根豇豆一团饭,就是她的晚餐。

  “宝贝老头,宝贝老头,有人来看你了。”记者看了躺在床上、鼻孔里插着胃管的老人郑根林,詹兆华马上站起来,弯下身子,用手抚摸着丈夫的头,凑近他的耳朵,高兴地说。69岁的郑根林眼睛没有规律地一睁一闭,嘴巴不停地一张一合,偶尔喉咙里还发出几声咕噜声。

  这个病房有6张床,老人的病床靠近窗边。窗边堆放着很多衣服,还有一个木制的挂衣柜,边上靠着一张折叠床。詹兆华说,这十年来,她每天都陪住在医院,病房就是她的家。护士长吴晓霞告诉记者,詹兆华陪护丈夫非常尽职尽责。

  郑根林是2004年2月中风入院的。当时,老人在抢救时,医生告诉她,中风严重,即使能抢救过来,也是一个植物人,还伴有很多慢性病。要不要救?詹兆华很坚定地说,救!

  从那以后,詹兆华的生活完全改变了,陪护丈夫成了她的全部,还借了十几万元的债。她说,老头子在最初的三个月里昏迷不醒,醒来之后,就不认得她,叫他也不应,只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张口呼吸。

  一边说话,詹兆华掀开被子,用力地按摩着丈夫的小腿。记者看到,因为长期卧床,老人双下肢已经严重萎缩。

  “我必须24小时守在这里,除了下午跑回家匆匆烧点饭带回来。”詹兆华说,万一丈夫喉咙里有口痰卡住了,没有及时吸出来,会“去”的。说着说着,满是白发和皱纹的詹兆华流下了眼泪,又马上用手擦去,继续和记者交谈着。

  一个信念始终支撑着她

  有一天醒来聊聊天

  不一会儿,病房里来了两位护士,来帮助詹兆华给病人翻身,避免病人长久卧床,血液不循环,身上长褥疮。记者看到,郑根林的脸部很干净,脸上的皮肤有些红润。“我每天要给他擦洗两遍,每次半个小时。”詹兆华说,要让郑根林干干净净的,尽量减少痛苦。

  护士帮忙翻身时,记者发现郑根林颈部有一个玉坠。詹兆华说,这是她昨天在医院门口买的,198元,保佑老头子早日康复。这十年来,詹兆华很少上街,只去过一次大超市。和她说起衢州城里的变化,她都一无所知。

  十多年了,郑根林还是对她“不理不睬”。他真的能醒过来吗?

  “我相信他能醒过来,到时能和我说说话。”詹兆华说,她前几年听上海一位医生说,给郑根林听听音乐,多聊聊天,加强护理,还有恢复的可能。那时,她就买了一个收音机给郑根林听。后来,她又让儿子买了一个简易的DVD,配了耳机,每天给郑根林听好几次。说着,她从衣柜里拿出DVD,接上耳机,自己试听后塞入郑根林的耳朵里,并将他的头转过来看屏幕。“宝贝老头,这个音乐好听吗?”詹兆华摸着老人的脸,还悄悄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记者要现场拍照,她还有点羞。

  “有好几次,每当我叫他的时候,他都会转过头来看我一下。”詹兆华高兴地说,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她都兴奋不已。可是,这样的时候很少很少。但她总是相信,每次叫郑根林“宝贝老头”时,他都能听到。

  詹兆华知道,要让丈夫恢复到以前是不可能的事。但她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他有一天能开口说话,每天和她说上一两句,哪怕是骂她,她也心满意足了。她经常回忆十几年前,两人饭后一起散步、聊天的情景,那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詹兆华和记者聊天时,一双手总抚摸着丈夫的手,并将他的手指掰开,弯曲,又并拢。“多摸摸,促进血液循环。”詹兆华说。

  十年来,有不少亲朋好友劝她放弃,可她都舍不得。詹兆华说,“老头是个好人,看着他活着,我就心满意足了。”

  47年前一个美丽邂逅这是她坚守的惟一理由

  10年坚守,对于一个人来说很不容易。詹兆华说,他们相爱几十年,丈夫是一个好人。

  47年前,詹兆华是一位18岁的上海姑娘,而郑根林在上海一所军营当守卫。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的生活有了交集。一天,詹兆华受朋友之托,和两个女同学结伴送一封信到军营,在门口碰上了守卫郑根林。

  “他很热情,当时天气很热,还拿毛巾给我们洗脸。”谈起久远的初遇,詹兆华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满是憧憬。她说,不久之后,他俩就有了进一步交往。有一次,郑根林壮着胆子跑到她家见过上辈。可是,詹兆华父母不同意他们继续交往。

  几个月后,詹兆华听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去了遥远的吉林。不久,郑根林也退伍,到浙江长兴一家煤矿工作。一对恋人,天各一方,从此书信频频,互诉爱情。“我每个月都收到他两封信,感觉特别好。在荒天雪地里,他的信是我的精神寄托。”詹兆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当时也谈不上是情书,仅仅是互相介绍工作和思想情况。

  3年后,詹兆华返乡。1972年,詹兆华和郑根林在浙江长兴煤矿成婚。不久,两人调到郑根林的老家衢州,夫妻双双成了巨化的工人。

  詹兆华夫妻育有两个儿子。现在,一个儿子在上海开出租车,另一个儿子在巨化当工人。这些年,因为照顾丈夫,没有带过孙子,詹兆华很内疚。

  正说着话,詹兆华一看手表,已经晚上7点半,这是郑根林吃晚饭的时间。说着,她站起身,抚摸着郑根林的脸,高兴地说,“宝贝老头,吃饭了!”

  老人晚上吃什么?詹兆华说,有骨头汤、茄子、丝瓜和西红柿,还有米饭。但记者并没有看到鲜美丰富的饭菜。她说,十年来,丈夫无法自己开口吃饭,她每次都是将饭菜倒进榨汁机,捣成流汁,再用针筒打进胃管。说话间,她拿出3个针筒,熟练地从一个大杯子里吸满流汁。然后又用一个杯子盛上热水,将3个针筒放进去温热。过一会儿,她拿出来用嘴唇试温,然后又放回去。如此两三次后,她才取出“喂”给丈夫的晚饭。“太凉太烫,对老头子不好。”詹兆华说。为了让丈夫吃得好一些,她在医院边上租了一个小房间,专门用来烧饭,每天烧一次,两人吃一天。每次离开病房前,她都把丈夫安顿好,还嘱咐室友帮忙照看一下,然后跑到最近的菜场,买菜、洗菜、烧饭,一气呵成。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浙江|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教育|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