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一则宁波北仑新碶发现东周时期文化遗址——四顾山遗址的消息受到全国关注。

  四顾山遗址大约1000平方米,出土文物以陶器和原始瓷器为主,包括青铜铲、青铜箭镞、青铜鱼钩、铁锛(bēn,指木工用的一种平木器、削平木料的平斧头)等金属器,以及石锤、石锛等石器和少量竹木器。

  据专家推测,这里曾经可能是一个小型的聚落、居址。

  2019年7月至2020年5月,为配合北仑区黄山路西延(富春江路—小浃江路)工程建设,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联合厦门大学、北仑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工程沿线进行了先期抢救性考古调查和勘探,在工程经过的平风岭隧道两侧坡地分别发现一处汉代窑址——平风岭窑址和一处东周时期文化遗址——四顾山遗址。

  四顾山遗址主发掘区航拍图

  平风岭窑址已于2019年完成发掘。考古学家初步判断,其使用年代为汉代,可能属于陶瓷合烧窑,以烧制陶器为主,兼烧原始瓷器。它的发现与发掘,为研究宁波地区早期龙窑结构演变和陶瓷合烧工艺等提供了新的素材和新的案例。

  今年6月至10月,四顾山遗址经浙江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批准进行发掘,揭露出东周至明清时期遗迹100余处,出土完整或可修复文物标本近300件。

  东周时期遗存丰富,文化堆积较厚,遗迹类型多样。

  原始瓷盅:比碗小一点,有点像杯子,东周人用来喝水。

  铜鱼钩:用来钓鱼之用。

  青铜箭镞:古战场上使用的远程武器,带着隐隐的杀气。

  青铜铲:东周时期的重要农具,挖沟掘土、除草播种少不了它。

  穿孔石刀:生产用的农具之一,用于收割禾穗。

  铜钱:墓葬里出土。

  参与发掘的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工作人员说,这是一处以东周遗存为主的中小型文化遗址,遗迹的功能、性质大多与制陶(瓷)、冶炼等手工业活动相关,一些排列较为规整、可能属于房址的柱洞群,不排除是工棚一类的简易建筑。

  “我们还发现了与制瓷有关的沉淀池和储泥池,等于找到了胎土淘洗、存放的地方。”工作人员说,这里共发现并清理沉淀池1处、储泥池1处、水井1口、烧坑2座、炼炉1座、灰坑10余个,以及由排列较为有序的柱洞围合而成的房址1座和零散柱洞数10个。

  沉淀池:与制陶有关,胎土在这里淘洗。

  储泥池:与制陶有关,经过淘洗后胎土存放的地方。

  水井:取水、饮水。

  烧坑:里面有焚烧的痕迹。

  工作人员推测,从目前发现的青铜箭镞来看,有可能这是一个武器作坊,也有可能是农具作坊。

  “从发现的炼炉来推测,当时的人们可能在做找矿的实验。我们发现了一些金属颗粒,现在正在对具体的成分进行科学检测。”

  “这里出土的原始瓷器,可能是古人的生活用具。”

  除此以外,考古学家们还在东周时期地层之上,发现了宋元至明清时期的文化堆积,并发现少量这一时期的灰坑、灰沟、柱洞、墓葬等遗迹,表明这里同样也是那个时代人们生产生活的一处重要场所。

  工作人员说,在四顾山遗址发现之前,村民们曾在这里栽种着大量的树木,也使得这片区域保存比较完整。

  在遗址发掘区南部的苗圃内,经勘探表明,仍保留有约10000平方米的遗存,并已探明存在较大型的坑状遗迹。一般来说,这片遗迹将会被完整保护,不会做主动性挖掘。

  而遗址发掘区北部更高一级台地及山坡遭受破坏殆尽,遗址北向分布范围已不可知,是否存在固定的居址类聚落或墓葬区存有疑问。

  目前,考古发掘单位已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科研机构开展合作,对采样遗存进行科技检测与研究,以便为遗址性质的准确判定提供更多佐证。