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见》第132期:一代国药巨匠冯根生

来源:新浪浙江

载入中...

  一代国药巨匠冯根生今天凌晨逝世,享年84岁

  图文|网络

  从多个渠道获悉,一代国药工匠,胡庆余堂传人、著名浙商、冯根生老先生于7月4日凌晨逝世。

  “狂商” 冯根生

  在中国百年商业史和近40年的改革史上,冯根生都是绝无仅有的人物。他是中国“天下第一药局”最后一位传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药界的唯一传承人。他也是中国国企在位时间最长的一把手,以84岁高龄依然掌控国有企业集团。

  “胡庆余堂”由中国清朝(1636年—1912年)著名商人胡雪岩创建于142年前。冯根生从14岁时就进入胡庆余堂当学徒,到2016年,他在这家药号干满了整整67年。

  一百多年的经营过程中,胡庆余堂沉淀出了深邃的中药文化,并始终以“戒欺”二字警醒药工。冯根生就是这样的训诫中成长起来的。与西药不同,中药在服用前要经过复杂的制作过程,例如煎煮、炒制、炙烤等等,冯根生回忆说,“学徒工一天干16个小时,365天,天天如此,什么苦累都不怕了。后来被调去煎药,每天煎300帖,整整两年,十几万帖中药从手下流过。”在日复一日的严苛训练中,冯根生对两千多种药材的品相、药性和功效烂熟于心,中药的各种炮制方法也驾轻就熟。

  冯根生上任后就大刀阔斧对中药生产技术进行改造,包括原液取自动化、包装机械化、药液输送管道化等等,中药生产由此步入大工业生产之列。厂房也进行了大规模的建设和改造,实现了工厂园林化。1982年6月,美联社记者威廉?塞克斯顿在报道中写到:“除了传统中药的特点之外,这家药厂的情境同纽约或波士顿的先进化学生物研究所没什么两样。”

  而令人叹息的是,由百年胡庆余堂转化而成的杭州中药一厂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逐渐变得举步蹒跚。到1996年,因为经营不善,已经濒临破产。兼并一厂并非没有风险,但冯根生没有犹豫就出手了。随后,他转变经营观念,提出名店、名医、名药相结合的经营发展之路。开设“名医馆”、成立胡庆余堂国药号和创建中药博物馆等做法不仅继承和融合了传统元素,也不断融入了符合时代发展的商业元素。

  在冯根生的带领下,胡庆余堂的经济规模与品牌内涵以及文化张力都逐步扩大。在冯根生的领导下,胡庆余堂从140年前的作坊式店铺到今日的大型国药企业集团,完成了从传统向现代的完美转型。有媒体把冯根生称为“狂商”,在他自己看来,“人是一口气,如果没有这一股子狂气,冯根生也就不成为冯根生了。”

  终身保姆

  2002年,杭州市委、市政府决定重奖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三位企业家:鲁冠球、宗庆后,还有冯根生,每人奖励300万元(实际上拿到手的是240万元)。这么大力度地奖励企业家,轰动全国。

  “那天上午,表彰大会结束后,市领导请我们三个人吃饭。我们三个人聊天,鲁冠球提出把这300万捐掉,宗庆后也附和。但鲁冠球对我说,你是国有企业的,你不要捐。我说我绝对捐掉。你们两个都捐,我不捐,老百姓看到了不好的。市长听到了,说你们捐了就是给市政府脸上摸黑,钱是给你们自己用的,绝对不能捐。我们才不捐了。”冯根生回忆道。

  下午,召开新闻发布会。有一个记者问三人:“你们每人拿到300万后,简单说,你们想圆一个什么梦?” 鲁冠球说:“我想在杭州建一个汽车城,为每位杭州市民造一辆汽车。”宗庆后说:“我要成为杭州的李嘉诚。” 冯根生说:“我要建一个汽车城不可能,成为杭州的李嘉诚我更没资格。1972年我成为杭州第二中药厂厂长时,企业净资产才三十多万元,国家没给一分钱。30年过去了,我把这个先天不足的婴儿带大,这个孩子还是国家的,我还是一个保姆。我也想圆一个梦:希望我的东家开恩,让我这个老保姆好好休息。”

  “我那时说就想圆要休息的梦,可我的东家说不行,你这个保姆还可以继续管理这个孩子,又是6年过去了,我这个保姆就成了终身保姆。”冯根生回忆道。

  把镜头拉回到上世纪90年代初。1992年2月14日,“杭中二”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被取消“自营出口权”。为了争取更大的企业自主权,冯根生决定走“合资”的道路。1992年11月,杭州第二中药厂引进泰国正大集团合资成立“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合资前,冯根生先成立了一个“壳公司”――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公司,作为“杭中二”的出资人。并以青春宝集团的名义与正大谈判,避免了自己叫卖自己的尴尬。当时,“杭中二”的账面净资产只有4600万元,但评估后的价值高达1.28亿元,是账面净资产的近3倍。土地开发费、新产品开发、水电容量费、厂区绿化投入等等账面之外的费用,都被“精明”的冯根生“塞”了进去。

  合资后,正大集团持有正大青春宝60%的股权,青春宝集团代表国资持有40%的股权。1998年,正大向上海实业转让55%股权。 这是冯根生经历的第一次改制。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期,国企改制风潮来临,经营者和员工持股成为风气。正大青春宝开始酝酿第二次改制。1997年,经上级批准,由青春宝集团拿出20%的国有股份卖给职工持股会。董事会认为,冯根生作为公司总裁,至少应买下2%的股份,按照资产评估的企业价值,冯根生要拿出300万元的认购资金。当时,冯的月薪只有480元,把这些年的所有积蓄凑起来也不过一二十万元。面对300万元的天文数字,冯根生犯了难。这就是当时媒体爆炒的“冯根生难题”。经过大半年的踟蹰,最后,冯根生贷款270万元。那时候,冯根生已经63岁。按照当时正大青春宝的利润增长速度,冯根生要还清270万元的本息,需要12年。

  还好,杭州市政府体察冯根生的难处,重奖300万元,让他只用了四年就还清了贷款。“我现在的年收入加起来大概接近100万元。”冯根生说,“不过,我还是一个保姆。2%的股份还是在职工持股会里面的,我并不是企业的自然人股东。”

  2003年、2004年,正大青春宝启动第三次改制。这一次准备彻底改,让经营者持大股,成为浮出水面的股东。方案杭州市政府都已经批了,但是后来冒出一个郎咸平,说“保姆怎能变主人”。于是2005年国资委出台文件,要求国有企业产权转让必须公开竞价。由于担心外部投资者的进入把企业搞坏(当时张海案之弊已经暴露出来),方案最终被束之高阁。做了一辈子改革先锋的冯根生最终止步于这次“流产”的改制。

(本版图文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投稿邮箱:xlsoujian@sina.com )

摄影师招募计划

《搜见》长期征集浙江本土优秀摄影师,发掘、推介这个时代真正的报道和纪实摄影师群体。

《搜见》征稿

《搜见》是新浪浙江新闻中心策划打造的原创人文纪实图片栏目,以多元化的视觉表达记录时代的体温。

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激情、梦想、快乐在这里传播,资讯、生活、微博,在这里分享。成为朋友只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