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167期:杭州老底子中式服装的百年传承

来源:新浪浙江

载入中...

  城市以飞快的速度向前迈进,在此过程中,一些慢行者被挤出城市中心,在杭州寸土寸金的地方,他们的存在是一种奢侈。包文其和“振兴祥”就见证着这样一个“挤出”过程。

  1979年包文其从黑龙江支边回杭,就开始接触面料,之后进厂学习,一步步扛起“振兴祥”在中式服装领域的活字招牌。“振兴祥”专做中式服装,拥有121年的历史,邓小平夫人卓琳、陈云夫妇、陈香梅、姚明、马季都曾是它的顾客,连博鳌会议期间各国首脑身上的中华衫也是它出品。

  2011年5月23日,经国务院批准,文化部确定了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扩展项目名录。在近200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杭州“振兴祥中式服装制作技艺”(即杭州利民中式服装厂的前身)榜上有名。中式服装制作技艺的传承人包文其说,现在做中式服装的已经没有几家了,挂“中式”二字的更是独此一家。

  外国人把它当做中国的LV,而上世纪80年代,杭州姑娘出嫁,家里条件还可以的,总会到吴山路上的利民订做一件织锦缎云花袄,一天限量20个号子,半夜就有人来排队,很紧俏。“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但这就是我们的历史,这里有很多人的回忆。”

  中式服装工艺复杂,手工繁重,花纹图案富有立体感,包文其曾和服装师傅们做出过“西湖十景”的10套中式服装,这10套款式各异的旗袍,把杭州西湖“老十景”通过手绘和造型的方式展现在旗袍上,全部手工制作,制版,裁剪,制扣,做工别致,旗袍外甚至看不到一根明线。

  “我认为服装是文化最直接的表达手法,这是把文化穿在身上。”包文其希望,这种将世界文化遗产“杭州西湖文化景观”、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蚕桑丝织技艺”以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式服装制作技艺”结合的手法,能拉近中式服装和穿戴者的距离。

  中式服装的面料极为考究,现在市面上在用的真丝绸缎一般都是16mm,19mm的,而“振兴祥”选用的都是30mm、40mm,为什么用那么好的?包文其解释,“绸缎有一个特点——纤维完厚,但它柔软、容易起皱,所以我们就采用高密度的绸缎,弥补了很多起皱的问题,面料加厚了垂感好了,再经过特殊加工,穿出来又合身又不会起皱。穿完不需要每次洗,整烫一下就好。”

  如今,包文其熟稔的拿起工作台上摆放着的粉线袋,这个东西看似与服装没太大关系,实际上它的用处很大。原来裁剪衣服的时候,所有的尺寸都是根据这个画起来的,但是用传统工艺在柔软的面料上画上去,一不小心就会移位变形。而有了这个粉线袋,把里面的线抽出来,摆好画直线的位置,按住以后弹一下。颜色就会从绳子上弹到了丝绸上。这个线不会受面料变动的影响。类似这样的工具在现代化的服装生产中已经少之又少了。包文其却始终坚持着传统手工定制,他说粉线袋是为数不多的且依然在使用的工具。中式服装镶嵌滚烫,这些工序都比较特别,手工针艺最为讲究针迹细密。

  中式服装最为大家熟悉的品类当属旗袍。一件严谨考究的中式服装制作下来究竟有多难?拿旗袍来说,款式构思最考验创意,要求也颇高。旗袍的妥帖非度身订做不能为之,旗袍最讲究“可身”,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窄。量好尺寸就是裁剪,做树脂薄膜硬领。再用浆糊背领衬布,预缩领面,用浆糊上背面领。大襟处粘本料牵带。之后是面子收省,面子收省后归拔胸部、腰部、肩部,面子缝位粘布衬带。扣烫里布下摆,点浆,手工缝杨柳花针;面里拼合肩缝、侧缝、上领、上拉链。半成品做好要先试样,之后是拉一镶一嵌,复一镶一嵌,再用手工包撬镶条,打叉位,拉链位套结。最后,用手工做扣,划扣位,手工钉扣,钉钦扣,钉风纪扣。一件成衣才算做好。

  中式传统服装都是“连袖”平裁,“连袖”是指中国文化中“圆”的哲学延伸,“圆”是指圆融,圆满融通,无所障碍。中式服装在外看不到一丝针线,全是暗线,精致的手工盘扣,代表着中国人的平淡自然,含蓄委婉,一丝不苟的自我涵养。所有的“绳结”在人们的心目中代表着各种美好吉祥的意义,具有招福纳祥,传情达意的含义。各种绳结盘扣既生动的表现中国服饰重意韵、重内涵,同时又富有装饰的趣味。

  包文其为很多名人做过衣服,前些年马季相声舞台上需要做长衫,但外面做旗袍的多,长衫少。马季在很多地方做了不满意,从北京来杭量尺寸,在包文其店里做了一套长衫,事后赞不绝口,并写下“扬吾民族正气,兴我中华之光”的题词。2008年北京奥运会,体现出浓郁中华民族特色的颁奖礼服,其中最知名的“青花瓷”和“粉色”两个系列,6个款式200套服装,也出自“振兴祥”之手。

  这些年,来找包文其做服装的外国人渐渐多了起来,他把“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奉为圭臬,他认定,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的服饰文化肯定会变成世界的服饰文化,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发展。

  包文其希望年轻人能把中式服装技艺传承、发扬光大下去。既保留技艺精华,又适时融入当代审美和潮流因素,让中式服装紧贴时代的脉搏,同时又不失丰富的中华文化精髓。这也是包文其一直坚持在做的,“让中式服装时装化,让世界所喜爱”。

  “机器踩出来的衣服硬梆梆的,体现不出女性柔美的气质,人手才能缝出圆润的感觉”,包文其和自己厂里的师傅们依然在坚持手工制作。“旗袍是手工编织的另一层皮肤。”坚持了20多年,现在仍活络在手工中式服装制作上的包文其,维持着他一贯对于细节的偏执追求。

  当年那条皮尺一挂就是23年。如今头上已挂青丝的他利索地把皮尺从自己脖子上拽下来,在顾客脖子上轻轻一揽,顺着接口处,伸入食指留出些许空隙,又稍稍往外一滑。

  在这个成衣泛滥的大机器年代,包文其用老手艺人的耐心和精工细作,保护着一针一线的温度。不为自己挣名,只为传承正名,他的服装里有味,才让人百看有戏。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