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资讯|美食|旅游|时尚|同城|汽车|城市|健康|教育|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浙江

新浪浙江> 资讯>综合>正文

浙昆青春版《红梅记》再现戏曲鬼文化

A-A+2014年7月25日01:50青年时报评论

  时报讯 浙江昆剧团秘密排练两个多月的新版昆剧《红梅记》,昨日终于向媒体揭开了神秘面纱——这出将于7月31日在红星剧院首演的新编昆剧,不仅将隆重推出浙昆一批优秀的“万字辈”青年演员,而且还将再现中国传统戏曲中丰富的鬼文化。特别是舞台上高难度的“大喷火”,浙昆团长林为林表示:“这恐怕在昆剧舞台已经四五十年没有演过啦。”

  这次的李慧娘

  重在人性描写

  “《红梅记》这个戏,浙昆来演真的太合适了,因为不仅该剧的作者周朝俊是浙江宁波人,而且故事发生地就在杭州,女主角李慧娘就是在游西湖时邂逅了书生裴禹。”昨天,该剧的导演石玉昆说。这部根据明代剧作家周朝俊的同名传奇改编而成的作品,流传400多年以来,一直是戏剧舞台上常演不衰的故事——南宁书生裴禹与卢昭容相爱,卢赠裴一枝红梅而得剧名。然而两人的爱情受到权相贾似道的阻挠和迫害,贾的侍妾李慧娘因赞美裴生“美哉少年”被杀死,于是慧娘化为厉鬼保护裴生脱险,并成就了裴卢二人的婚姻。而李慧娘,也成为戏曲舞台上一个经典的女鬼角色,“鬼怨”“放裴”等折子戏更是成为招牌段子。

  “这出戏昆曲最早将它搬上舞台,后来京剧、梆子、秦腔、川剧等多个剧种都曾改编过。最近的一次,应该就是绍兴小百花越剧团为吴素英排的《李慧娘》。”石玉昆表示,因为《红梅记》的立意具有争议,当年继《海瑞罢官》之后,这部戏也成了点燃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索。“有人说这个故事的立意是爱情,也有人说是人鬼三角情,还有人把它隐喻成阶级斗争。但是这次,我们淡化了剧中的爱情,而是将重点放在人性的描写上。李慧娘并不是简单的复仇的厉鬼,而是受到正义呼唤,同情弱者的女性形象。”

  万字辈演员都拼了

  毛文霞剪发胡娉“烧”眉毛

  作为浙昆的老朋友,这位几乎囊括了戏曲界所有大奖的著名导演曾为浙昆执导了包括《公孙子都》在内的多部作品。这次受邀来为浙昆第五代“万字辈”青年演员排戏,石玉昆笑言:“与其说导演,不如说是老师。”原来由于戏中很多角色都是跨行当表演,石玉昆干脆是手把手教授。“中国戏曲展现的鬼文化,在世界都是有两下子的。”石玉昆曾经将莎士比亚的名作改编成京剧版的《王子复仇记》,“西方的鬼魂很简单,像《王子复仇记》里就一个鬼魂,但中国戏曲就不一样了,像绍剧就有男吊和女吊,其他还有大头鬼、黑白无常……大头鬼还要学矮子蹲着走,这样丰富的形式老外简直看呆了。”

  在《红梅记》里,除了李慧娘这个女鬼形象之外,还有判官等鬼形象。浙昆素来有名角为青年演员甘当绿叶的传统,这次浙昆团长、二度梅获得者林为林,就在剧中扮演判官。而其他角色,全都是清一色的“万字辈”青年演员。两位女主角胡娉和白云,为了学好“喷火”可没少下功夫。除了向秦腔老师学习,胡娉每次苦练都把脸烤得满脸是灰,有一次差点烧光了自己的眉毛。而刚新婚的白云,因为这个新戏,直接被下了“禁止怀孕”的“命令”。至于书生裴禹的扮演者——女小生毛文霞,也是刚生完孩子复出。为了演好书生,她索性把头发也剪得短短的。“以前演的主要还是巾生,但这次的角色更像武小生。”毛文霞打趣说,在石导手把手地教导下,她发现自己气质现在更男性化了。“每天我进家门,孩子都要喊我爸爸了。”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浙江|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教育|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